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快穿之炮灰女配逆袭记 > 第637章 代孕妈咪15

第637章 代孕妈咪15

    一个个都没有把倪婧当人看,认为说两句好话就行了,嘴上说着倪婧是景佳的儿媳妇,但是却把倪婧当傻子耍。
  
      景少泽嘴上说着爱倪婧,这辈子只爱倪婧,他爱人的方式就是和其他女人在一起。
  
      千方百计瞒着倪婧,怕倪婧知道身体受不了,真是感谢景少泽这么为倪婧着想啊。
  
      宁舒盘坐在床上修炼绝世武功,一个人逍遥自在。
  
      说真的,叶昔和景少泽不在楼下房间里了,宁舒也不用荼毒自己的眼睛,每天要滴好多眼药水洗眼睛。
  
      电脑里已经有很多视频了,不需要再收集了。
  
      傍晚时候,景少泽叶昔一前一后下班回来了,宁舒靠近景少泽的时候,闻到他身上有沐浴露的味道。
  
      而叶昔的脖子的头发有些潮湿,显然这两人在公司洗澡了。
  
      景少泽和叶昔的衣服都有些皱。
  
      宁舒可以想象这两人在办公室里做了什么,但是却什么都没有说。
  
      叶昔一回来就进入自己房间了,再出来已经换了衣服。
  
      景少泽温柔朝宁舒问道:“今天在家里都做了什么?”
  
      “也没做什么,插插花,扎扎针,你呢,公司忙吗?”宁舒朝景少泽问道。
  
      景少泽一笑,“还可以。”
  
      “哦,那明天我给你送饭吧,公司的午餐肯定没有家里的好吃。”宁舒看着景少泽。
  
      “千万不要……”景少泽连忙拒绝,随即软了软表情,拉着宁舒的手温柔地说道:“天气这么热,你不要到公司来,万一路上出了什么事情我会担心的。”
  
      宁舒挑了挑眉头,问道:“真的不要我送饭,偶尔送一次没事的,不是天天送,也许明天会送,也许后天会送,这个说不准的。”
  
      景少泽听到宁舒的话,脸色忍不住黑了黑,这样搞突然袭击,万一被抓住呢。
  
      景少泽赶紧说道:“别送,现在外面天多热啊,三十多度的天气往外面一站都可能中暑,你的身体是我最在意的,只要你好好的,我就是饿上两天都没事,但是你如果出事,才是最折磨我的。”
  
      宁舒:草,想吐怎么办……
  
      宁舒听着景少泽的话,脸皮抽搐着,怕景少泽再说一些恶心人的话,狂点头说道:“好,我不送饭了。”
  
      景少泽这才松了一口气。
  
      因为白天过瘾了,景少泽也不会找各种理由晚上去叶昔的房间,晚上都是和宁舒躺在一张床上。
  
      但是两人相顾无言,景少泽只会温柔地说:“睡吧,睡吧,睡……”
  
      然后第二天早上,景少泽将自己收拾好了,依旧会温柔宁舒穿好鞋子,帮宁舒梳头。
  
      宁舒看着这样的景少泽,多想一个大耳刮子抽过去。
  
      宁舒没有抽他大耳刮子,而是揪了一下景少泽的脸,景少泽的脸上立刻出现了一个红印子。
  
      “你的皮肤真嫩,让我好想揪一下。”宁舒笑眯眯地说道。
  
      景少泽有些无奈地摇摇头,“揪就揪,干什么下手这么重,你这是要谋害亲夫吗?”
  
      是的,谋害亲夫。
  
      景少泽照了照镜子,看到脸上的红印子,没好气地说道:“这让我该怎么见人。”
  
      宁舒勾了勾嘴角没有说话。
  
      两人下了楼,叶昔看到景少泽脸上暧昧的红印子,表情有些呆滞,神色黯然,一副受了打击的样子。
  
      景少泽看到叶昔伤心的样子,忍不住皱了皱眉头,摸了摸脸上的红印子,有心想跟叶昔解释什么,但是这么多人看着,等到了公司再说。
  
      叶昔低着头吃早餐,景少泽时不时看向叶昔,叶昔却看都不看景少泽一眼,显然是怄气了。
  
      宁舒看叶昔这样,该不是以为她和景少泽发生了什么吧,啧啧啧,怎么感觉叶昔把景少泽当成自己的男人了。
  
      丈夫和妻子合情合理合法,叶昔却好像被背叛了的样子。
  
      宁舒笑眯眯地吃着早饭,看到你们不开心,我就开心。
  
      叶昔看到对面宁舒脸上的笑容,表情更苦了,连眼睛里都有水花了。
  
      宁舒笑得更开心了。
  
      景少泽找理由跟叶昔搭话,“叶秘书,有一份文件我找不到了,待会你跟我一起去公司。”景少泽加重了语气,“是一份很重要的文件。”
  
      叶昔抿了抿嘴唇没有说话,显然在生气。
  
      景少泽妈妈笑着说道:“叶昔,那你就跟少泽一起去吧,帮忙找找文件。”
  
      “好的夫人。”景少泽妈妈开口了,叶昔只能点头。
  
      宁舒依旧保持微笑,估计待会又是一场好戏。
  
      ‘我可以解释的……’
  
      ‘我不听不听……’
  
      ‘你他.妈听我解释……’
  
      ‘那你解释啊,我听着……’
  
      ‘事情不是你想得那样……’
  
      ‘我不听不听不听……’
  
      既然说不听,那就做,没事什么事情是一炮解决不了了,一炮不行就两炮。
  
      宁舒的脑海中浮想联翩,咂了咂嘴,景少泽吃得消吗?
  
      吃过了早饭,景少泽对叶昔说道:“跟我去找文件。”
  
      叶昔只能跟着景少泽走了。
  
      叶昔和景少泽走了,景少泽爸爸也去公司了,景少泽妈妈找谈得拢的夫人逛街做美容了。
  
      家里又只剩下宁舒一个人了。
  
      宁舒拿了救心丸,也提着包出门。
  
      宁舒到律师事务所去找律师了,宁舒本想自己上,想了想还是找个律师。
  
      宁舒就没有打算跟景少泽协议离婚,直接将景少泽告上法庭,不光要告景少泽,还要告景少泽妈妈。
  
      反正景家一家子都别想好过,别想有好名声。
  
      做了龌蹉事情,就不要怕人捅出去。
  
      跟律师谈妥了,宁舒手中有这些视频证据,这场官司很容易打。
  
      从律师事务所出来之后,宁舒又回了一趟倪家,宁舒没有把自己要和景少泽离婚的事情告诉倪家夫妻。
  
      等到要上法庭之前才告诉他们,宁舒怕他们忍不住去找景家理论。
  
      而且过不了多久,景家还有一场好戏,到时候景家一定会傻眼的。
  
      也不知道她的公公婆婆会怎么处理。
  
      在倪家吃了午饭,走之前,倪爸爸又给宁舒钱,嘱咐宁舒不用省,大方花。
  

Ps:书友们,我是很是矫情,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