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快穿之炮灰女配逆袭记 > 第4095章 洗

第4095章 洗

隔着一段距离,都能够闻到大猫身上的味道,再加上吐血之后,被风一吹,味道就更多了。
  
  都说人的身体很臭,偏偏大猫的食谱又与众不同。
  
  哪怕是意识,宁舒都觉得被熏得不行。
  
  宁舒捏着鼻子对新娘招手,“你过来把它剥皮了。”
  
  新娘忍着身体的疼痛,过来剥皮,可是不知道从地方下手,也是被熏得想吐。
  
  头狼呜咽着,看到大猫气绝身亡,又打不过宁舒,转头就跑进了林中,而且走之前不敢看宁舒,反而盯着新娘看了一会。
  
  仿佛要把新娘紧紧地记在心中。
  
  宁舒挑眉,狼是一种非常记仇的生物,这种情况绝对是不死不休。
  
  等到它旗鼓重整,肯定带着狼群进入村子。
  
  宁舒释放出了一道强大的精神力,直接攻击头狼的头部,噗通一声倒在地上没有了气息。
  
  新娘委委屈屈朝宁舒说道:“我不知道该怎么弄?”
  
  危险解除了,新娘就想着让村里人过来帮忙。
  
  她一个人真的不行啊。
  
  宁舒嗯了一声,用精神力直接将头狼和大猫的尸体举起来,朝村子走去。
  
  新娘惊悚地看着宁舒,不过还是跟着宁舒,她身上有,走得不快,喜服的血液都凝固成了黑色。
  
  宁舒嫌麻烦,将她也托了起来,朝莲花村走去。
  
  天边初曦微现,一缕阳光照射在地面,很快,整个天地都明亮了起来。
  
  莲花村的村民开始忙碌了起来,仿佛昨天送嫁的事情没有发生过一般,该怎么生活就怎么生活。
  
  新娘停住了脚步,看着炊烟袅袅的村子,非常担心害怕,担心村民对自己态度,亲人又是怎么想的。
  
  不过还是亦步亦趋跟着宁舒进了村子。
  
  宁舒拖着两具动物尸体在村里引起了轩然大,村长听到赶紧过来了。
  
  看到软绵绵的大猫和狼,瞳孔缩了缩了,不过随即心中涌出了狂喜,这只畜生死了,莲花村就彻底安定了。
  
  这只大猫来无影去无踪的,根本就察觉不到它的踪影,就算来村里了,挠死一个人,在把家里弄得乱七八糟的。
  
  而且这个畜生非常聪明,甚至还会破坏庄稼。
  
  简直就是妖怪。
  
  村长看着脸蛋白嫩嫩的宁舒,又看到穿着喜服的新娘,心里又是咯噔了一下。
  
  虽然畜生的事情解决了,但是这个小孩的事情不好解决。
  
  她能够弄死这个畜生,那么手段也很厉害,这都是什么孩子啊?
  
  宁舒看着村长,伸出手:“给我。”
  
  村长一时间没能明白宁舒在说什么,呐呐问道:“什么?”
  
  面对宁舒,村长已经很气弱了。
  
  宁舒呵了一声,“我的玉佩,还给我。”
  
  村长还想说什么,宁舒立即说道:“给你个重新组织语言的机会,我不想听到没有,不,这些字眼。”
  
  对方势强,村长讪笑道:“玉佩确实在我这里,我待会就给你。”
  
  宁舒只是哼了一声,又指了指新娘,“你们打算怎么处理她。”
  
  “她回来了,自然是要回到家里好好生活。”村长是一个相当拿得起放得下的,不对,是实力悬殊太大了,根本容不得他放不下。
  
  卢氏捂着嘴巴流泪,走到新娘身边,“丫丫……”
  
  新娘惨白着一张脸喊了一声娘,她现在的状况实在不好。
  
  村长恭敬朝宁舒说道:“请到家里说话。”
  
  宁舒对村长说道:“找几个人帮忙把大猫的皮剥下来,洗干净了。”
  
  村长立刻说道:“应该的,应该的。”立刻让几个妇人将大猫拖走。
  
  这大猫浑身的皮毛都是黑色的,纯黑色的,没有一点杂色,咋一看还有点渗人,在民间,黑猫一向是比较玄乎的。
  
  几个妇人也是捂着鼻子,真的太臭了。
  
  新娘有些无助地看着宁舒,现在她谁都不敢相信,只有在宁舒的身边,才感觉到一点点的安全感。
  
  宁舒说道:“你回去吧。”
  
  卢氏非常高兴,又哭又笑的,失而复得的女儿啊。
  
  卢氏的丈夫拧着眉头,他是一个贫苦的汉子,看到女儿的时候,并没有多么高兴,看到村长就要走了,立刻问道:“村长,那说好的补偿呢?”
  
  宁舒挑了挑眉头,“补偿?”
  
  村长唉了一声,“待会跟你说。”
  
  卢氏的丈夫没有得到答复,非要村长答应报酬不少。
  
  新娘看着父亲的眼神带着震惊和伤心,显然这个报酬就是那个意思。
  
  村长恨不得打爆这丫的头,有什么事情之后再说呗,现在闹什么?
  
  而新娘的父亲还在纠缠,村长没好气地说道:“知道了,少不了你的。”
  
  卢氏丈夫这才松了一口气。
  
  越是贫穷越是能够突破人性底线,因为无能为力,只能选择牺牲。
  
  卢氏要拉着女儿回家,可新娘宁愿忍着身体的伤也不回家,实在是对父亲寒心不已。
  
  卢氏的丈夫对女儿说道:“行了,回家吧。”
  
  “父亲,你收了东西,是想让我去死吧。”
  
  卢氏的丈夫:“这是你避无可避的命运,如果能为家里争取一点补偿,是再好不过了。”
  
  很理智,从理智上来说,哭哭闹闹完全解决不了问题,还不如拿着补偿,而且活在莲花村,忤逆了村长,过得不好。
  
  而且还会得罪全村的人。
  
  但从感性的角度,作为受害者的丫丫,就非常痛苦。
  
  丫丫有点无法原谅自己的父亲。
  
  村长回到家里,拿出了玉佩还给宁舒,宁舒收下玉佩,村长咬文嚼字,“敢问阁下是怎么杀了那只猫妖的。”
  
  宁舒看着他,“想知道吗?”
  
  村长赶紧摇头,“不想知道,多谢菇凉为莲花村除害。”
  
  宁舒没说话,村长人老成精,知道宁舒心中不满他们将年轻的菇凉送到虎口之中。
  
  他一开始一把鼻涕一把辛酸泪地诉说着艰难的生存。
  
  “我心里也很痛,我也不愿意发生这样的事情,可是却无能为力,只能贪图一时的安稳。”
  
  宁舒歪着头看着沧桑的老头,“你接着说。”
  
  村长:……
  
  你这是在听书吗?
  
  总感觉说不下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