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我有六个外挂 > 第一百三十章 谎言

第一百三十章 谎言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唰!
  
  典韦轻然落地,返回到了客栈外墙下。
  
  花慕云和黑衣人已经先一步到了,在等着典韦。
  
  二人见到典韦回来,她们都是眉头紧皱,用异样的目光看着他,欲言又止。
  
  典韦揭下面罩,表情依然平静自若。
  
  见状,黑衣人也揭下面罩,没有一丁点的意外,不是脑子抽筋的花茗薇是谁。
  
  就在刚才,花慕云趁乱潜入顾府,麻利的救出了花茗薇,但花慕云担心典韦那边出事,于是多看了一眼。
  
  哪想到,就是这一眼,看到了典韦搬起石狮子砸人的骇人画面。
  
  但更骇人的在后面,不知典韦做了什么,竟然打爆了那个壮汉。
  
  要知道,那个壮汉修炼的劲力属性不是巨力,却能抡起狼牙棒,一下就砸碎了那么大的石狮子,出手不凡,实力肯定位于中阶浮屠。
  
  也就是,四级到六级之间!
  
  花慕云盲猜,那个壮汉是五级浮屠,白衣剑客与她一样,六级浮屠!
  
  但她,两个都打不过。
  
  至多,她有把握从那个壮汉手里逃掉,对上白衣剑客则必死无疑,可能被人家秒杀。
  
  顾府之中,可谓是藏龙卧虎!
  
  然而,血劲五重的花无缺是怎么回事,轻轻松松搬起数吨重的石狮子,一下扔出二三十米远,最后竟然打爆了一个五级浮屠?!
  
  这简直……
  
  花慕云和花茗薇满腹疑问,可一时间,二人都有些发懵,被震撼的不轻,反而不知道如何开口询问了。
  
  而且,现在也不是询问的时候。
  
  花慕云开口问道:“无缺,接下来怎么办?”
  
  典韦早有主意:“我们连夜离开白水镇,返回寒香谷。”
  
  花慕云:“那客栈呢?”
  
  典韦:“我们没有行礼,不用返回。店老板不知道我们已经离开,便不会起疑去举报。等到顾家人查到了客栈,那时候我们早就跑得没影了。”
  
  花慕云想想也是,当即同意。
  
  熟料到,花茗薇忽然开口道:“我不走,大仇还未报得,我不甘心。”
  
  花慕云怒斥道:“死丫头,冒冒失失的,你今夜差点就没命了,还报什么仇?”
  
  花茗薇转向典韦:“你这么厉害,帮我报仇吧,我这辈子给你做牛做马都行。”
  
  典韦摊手道:“我刚才施展了秘术,强行提升了力量,接下来会变得非常虚弱,后遗症很严重的。”
  
  花茗薇顿时泄气了。
  
  三人速速离开白水镇,连夜赶回去,天不亮就到了寒香谷外。
  
  突然,典韦停下了脚步。
  
  花慕云跟着停下,转头问道:“怎么了?”
  
  典韦:“今夜发生的事,回去见到谷主等人后,你们打算怎么说?”
  
  花慕云和花茗薇不禁对视一眼。
  
  典韦明显身藏重大秘密,寒香派上下都被他蒙骗了。
  
  沉默一阵,花慕云打了一个激灵:“你想让我们怎么说?”
  
  典韦表情平静的说道:“想必你们看出来了,我不是普通的武者,其实我是……
  
  血脉武者!”
  
  花慕云大吃一惊:“你是世家子弟?”
  
  对此,典韦不置可否。
  
  这一刻,他不得不装个逼。
  
  典韦镇定自若道:
  
  “因为某些原因,我不能告诉你们我的真实身份,我的家族不允许。
  
  而且,知道我的身份,对你们没有任何好处,反而可能招来不必要的祸患。
  
  但我能告诉你们的是,我的血脉很特殊,能融合不同属性的异血,融合之后能让我不断变强。
  
  故而,我修炼的武功越多,就越强大。
  
  这也我来到寒香谷的原因,蚩木功容易修炼,精进速度快速,能让我尽快的积攒异血,迅速变得更加强大。”
  
  花慕云懂了。
  
  背景很深就是了,深到什么程度?
  
  高深莫测!
  
  仅是能融合不同属性异血的血脉,就闻所未闻,听着就很牛逼,很高大上,很匪夷所思。
  
  极有可能,典韦来自某个遥远且古老的世家!
  
  花茗薇若有所思道:“现在你暴露了,你不想回寒香谷了,是吗?”
  
  典韦是为了救她才暴露的,其实她不是不懂事,知道自己终究要承担一份责任。
  
  之前,她为了报仇,可以不顾一切,觉得自己不怕死。
  
  但此刻……
  
  因为她差点了被抓,可能要牵累寒香派上下,牵累了典韦,心里渐渐感觉到了后怕,感觉过意不去。
  
  典韦轻声叹道:“我是想一走了之的,但现在我还走不了。我的血脉虽然可以融合其他属性的异血,但这种融合不是完全的,有一部分异血我无法融合掉,这会使我变成一个杂血。”
  
  花慕云惊奇道:“难道你留下来,就能解决这个问题?”
  
  典韦点点头:“家族中人早已解决了这个难题,其实很简单,只要找到一个同样修炼蚩木功的女子,与我双修《嫁衣诀》,我将那部分融合不掉的异血,‘赠送’给她就行了。”
  
  “双修?!”
  
  “赠送?!”
  
  花慕云不是未经世事的女人,一听就懂了,敢情是这法子。
  
  花茗薇略显茫然,仔细琢磨一阵,才渐渐恍然大悟,脸上立刻泛起红潮,一抹迷人娇羞。
  
  “原来如此。”
  
  花慕云点点头,“既然你走不了,那便只能跟我们返回寒香谷。”
  
  典韦:“所以,如何向谷主禀告,便很重要了。今晚的事情,闹得有点大,消息迟早会传开,想隐瞒是行不通的。但,如实告诉谷主的话,我这样的身份,谷主是否还会接纳我,便是一个未知之数。”
  
  花慕云想想也是。
  
  寒香派一直很排斥外人,即便典韦救了花茗薇,帮助寒香派消除一场大祸,但仍然有可能被谷主以及那些遵循守旧的老人驱逐。
  
  那些人不是不懂情义,不懂得报恩,而是她们深深知道,有些规矩是不能破例的,一旦破了,后患无穷。
  
  花慕云问:“那该怎么办?”
  
  典韦拱手道:“劳烦姑姑和师姐先返回谷中,将事情告知谷主,请务必只告诉她一人。
  
  关于我的秘密,越少的人知道,对你们越有利。
  
  之后,再由谷主决定是否接纳我,若是谷主不同意,你们就不必回来接我,天亮之前我见不到你们,自会离开。”
  
  花慕云了然,拉着花茗薇走了。
  
  典韦站在谷外的山坡上等着,表面镇定自若,心里其实有点小慌。
  
  撒下弥天大谎,吹了一个很大的牛逼。
  
  典韦将自己包装成一个世家子弟,图个什么?
  
  其实,事情到了这一步,原计划已经全部乱套了,走不下去了。
  
  尽管这不是他想要的结果,但人生在世,总是计划赶不上变化。
  
  典韦干脆破罐子破摔,放手一搏了。
  
  就明着告诉寒香派,我是来偷学你家武功的,我不但要偷学你家的蚩木功,我还要睡你家的妹子!
  
  就问你过分不过分,这是人干事?
  
  但没办法,典韦走到这一步,已然别无选择!只能前进,不能后退。
  
  为了防止谷主花盼容等人过河拆桥,典韦玩了一招阴的,谎称他是世家子弟。
  
  他这是在告诉花盼容等寒香派的那些老人,不要轻易得罪我,老子上头有人!
  
  最好,你们能来巴结巴结我,顺了我的意。
  
  想赶走我,门都没有!
  
  你家的妹子,我睡定了!
  
  呃……
  
  但愿吧……
  
  “希望这个谎言,能吓唬住花盼容她们……”典韦心念百转。
  
  ……
  
  “你这孽徒,还不跪下!”
  
  花慕云玉手压在花茗薇的肩膀上,将她摁倒,跪在一夜未睡的花盼容面前。
  
  花茗薇低着头,表情略显惭愧。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