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快穿之炮灰女配逆袭记 > 第2226章 王宝钏她爹14

第2226章 王宝钏她爹14

偏偏宁舒这个做爹的,毫不顾忌说出扎心的话。
  
  王宝钏颤抖着身体,朝薛平贵问道:“你真的是这么想的?”
  
  “我是这么想的,我只是一个升斗小民,娶不了相府的千金,是我薛平贵对不起你。”薛平贵将想说的话说出来了,心里却意外的轻松,一下轻松了很多。
  
  这段时间说收到的痛苦就要结束了。
  
  王宝钏脸色苍白如鬼,嘴唇颤抖着,脸上写满了背叛,伤心难过绝望。
  
  宁舒在旁边喝茶看戏,就差点抖脚看戏了,我去,这出戏真的太精彩了,布置了那么久,就是为了看到现在这一幕。
  
  王宝钏就是生活在自己的幻想中,以己度人,觉得薛平贵也是对她如此,就如她对他一样。
  
  结果现在发现自己貌似是一厢情愿,这打击别提了。
  
  王宝钏简直痛不欲生,哭着对薛平贵说道:“是不是我爹逼你的。”
  
  宁舒翻白眼,“在你眼里,养了你十多年的爹是这样的人,吃我的用我的住我的,还诽谤我。”
  
  “我可没有将薛平贵绑过来,腿是长在他的身上,这是我的书房,我可没有跑到下人的房间威逼薛平贵。”
  
  “爹……”王宝钏觉得自己都要死掉了,心里痛得都要死掉了,难受绝望。
  
  “你非要逼死我吗?”
  
  “你死活我都不管,我管你嫁给谁,现在问题是人家不要你,把火撒到我身上,我欠你钱了。”宁舒一脸冷漠,凌厉地看着王宝钏,“谁都可以指责我,轮不到你来指责我。”
  
  王宝钏身体摇晃了两下,脸色苍白,看样子要晕过去了,“薛平贵,你真的是这么想的。”
  
  “是,我是这么想的。”薛平贵现在不想再跟相府有什么纠缠了。
  
  王宝钏眼睛一翻,晕了过去,宁舒让丫鬟把王宝钏扶走。
  
  “相爷。”薛平贵看向宁舒。
  
  宁舒手杵着头,看着薛平贵,“看来你是真的不喜欢我女儿啊,看到她这样了,居然不闻不问,连眼神都没有波动。”
  
  薛平贵说道;“从头到尾,我都是被迫拉进这件事的。”
  
  “呵呵,让你接绣球就绣球,手不是长你身上吗?”宁舒翻白眼,你很无辜是不是,很无辜是不是。
  
  “相爷,我可以走了吗?”薛平贵只想走,只想走。
  
  “你已经卖身给相府了。”宁舒微微一笑说道。
  
  “什么时候?”薛平贵直接炸了,“我根本就没有卖身。”
  
  “有啊,你受伤的时候,按了手印,你已经卖身给相府了,所以,你不能走。”宁舒拿出了卖身契,“你的卖身契。”
  
  “老杂种,你凭什么趁我昏迷的时候签卖身契。”薛平贵气得要死,想要抢过卖身契,但是被宁舒放到了匣子里。
  
  “现在你暂时走不了,而且现在宝钏的身体不好,如果你走了,她肯定就没命了,所以,你还得留在相府,至少要等到我闺女的身体好一点。”
  
  宁舒不咸不淡地说道。
  
  薛平贵气得犹如捆在笼子中的困兽一般,呼呼地穿着粗气,眼睛赤红地看着宁舒,眼中有压抑不住的恨意。
  
  王宝钏回去之后,身体情况就急转直下,高烧不退,那样子差不多要准备棺材了。
  
  两个女儿和女婿都赶回来了,下人收拾了房间给女儿女婿住,反正现在相府就乱作了一团。
  
  王夫人听到大夫说女儿现在的情况非常不好,这发热一直退不下去就要准备后事了,脑袋都要炸了。
  
  王夫人急得头疼无比,朝宁舒哀求道:“让薛平贵过来跟她说一说,让她熬下去,老爷,我不能没有女儿。”
  
  宁舒淡淡地说道:“说过了又怎样,熬过来又怎样,如果醒过来又要面临一个打击,有意思吗?”
  
  “你怎么这么狠心,现在孩子都熬不过去,熬不过去了,你真的想要看到女儿没命吗?”王夫人锤着自己的心口,痛侧心扉地说道。
  
  宁舒做到床边,淡漠对王宝钏说道:“没事,如果你死了,我就让薛平贵跟你装一个棺材。”
  
  王夫人:……
  
  “老爷,你这是说的什么话。”王夫人差点昏厥了,什么装一个棺材。
  
  “我难道对她不好吗,如果死了,我就让她喜欢的人跟她一起陪葬?”宁舒对王夫人问道。
  
  “重要的是孩子的命,不是陪葬,不是身后事,老爷,孩子死了,就不能陪伴在我们身边了。”王夫人苦着说道。
  
  “那怎么办,我又不是大夫,我治不好她,她要不想活那就满足她的心愿。”宁舒说道。
  
  王夫人哇的一声哭了出来,抓着王宝钏的手,哭诉王宝钏是个心狠的,又说宁舒也是心狠的,都是心狠的,一个个都是要命的。
  
  宁舒就当没听见,看天晚了,该回去睡觉了,又对床上发热的王宝钏说道:“你放心,爹爹这么疼爱你,肯定满足你的心愿,既然活着不能在一起,那死了之后,你的心愿就满足了。”
  
  王夫人:……
  
  王夫人简直都要哭瞎了,完全不知道该说什么,一个两个都不是她伤心欲绝。
  
  老爷完全就没有把宝钏当成女儿,所以面对都这样的女儿,还有心思满足女儿的心愿。
  
  王宝钏的手指动了动,眼皮颤抖着想要醒过来,不过终究没醒过来,估计是身体真的太难受了。
  
  宁舒对众人说道:“我去睡了,没有什么大事情不要来打扰我。”
  
  众人:……
  
  两个女儿用惊悚的目光看着宁舒,王银钏一副‘爹,你说的真的。’
  
  宁舒揉了揉自己老腰,在众人的目光下走了。
  
  王夫人和两个女儿守在出病床边,熬了一晚上,王宝钏还是熬过来了。
  
  宁舒听到王宝钏醒过来了,深深怀疑是王宝钏听到让薛平贵陪葬的事情,然后有了意志就撑过来了。
  
  王宝钏死不死都不关宁舒的事情,不过王宝钏醒过来,王夫人直接倒下去了,大悲大喜,加上身体劳累受不住了,直接气急攻心病了。
  
  宁舒让人好好照顾王夫人,对于王夫人,宁舒还是要尽力照顾,经常去看她,询问她的身体情况。

Ps:书友们,我是很是矫情,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