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快穿之炮灰女配逆袭记 > 第4058章 周到

第4058章 周到

曾闲知道大伯母是什么意思,做研究的,肯定害怕自己的成果被人剽窃了。
  
  他说道:“我们做研究的过程都被拍摄下来保存了,这可是很珍贵的历史资料。”
  
  如果真的有人剽窃,他们也能拿出证据来,而且还要扩大影响,让人找到他们合作。
  
  宁舒:……
  
  所以,曾闲可不是什么傻白甜,什么珍贵的历史资料,他们成功了,这些拍摄资料就是他们辉煌的历史。
  
  不过对于成功者,任何的褒奖都是可以的。
  
  冒着被感染的风险,不知道分尸了多少病家禽。
  
  抛开曾闲屎一样的性格,在这方面是不能否认的。
  
  宁舒问道;“那你们接下来打算做什么?”
  
  “我们打算先在网络上打开知名度,这么悄无声息的,人家弄一点小钱就把我们打发了。”
  
  宁舒啧了一声,“你这是在发国难财啊。”
  
  曾闲也是无奈,如果自己有条件,直接自己生产,可是自己生产不了,“给不了足够的钱,也必须给我们足够的荣誉。”
  
  名这种东西也是非常重要的,有了名,利也就跟着来了。
  
  宁舒说道:“想要足够的名还不简单,直接找到国家,拿出这个东西,不要钱,即便你们不要钱,国家也会给你们一些奖励的。”
  
  “不过前提是让这个东西的专利在你们手里。”宁舒说道。
  
  “而且为了稳定局面,安抚民众的心,势必要把你们推到明面上来,到时候各种荣誉加冕是少不了的。”
  
  至少各种新闻是轮番轰炸的,一段励志的故事,在狭小的出租屋发现了克制病毒的东西,发现了,立刻就上交国家。
  
  还有什么比这个更加振奋人心的。
  
  “与其自己宣扬,还不如让他们替你们宣扬。”官方和非官方是有区别的。
  
  曾闲:“……大伯母。”
  
  宁舒;“嗯???”
  
  曾闲:“你的心好脏啊。”
  
  宁舒:“你想死是吧。”
  
  曾闲不说话了,不过这种事情还是需要一个大人跟着一起办。
  
  他们这群人虽然是成年人了,可到底还是在校大学生。
  
  反正还在读书给人的感觉就是还没有长大,没有真正走进社会,没有养家糊口,没有正儿八经的经济来源是不能算作成年人的。
  
  曾闲想着找曾志强吧,一想到曾志强老实巴交的样子,恐怕去了也就是多个人而已,起不到什么作用。
  
  不得不承认,这个时候还是得找大伯母,如果真的遇到了什么事情,她胡搅蛮缠起来也能对方不舒服。
  
  于是曾闲就跟宁舒说了这件事,宁舒懒洋洋地应了一声,“走的时候跟我说一声。”
  
  曾闲嗯了一声,犹豫了一会没说话,宁舒最见不得他这副样子,眼刀一甩,“还有什么事情,一次说完,非要把屎夹断。”
  
  曾闲:……
  
  他转身就走了,本来是想跟宁舒道谢的,道谢这种事情对于曾闲来说非常陌生,半天都说不出口,太羞耻了。
  
  七个人里里外外把自己收拾了一遍,拿着重要的文件在楼下等宁舒,他们的脸上有着狂热的兴奋,今天之后他们就出名了。
  
  宁舒收拾好了,也跟着下楼。
  
  曾闲看着面前的女人,迟疑地喊道:“大伯母?”
  
  宁舒嗯了一声,“走吧。”
  
  曾闲有些恍惚,面前这个女人真的是他大伯母,那个粗俗又苍老的女人,她今天化妆了,丹红的口红,有一股扑面而来的压迫感。
  
  要说是哪家的贵妇人都有人相信,穿着收腰的裙子,脚踩细高跟,哒哒哒的,那高跟鞋的声音仿佛踩在心尖尖一样。
  
  脊背挺得直直的,一人走出了千军万马的气势来。
  
  几个人下意识跟在宁舒的身上,挺直了背,上战场一般。
  
  一辆车停在了小区门口,下来了一个司机,朝宁舒问道:“你是孙红英吗?”
  
  “是的,钥匙给我。”这个男人就把钥匙递给了宁舒,男人的手上带上手套。
  
  宁舒嗯了一声,接过了车钥匙,等那个人走了之后,从包里拿出了消毒喷雾,对着车钥匙消毒。
  
  宁舒打开车门,“上车吧。”
  
  几个人有些懵懵懂懂的,大约是跟不上宁舒的节奏,也可能一直做研究,脑子有些僵化了,整天面对的是各种数据。
  
  车里也是一股消毒水,显然车子送过来的时候也进行了一翻消毒。
  
  这种特殊时期,人人自危,生怕感染上病毒。
  
  曾闲和几人坐进车里,他问道:“大妈,这车子哪里来的。”
  
  大伯母是比较文雅的称呼,还有称呼大妈的,幺妈的。
  
  大妈比大伯母这个出乎要亲密一些。
  
  宁舒根本不在意曾闲地称呼,“当然是租的,这个时候公交车都不知道正不正常运行,难不成靠腿走,你们想走我可不想走。”
  
  曾闲哦了一声,还是她想的周到,其他同学也没有想到,大概是太兴奋了,亦或者根本没想这些。
  
  有一辆替补的车子太方便了,想去什么就去什么地方,而且他们做个公交车去zhengfu部门,恐怕也会被人看轻。
  
  曾闲意识到了很多很多,而且这个车好像是名牌车。
  
  开车名牌车,女主人像个贵妇,大伯母是去给他们撑场子的吧。
  
  季红是个女孩子,坐到了宁舒身边的副驾驶上,她时不时瞧一瞧宁舒的脖子,被那钻石项链都要瞎眼了。
  
  宁舒冷淡地问道:“你在看什么?”
  
  宁舒这个时候已经入戏了,那就是高贵矜持的贵妇人,季红被宁舒这么一看,这么一瞟,顿时局促起来,不过还是问道:“你的项链是真的吗?”
  
  “当然……是假的。”我特么有钱买这么大的钻石项链,我还窝在这种地方干什么。
  
  不过是一些水钻,同样亮晶晶。
  
  季红:“……不过,你戴着像真的。”
  
  看着曾闲大伯母带着,估计没有人会去想这个东西是不是真的。
  
  就没有这种意识。
  
  也是季红知道曾家是什么情况,算不上贫苦但绝对算不上富裕。
  
  所以这么一钻石项链,季红很怀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