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宠妃重生小户史 > 第47章 番外——许净池VS檀机

第47章 番外——许净池VS檀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cpa300_4();    纵然碎世界为微尘,微尘中住无量有情。看%书%阁%www^kanshhuge^com最新~更新

    ——佛书

    二十五岁的许净池,在寒音寺的禅房中,写完这几个字。窗外竹影婆娑,映在白色窗纸上,再透过窗子,照在她雪白的面上。桌上摆着笔墨纸砚,青色的笔,浓墨的砚,在白宣上重重划过,字迹饱满,浸透纸背。

    她漂亮而幽静,娴雅而温柔。当她坐在午日后的屋中写字时,背景是寺庙的钟声、木鱼声,那声音微浅又遥远,好像将她带回少年时在寒音寺长大的那段无忧岁月。

    “许……施主。”身后有轻声唤,将许净池从回忆中拉了回来。

    她放下手中笔,侧过头,看到禅房敞开的竹门口,站着一白色僧衣的和尚。

    那和尚眉目低垂,面容沉静,站在日光下,僧衣白得像雪一样。不染尘埃,像是他这个人。但他的目光并非无有着落,他在看着窗下写字的女子。女子梳着妇人髻,云鬓花颜,她听到声音,慢慢站起来,目光迎向他。

    青年和尚目中星光微动,垂着的睫毛轻轻颤了一颤。

    许净池看他半晌,才微微一笑,似有戏谑,“小和尚。”

    和尚的青眉抖了下。

    一声“小和尚”,将他拉回旧日。那时候,他还是山中寺里的和尚檀机,她还是借住在寺中的许家姑娘。一晃多少年,楚弥凤犯错失了踪迹,楚清露楚姑娘做了皇后,他出外游历,她也走了科考之路为自己博另一条路。

    两人常有书信往来,却是见面,也见不了几次。

    时光让他们变得陌生,许净池叫一声“小和尚”,中间的隔阂却像是消失了些。

    门口站着的和尚不再那样紧张,他微微笑了下,问,“施主见过师父了吗?”

    “嗯,”许净池笑,“早见过了。我在寺中已经住了小半个月,与慧觉大师不知道见了多少面。”她开个玩笑,“起码比你这些年见到他的机会多。”

    檀机也笑了一笑。

    两人之间一时沉默。

    这一次,却是许净池主动开口,“你刚回盛京吗?”

    “嗯。”

    “吃斋饭了吗?”

    “未曾。”

    “那我陪你过去吧。”

    “……好。”

    收了笔墨,关上门,两人一前一后,往后院斋房寻去。这一路,青竹绕膝,郁郁葱葱。一草一木,带着山中的清新色泽,乃是般若世界的禅意。檀机自小在寺中长大,许净池少时也在寺中养病。他二人少时身体都不好,同病相怜,却都对寺中的条条小路,很是熟悉。

    走在林间小径上,只听得鞋子踩在地上的窸窣声,太过安静。

    许久许久,走在后面的和尚檀机问,“师父说,你与你夫君,生了罅隙。你过得很不快乐?”

    许净池愣一下,轻笑,“是啊。我和他是为家族利益结合,我嫌他多情,他觉我刻板。成亲五载,说起来,倒真觉得很没有意思。”

    她十岁左右的时候,许家希望把她许给大她一倍年纪的傅青爵,被许净池抗议,后解决。二十岁的时候,她再一次面对婚姻的选择。这时,她在翰林院任职,已经不像少时那么天真,有利益可图的婚姻,有什么不愿意的呢?正是借着这场婚姻,她在官场更上一层楼,被姑姑挑选,去了吏部任职。

    她的丈夫姜彦,是英国公家的嫡长孙,担着一个现职,活得很是风流潇洒。

    一开始,姜彦与许净池的婚姻也比较幸福。公子风流,小姐多才,齐眉举案,琴瑟和谐。

    不过很快,他们之间就产生了矛盾。

    许净池跟檀机说,“我想过很多次我们之间的问题。他站在原地一动不动,而我一直在往前走。我们不再是处于同一条线上,他跟不上我,他越来越不能跟上我的步子。我们开始争吵,他开始纳妾……皇后娘娘曾上过一道折子,说过女子为官的困境。我想,我和我夫君,就是这样的问题吧。”

    檀机低声,“你想为官,他不愿你为官吗?”

    许净池愣一下,慢慢道,“并不是。我不是非要为官。”她揉揉眉心,抿嘴乐,“檀机,你不懂的。你没有过感情,你不知道人和人之间的际遇,很是复杂。”

    她这样说时,目光落在陪同她而行的青年和尚身上。她有些恍神,目光空落了一瞬间。是啊,人和人之间的际遇,太复杂了——一如她和檀机。

    檀机又道,“这没有什么不懂的。终归到底,是你对他并没有多少感情。”

    许净池再次一愣,然后点头。

    她忽然看到一片落尘飞到和尚长睫上,他眼睛有涩意,眨了眨眼。伸手去揉,眼眶被揉的通红,却并无效果。

    “我来吧。”许净池笑着。

    她示意他蹲下来。

    檀机并无异议,少年时,他们也曾这样。许净池手搭在他肩上,低着头,唇凑近他的眼睛,轻轻为他吹去浮尘。

    这样近的距离,她看到他清澈瞳眸中倒影的自己。她吹他的眼睛,他因不适应而侧过眼,又很快转回来。

    这么干净的眼睛,这样专注的神情。

    许净池恍了那么一下。

    “好了吗?”檀机问。

    “……哦,好了。”许净池慢慢起身,退了开。

    接下来的路,她一眼又一眼地看檀机,却是越看,越沉默。这个少时陪她长大的小和尚,已经生得这么俊美。

    可惜。

    可惜。

    这次在寒音寺的相遇,其实乃是意外。在许净池离寺后的多年生涯中,她每有心情不好,便来寺中住两天,平复心情。却是在檀机离开寒音寺后,她从没有一次碰见过檀机。

    这次在寒音寺的相遇,却也不是意外。慧觉大师年纪大了,年初时生了场重病,再没有起来过。寺中和尚担心慧觉大师去后,唯一的弟子却流落在外,衣钵也无人继承,就将檀机师兄请了回来。

    许净池在寺中与大师论佛,檀机也回来寺中,见师父最后一面。

    床前,看着这个乖顺的弟子,慧觉大师心中何等感慨。他咳嗽着,问,“檀机,你是我唯一弟子,我却不肯将一生所学传授于你,你是否怨过为师?”

    跪在师父床前的和尚诚实道,“未曾。”

    慧觉大师便笑了。

    他问檀机,“贫僧记得你少年时,曾说过,情劫’一始,万劫方至;万劫已过,‘情劫’也未尝可到。古往今来,能一尝‘情劫’者,又有几人尔?若有缘渡‘情劫’,便不应放弃。你现在还是那样想吗?”

    檀机诧异了下,抬起头。他不知道,昔年他与楚姑娘的情劫之论,居然被师父知道。但是一想,又觉得不奇怪。他师父乃是古往今来难得的有异术的人士,拥有一些手段,是很应该的。

    檀机温和答,“弟子少时顽劣,胡乱给楚施主解的签,倒真是惭愧。未看破红尘,自是无能上岸。这些年,弟子走过许多地方,只觉得那时的戏言果真玩闹。踏破红尘方为佛,为情所慑,也不过是境内之人罢了。至如今,弟子心中只有我佛,未有贪恋红尘之念。”

    慧觉大师长长舒了口气,面上有淡淡笑意。

    他这个弟子啊,什么都好,剔透玲珑心,与佛法也有缘。唯一看不破的,就是一个情字。

    正因为这样,当许净池建议檀机离京时,慧觉大师才会一口答应。他希望弟子不要让自己失望,待弟子思想成熟了,自己的一身异能,才能传授与他,才不会耽误他……可惜。可惜。

    檀机成为了慧觉大师希望的人。慧觉大师却没有机会,将自己的一身本领传出去了。

    世事无常,佛法无边。指的便是这样吧?

    当慧觉大师在室内与檀机说话时,许净池一直站在竹帘外听着。她不知道大师是何意,却是听到檀机对情的回答时,心口重重一颤——原来是因为她吗?因为她当年对楚弥凤的提防,才造就了今天的檀机吗?

    慧觉大师让她听到檀机的真心回答,是在暗示她什么吗?

    许净池脸色一时灰败,转过了身。立即有侍女迎上去扶住她的手,担忧看她,“夫人,您还好吧?”

    许净池摆摆手,示意两人走远。走到林子后,她再也忍不住,哇的吐出一口血。侍女当即惊慌,连声喊“夫人”。许净池自幼身体差,但调养了多年,她已经跟常人无异。谁知道现在居然吐血了?

    侍女匆匆忙忙去找人了。

    许净池一人扶着竹子,慢慢站起来。她眼睛里有泪光闪烁,心情当真难言——

    檀机本有情,被她无意中斩断;她当日让檀机离京是好意,却无意中造就了她今日的进退两难。

    许净池回头,隐约中,好像看到寺中深处的金佛之身。它慈悲而低悯,安静地看着世人在苦海中挣扎。

    许净池捂了脸,指上有湿润之意。

    再过了十天,慧觉大师圆寂,享年百岁。檀机继任师父的衣钵,被方丈所托,留在寺中。他代替的是慧觉大师,寒音寺需要他这块招牌。山下施主络绎不绝地上山求签,为的,本就是慧觉大师。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