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快穿之炮灰女配逆袭记 > 第3489章 脱离

第3489章 脱离

    许荣的脸色非常难看,“我会把东西还给你,你还没完没了了是不是。”
  
      “你算计我我都没有说什么,你还要退出派系?”
  
      入了派系就不能轻易退出,不然派系就是菜市场呀,谁都能来,谁都能走。
  
      闹着玩呢。
  
      旗袍男咧了咧嘴,难不成他还要感激许荣的不计较,宽宏大量么?
  
      他在派系里的实力比较低,许荣根本就没有受到什么惩罚,只是说将东西还回去,就是肉痛一下。
  
      最多以后就是收敛一下而已。
  
      而且私底下不代表许荣不会报复,事情都已经这样了,旗袍男就干脆得罪到底算了。
  
      而且旗袍男也不相信许荣就这么算了。
  
      张哥眯了眯眼睛,“你到底是为了追回东西,还是想要脱离派系。”
  
      旗袍男说道:“以前的东西我可以不要了,我想要退出派系,可以吗?”
  
      张哥摇摇头,“不可以,派系不是这么儿戏,你需要的时候就加入,觉得是负担了就退出了,什么便宜你都占了。”
  
      旗袍男:……
  
      “我占尽了便宜了,我自问从来没有占过派系的便宜,派系需要金钱维系,我从来没少给,也不说什么就交上去了,然后我像孙子一样从派系得到一些信息。”
  
      “怎么就突然说我占尽了便宜。”
  
      “而且我也从未说我是什么派系的人,不到万不得已,我遇到事情一不会麻烦派系,基本上不靠派系的庇护。”
  
      “反而是派系有什么事情,我来回奔走。”
  
      “所以,现在就要给我扣上忘恩负义的帽子,我不觉得自己有什么对不起派系的。”
  
      旗袍男一口气说这么多,语气甚是委屈,让张哥都不好说什么了。
  
      许荣的脸色难看,尼玛想退出派系拿他做筏子,想得倒是挺好的。
  
      派系内部是不允许争斗的,这丫既然想退出派系,以后没有派系规矩约束着,反而好对付。
  
      许荣冷笑了一声对张哥说道:“既然人家志不在此了,翅膀硬了想飞了,何必强留着人。”
  
      张哥瞥了一眼许荣,“你惹出了这样的事情,有什么资格说话,这件事你逃脱不了惩罚。”
  
      一个个都不省心。
  
      张哥对旗袍男意味深长地说道:“你可要想好了,退出了派系就是孤家寡人的,在派系里,至少有约束,就算有人想要对付你也不是那么容易。”
  
      毕竟不是什么大问题,旗袍男虽然算计人,但前提也是许荣自己身不正,这件事两个人都有错。
  
      而且旗袍男怎么说也是一个法则化身,而且开着一个酒楼,有点人脉和关系,对于派系来说,留在派系比离开派系好。
  
      食之无味弃之可惜,还是留在派系好,能挽留就尽量挽留。
  
      旗袍男当然知道自己离开了派系就是孤立无援的孤家寡人,但是有时候身在派系是真的很无奈。
  
      也知道自己一旦离开了派系了,机会引来许荣的报复,许荣没有了派系压制,真的是想做什么就做什么。
  
      怎么看留在派系都是目前最明智的选择。
  
      旗袍男看向宁舒,宁舒正在嗑瓜子,摊摊手耸了耸肩膀,自由是要付出代价的。
  
      自由这种东西是最奢侈最遥不可及的东西。
  
      世俗有自由都分好多种只有,菜场自由想吃什么就吃什么,餐厅自由,汽车自由,房产自由,旅游自由,教育自由,国籍自由。
  
      工作自由,工作不是为了养家糊口而疲于奔命和委曲求全,而是为了个人兴趣和更有尊严。
  
      普通人尚且追求只有尚且这么多,难以达到,普通的芸芸众生甚至连一两个只有都达不到。
  
      他们不需要这些自由,超脱了这些只有,但是他们这种人,自由更加不容易得到,自由不付出代价,那还叫什么自由。
  
      从趋利避害的角度看,这件事就这么算了是最好的,许荣以后也不能从旗袍男这里拿东西了,而且有派系压制着,就算找麻烦也是一些无关紧要的麻烦,不痛不痒。
  
      许荣也不敢有什么大动作,这次肯定也要吃挂落。
  
      就看旗袍男怎么选择了。
  
      如果是以前的宁舒,也会选择就这么算了,毕竟活着才是最重要的,但宁舒现在不会这么选择了。
  
      死过一次了,总得有点人生追求才好,以前没实力只能怂,现在有点实力了,自然要膨胀一下,做点想做的事情。
  
      不然幸幸苦苦强大是为了那般?
  
      这其中的利害关系旗袍男也清楚,所以现在估计也纠结。
  
      宁舒没事人一样磕瓜子,她给不了意见,而且也不会参与这件事。
  
      免得以后旗袍男后悔了,心里怨怼她,君子之交淡如水。
  
      追求一件事是幸苦和痛苦的。
  
      旗袍男微微一笑,对张哥说道:“谢谢张哥的关系,这次的事情是我不对,按照派系的规矩,其实也容不下我这样的人。”
  
      “其实我是想保留一点面子,想要主动退出派系了,我觉得没脸留在派系,我觉得还是离开比较好。”
  
      张哥深深看了旗袍男一眼睛,神色有些个恼怒,他都这样挽留了,对方还不给面子,真是让人不爽。
  
      略带恼怒,声音发冷:“既然是这样,派系也不会强留任何人,不过派系不是菜市场,想走就走,想留就流,没有规矩不成规矩,所以你就算想要离开,就要付出代价。”
  
      旗袍男拱了拱手,“抱歉,是我任性了,任何的惩罚我都愿意接受。”
  
      张哥给的条件比较苛刻,两千万功德。
  
      两千万的价格着实不低。
  
      宁舒突然嗤笑了一声,派系赚钱就跟喝水一样,平时派系成员没少上贡,现在离开之前都还要敲诈一翻。
  
      这就相当于要离职了,居然还让员工赔偿一大笔钱,真是非常有意思呢。
  
      宁舒带着嘲讽的嗤笑声引起了张哥和许荣的注意,两人将目光看向了宁舒。
  
      宁舒宁舒都在旁边嗑瓜子,也不插嘴,现在这样出声嘲讽,让两人都不爽。
  
      他们在这边谈话,突然笑一声是什么意思。

Ps:书友们,我是很是矫情,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