零点看书 > 快穿之炮灰女配逆袭记 > 第4189章 结果

第4189章 结果

蚯蚓看着这种情况,朝旁边的山岳问道:“能不能让他们停下来?”
  
  光是在旁边看着就叫人心惊胆颤,身处战场该多么可怕,他们速度极快,耳边全是叮叮当当,凌厉的风声,有些余波甚至扭曲成了黑洞,空间都扭曲了。
  
  太可怕了,这个地方的人都这么厉害,这么暴脾气吗?
  
  山岳的眼睛都不够用了,直接摇头说道;“没办法的,没办法阻止。”
  
  而且山岳本来就不是什么速度型种族,这种情况根本就插不进去,这种战场他无能为力。
  
  倒是这个幼崽的实力让山岳感觉惊奇,一直都以为这个幼崽会早夭,实力不怎么行,脆弱无比,却有这样的实力。
  
  看来是他想多了,山岳的心里总算松了一口气,这样的话就不用时时刻刻担心幼崽夭折了。
  
  松了一口气立马又提起来了,现在幼崽的情况非常危险,稍不注意就被人给打死了。
  
  这都是什么人啊,跟一个幼崽计较,以大欺小,好生不要脸,只能这么看着毫无办法。
  
  就如山岳想的那样,宁舒现在有点招架不住,身处其中,才能知道李温的力量有多大,每次的攻击犹如泰山压顶,带着凌厉的杀意。更新最快手机端:https:/m.33xs.com/
  
  之前看太叔和李温之间的战斗,知道都没有用尽全力,可却也没想到李温的实力强到这种地步。
  
  李温要驻扎在旁边,宁舒虽然心里不愿意,但想着对自己并没有什么直接的损失,他爱住哪里就住哪里。
  
  那个时候,她就隐约感觉到了李温的实力,绝对在她之上,这会身处战斗之之中,更能直观感觉到。
  
  尤其是她的丹田还没有铸成,经脉中的力量用完了就无以为继。
  
  黑色的鞭子鳞片竖起,狰狞无比,鞭影重重,飞速攻击李温。
  
  李温的身体被包裹着,强大的防御能力避免了鞭子的吞噬。
  
  打神鞭有吸收对方的力量,化为己用,己方越来越强,而对方却越来越孱弱,可是无法攻击到李温,就不能吸收对方的力量。
  
  沾到了都被对方的防御力反弹回来了。
  
  “把东西给朕。”李温已经非常不耐烦了,提着剑朝宁舒眉心刺来,带着席卷而来的气势。
  
  打神鞭缠绕在剑上,试图撼动巨剑,将巨剑的方向调转了方向。
  
  李温将巨剑脱手,从宁舒的耳畔刮了过去,余波直接在宁舒的脸上划出了一条血痕。
  
  他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直接一掌拍在了宁舒的心口,咔嚓几声,宁舒的肋骨已经被粉碎了,胸口凹陷了下去。
  
  在巨大的力量下,她飞射出去,撞在坚硬的山石上,嘴里喷出了漫天的血雾。
  
  太强了,力量太大了,宁舒嘴里呕着鲜血,大块的血块,只要她张口,就源源不断地流出来。
  
  眼前的一切都在模糊,摇摇晃晃的,看到李温款款而来,他一步一步踏在宁舒的心脏上,她呕着鲜血,无力动弹。
  
  跟太叔战斗的时候,他没有用尽全力,而现在用尽了全力,用在她的身上,算起来她真是非常荣幸呢。
  
  李温俯下身来,面无表情地掐着宁舒的脖子,越来越紧,看着和她的面皮紫涨,却一点都不挣扎,一双眼睛直勾勾地盯着他。首发m.33xs.com
  
  他摸着宁舒的脸,“你知道的,我没必要杀你,为什么如此冥顽不灵。”
  
  宁舒开口,鲜血如泉眼一样往外涌,“你猜……”
  
  李温的面皮痉挛了一下,看着宁舒的眼神越发淡漠了。首发https://https://m.33xs.com
  
  伐天震动着,“宁舒,逃吧,我们打不过他。”
  
  宁舒在心里对伐天说道:“我在找机会,他现在掐着我脖子里呢。”
  
  李温一手掐着宁舒的脖子,一手去扳她的手,扳开她的拳头,里面是金色的沙子,那把金色的钥匙被捏碎了。
  
  变成了金色的沙子。
  
  李温的脸色巨变,“宁舒……”
  
  咔嚓一声捏断了宁舒的脖子,随手一扔,宁舒的身体仿佛断线的风筝,直接飘了出去,然后落在了地上,四肢扭曲地栽落在地上。
  
  脖颈已经很软了,脸几乎扭到了背部。
  
  我的个娘咧,山岳吓得不行,赶紧跑去看宁舒。
  
  看到扭曲的尸体,山岳简直没眼看,也没办法下手给她收尸,浑身的骨头都是软绵绵的。
  
  蚯蚓有点无法接受,她就这么死了?
  
  就这么消失了。
  
  蚯蚓平常没事跟她闹,开玩笑,这么一个人,就这么消失了。
  
  他双手颤抖地走过去,想要把她抱起来,却怎么都不敢,抱起来的时候,脑袋直接坠着,只有脖子一层皮,脑子垂直地挂着,别提多惊悚了。
  
  吓得蚯蚓差点将尸体重新扔在地上。
  
  那边的李温一动不动的,似乎陷入了自己的思绪之中,蚯蚓和山岳蹑手蹑脚弄走了尸体。
  
  回到了族地,蚯蚓放下尸体,将弯弯曲曲的尸体摆正了,将脑袋扭扭过起来,她的心口已经凹陷下去了。
  
  本来就是小孩子,胸膛不大,被这么拍了一掌,将她心口所有的骨头都弄得粉碎,将扭曲的四肢摆正了。
  
  身上就没有一处是好的。
  
  她就这样死了?
  
  这也太……
  
  让人接受无能。
  
  连骨头都已经粉碎了,被胸骨保护的内脏肯定也已经化作了血水。
  
  知道那个男人强,蚯蚓心有所感,尽量少跟他接触,没想到很强。
  
  蚯蚓朝山岳问道:“现在怎么办,能不能治?”
  
  也不知道这个地方有没有大夫,不过都这样,还能救吗,不是已经死得不能再死了吗。
  
  山岳也陷入了迷茫之中,“嗯,嗯……”不知道啊。
  
  “不过得赶紧走。”等到李温反应过来,他们都要糟糕。
  
  打神鞭震动着,变很伐天的模样,山岳看到伐天,仿佛有了主心骨一般,指着快成一滩烂泥的宁舒,“她被人打成这个样子。”
  
  伐天将宁舒扛在了肩膀上,那脑袋在伐天的后背摇晃了两下,只有一层皮连着的脑袋这样一顿摇晃,简直适应不良。
  
  山岳和山岳同时吸了一口气,本来都这样,再被人这样一扛着,那胸骨肯定彻底报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