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快穿之炮灰女配逆袭记 > 第1989章 仗剑天涯13

第1989章 仗剑天涯13

宁舒看着周围出现的武林高手,咧了咧嘴,风度翩翩地说道:“难道你不觉得在万剑山庄的地盘上有点嚣张了。”
  “当然,你也可以放我们离开。”司徒寻说道,抓着秦念之的手不放开。
  宁舒看着是这个世界都是一片绿。
  当然是选择……原谅她!
  宁舒说道:“念之是我的妻子,我们将是要共度一生的妻子,你就靠边站吧。”
  司徒寻妖冶地呵呵了一声,“你确定这个穿着喜服的女子爱你,她心里装的是我。”
  宁舒笑着说道:“我不在意呀,以后她是我的妻子,身体是我的,生前同床,死后同穴,所以她心里装的谁有什么关系,你得到的是一颗心,我得到的是身体。”论面积我也比你大。
  司徒寻:……
  这男人神经病吧!
  居然能忍受这种事情,司徒寻扯着嘴角嘲讽道:“我真是可怜你,真是卑微啊。”
  “对呀,被爱的都是祖宗,我习惯了。”宁舒毫不在意地说道,“我对小师妹的好你想象不到。”
  “师兄。”秦念之眼泪汪汪地看着宁舒,“师兄,我对不起你。”
  “没事。”又不是对不起第一回了。
  司徒寻看事情往诡异的方向发展,使劲一扯秦念之的胳膊,沉声说道:“跟我走,不然我就让人杀了你亲爱的师兄。”
  秦念之咬着嘴唇,恨声说道:“你无耻。”
  “我还有更无耻的,我说过你成亲,我会送给你一个大礼,这就是我的大礼,你可是本尊看上的女人,哪有嫁给别人的道理,所以你必须乖乖跟本尊走。”妖冶的司徒寻霸道地说道。
  “我不要。”秦念之抗拒司徒寻,这还是她认识的司徒寻吗,这个司徒寻就是一个邪恶之人,非常危险,犹如地狱的曼陀罗,美丽却吸引着人,充满了致命的吸引力。
  让人要飞蛾扑火一般扑向他,哪怕是烈火焚身,哪怕是粉身碎骨,哪怕是没有善终,我心所向,无怨无悔。
  这是一个恶魔,秦念之在心里努力抗拒着司徒寻,心里挣扎着,要把一颗心撕成了两半,一边是自己的未婚夫,今天是他们的成亲的日子,一个是让人粉身碎骨,不得善终的人,甚至能够预料到悲惨结果的男人。
  秦念之的头都要炸了,对司徒寻怒吼着:“我不要和你走,你是骗子,我们之间没有什么关系了。”
  司徒寻冷笑:“你要想好了,你如果不跟我走,他就要死,你亲爱的师兄就会成为剑下亡魂,婚礼变成丧礼,我要的是你答应心甘情愿跟我走。”
  “什么心甘情愿,你这是威胁。”秦念之愤恨无比,明眸中闪烁着泪光。
  “你敢说你不爱我,不心悦我,如果你说一个不字,我马上带人离开,你说呀。”司徒寻邪魅地看着秦念之。
  秦念之咬着嘴唇,不否认也不承认,其实就是默认了。
  “看吧,你的心里是有我的,跟我走。”司徒寻说道。
  “就算我对你有什么情愫,但是我现在要嫁人了,嫁给爱我师兄,大师兄将来是我的丈夫,他是最适合我的人,而不是你,从一开始,你靠近我就不安好心。”秦念之不会跟司徒寻走。
  观众宁舒:……
  为什么要忽略我的存在,这个时候不应该是两个情敌撕胯吗,怎么变成了这两个人的主场了。
  “咳……拜堂的时间要到了,司徒教主,麻烦你松开我的妻子,我们要去拜堂了。”宁舒不紧不慢地说道,也没有恼羞成怒,云淡风轻的,似乎根本就没有把司徒寻放在眼里。
  司徒寻呵呵了一声,手一挥,周围的武林高手就把宁舒给围起来了,准备群攻宁舒一个人。
  “大师兄。”秦念之有些着急,这些人一看就是高手,大师兄一个人怎么打得过,“司徒寻,你卑鄙。”
  “我就是卑鄙,只要你跟我走,我就放过他,要让他知道,到底谁才是你的良人,这样弱的人,怎么配和你在一起。”司徒寻的语气很鄙夷。
  “你无耻,你不要脸。”秦念之气得身体都在发抖,司徒寻欣然接受了秦念之对自己的赞赏,根本就不在意秦念之有多么生气,只要秦念之不跟崇雪枫结婚。
  他的人必须完完整整属于他,不能被其他男人拥有过。
  宁舒扫视着这些围过来的高手,拔出了雪亮的剑。
  “上……”一群人朝宁舒攻去,直接以一对n,就是要在武力上要对宁舒进行碾压。
  宁舒脚尖一点,一跃而起,涌出了剑气,对着这些横扫而去,一脚一个,直接把这些人踢飞了。
  谁跟你一拳又一拳的,宁舒飞到了司徒寻和秦念之的面前,轻飘飘地脚尖点地,剑背在身后,朝秦念之说道:“小师妹,我把他们都打败了,你不需要为了我跟他妥协,不用受他的威胁了。”
  所有的虐恋情深都是因为实力不够。
  “呃……”秦念之愕然地看着躺在地上的高手,一个个都捂着心口吐血,几个回合就把这些人打倒了,大师兄什么时候这么厉害了。
  秦念之的心里已经做了最坏的打算,那就是为了保全大师兄的性命跟司徒寻走。
  只要大师兄活着比什么重要。
  但是现在的情况真的出乎了秦念之的意料,她就不用受司徒寻的胁迫和威胁了,但是心里怎么这么复杂呢。
  秦念之没想到,司徒寻也没有想到,没想到万剑山庄的大弟子居然有这样的实力,跟着他来的都是魔教的高手,没想到这些高手都折戟沉沙了。
  宁舒朝秦念之伸出了手,“师妹,过来。”
  宁舒微微笑着,红衣似火,手持利剑,眉眼如画,眉飞入鬓,朝秦念之伸手,那就是一个从画中走出来的美男子。
  秦念之愣愣地看着这样的大师兄,闲适而高远,眼神看着自己似带着笑意,又带着些许的冷漠,更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让秦念之感觉心中的大师兄似乎又高大了一些。

Ps:书友们,我是很是矫情,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