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快穿之炮灰女配逆袭记 > 第4091章 新郎

第4091章 新郎

天v才?一秒}记住,走在最前面的年纪稍微有些大的男人盯着宁舒看,他似乎有些威望,至少在这群人中,看着以他为首。
  
  敬畏中带着恐惧。
  
  这么一个背都有些佝偻老头,让一些青壮年都畏首畏尾,害怕。
  
  老头盯着宁舒的时候,其他人连话都不敢说。
  
  老头摸了摸自己的胡子,“我是莲花村村长。”
  
  宁舒一副乖巧的模样喊道:“村长爷爷好。”
  
  村长又问道:“小娃娃,你的家人呢?”
  
  宁舒捏着自己的衣角,哭唧唧地说道:“我不知道,不知道,我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我也找不到人问,我也不敢问。”
  
  村长打量了宁舒一会,宁舒似乎被他盯着有些局促,紧紧捏着自己的衣角。
  
  “村长爷爷,你能够带我回家吗?”宁舒怯生生问道。
  
  村长招呼了队伍中一个女人,这个女人面色发黄,皮肤有些黑,根本谈不上漂亮,头上是一根木簪,说是木簪都抬举了。
  
  根本就是随便插了一根木枝,耳洞上插着茶叶梗,身上没有一点首饰,可以说非常穷了。
  
  这个女人出列了,村长对她说道:“这个孩子找不到家人了,暂时去莲花村,你先照顾这个孩子。”
  
  妇女喏喏地答应,走过来伸手要抓宁舒,宁舒立刻后退一步,脸色巨变,“你干什么,你要用这么脏的手碰我吗?”
  
  众人:……
  
  这是什么情况?
  
  之前还是一个可怜巴巴的小姑凉,这下突然变脸了。
  
  村妇也是被宁舒吓得哆嗦了一下,村长看了一眼村妇,那村妇又是一个哆嗦。
  
  村长说道:“小地方的人不懂规矩,小姑凉你别见怪。”
  
  村长嘴上说着让宁舒不要见怪,但脸色有些难看,作为一个小孩子,宁舒自然不会看别人的脸色。
  
  “我就是不喜欢脏兮兮的,你们办亲事怎么都不讲究,都不穿一件干净的衣服,也太讲究了吧,啧啧……”
  
  宁舒那副嘴脸,让众人都恨不得打她一顿,这都是什么熊孩子啊!
  
  活该被丢,就这样的孩子,家人哪里受得了,说不定就是故意扔了。
  
  宁舒自来熟地问道:“你们这是要去哪里呀,轿子里的新娘要嫁到哪里,我也想去,我想去吃喜宴。”
  
  “在没有找到家人这段时间,你们都要照顾我,我家人找到你们了,肯定给你们丰厚的报酬。”宁舒一副理所应当对模样说道。
  
  众人:……
  
  你一个小孩子,这么夸海口真的好吗?
  
  宁舒拿出了一个玉佩,在众人面前晃了晃,“看见这个玉佩了,我家里这些东西多了去了,一堆一堆的,我没事就把玉佩扔水里,听个响声。”
  
  毫无人道的炫富,在场的村民都是一脸惊呆了的表情,这个地方贫瘠,连温饱都不能解决,像这样壕无人性的行为,简直挑战人的心脏。
  
  哪怕只是听一听,没有亲眼看到也有种呼吸困难的感觉。
  
  在场人的眼睛都盯着宁舒手中的玉佩,眼珠子跟随着玉佩。
  
  宁舒将玉佩收了起来,所有人的心中都生出了一股失望的情绪,又有压制不住的贪婪,这可是好东西啊。
  
  如果有了这些东西,是不是就能摆脱贫瘠麻木的生活。
  
  谁不想活得更好。
  
  村长看话题转移到了莫名其妙的地方,咳嗽了一声警告地说道:“现在最重要的是办亲事,卢氏,你把这个孩子带回莲花村。”
  
  宁舒顿时一副胡搅蛮缠地样子,“我也要去,我打算将这个玉佩送给新娘子,就当是我的添礼。”
  
  所有人的呼吸都是一重,有些火热地盯着宁舒。
  
  宁舒对着简陋的花轿新娘说道:“你出来,我给你东西。”
  
  村长说道:“亲事中途不能下轿,也不能掀盖头,非常不吉利,所以,这个东西你给我就好,到时候直接给新娘婆家。”
  
  宁舒立刻收起玉佩,抬着下巴说道:“那可不行,我都没有见到新娘子的面,我喜欢别人感谢我,当面感谢我。”
  
  宁舒一溜烟跟兔子一样跑到了轿子面前,一下撩起了轿帘,看到被绑着的新娘。
  
  气氛一下变得凝重,队伍这种的青壮年的表情都变得严肃起来,眼中冒着凶光。
  
  宁舒一脸好奇地问道:“为什么要绑着,难道是这里的风俗?”
  
  村长顺着宁舒的话,“是这里的风俗,是夫家要给新娘一个下马威。”
  
  宁舒:哦豁……
  
  睁眼说瞎话的本事可以啊。
  
  宁舒将玉佩塞到了新娘的手里,放下帘子,一摆手说道:“看你们这么穷,估计喜宴也没有什么好吃的,我走了,才不在合格穷乡僻壤呆,我要回家。”
  
  村长立即说道:“现在天都要黑了,你一个人在山林间行走不安全,在卢氏一家休息休息,明天再走吧。”
  
  宁舒看了一眼瑟缩的卢氏,矜持地点了点头,“可以,如果家里不干净我可不住。”
  
  村长对卢氏说道:“你把她带回去,好好照顾。”
  
  卢氏唯唯诺诺嗯了一声,不敢上来拉宁舒,只有等宁舒自己走。
  
  她跟在宁舒的身后,看了一眼轿子,咬了咬嘴唇,最后狠狠心转过头去走了。
  
  一路上,闲得无聊的宁舒问道:“这是村里那家菇凉成亲。”
  
  卢氏低声说道:“那是我的女儿。”
  
  宁舒咦了一声,“你的女儿,你不婚宴没关系么?”
  
  卢氏低着头说道:“没关系的,有孩子她爹在。’
  
  宁舒呵了一声,“你们村子在什么地方,我都走累了。”
  
  宁舒表情嫌弃无比,卢氏立刻说道:“马上,马上就到了。”
  
  莲花村是一个很贫瘠的村庄,人户也不多,这会夕阳西下,天边是一片晚霞,将整个村庄映照成了一片橘黄。
  
  宁舒站在院门口,闻着鸡屎的味道,拧着眉头,“太脏了。”
  
  卢氏说道:“这段时间太忙了,所以没来及弄。”
  
  宁舒啧啧了两声,“这么脏兮兮的,你亲家过来迎亲,看到满院子的鸡屎,都不知道怎么下脚。”
  
  “卖猪仔都还得看看猪圈呢。”
  
  “对了,怎么没有看到夫家来迎亲?”/11_119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