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将军好凶猛 > 第十八章 悦红楼里说风情

第十八章 悦红楼里说风情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已经冲上了第一!感谢兄弟们!加更一章)
  徐怀将刀搁檀木方桌上,拿起茶盏细细品着香茗。
  “徐公子应是知晓悦红楼的规矩,这是要听奴家唱几首小曲,还是……”
  柳琼儿软语化骨,站起身来准备琴箫,也暗中防备这憨货会冲动扑上来。
  “我付的银子还不足叫柳姑娘宽衣解带,但也足以坐到子时再走,柳姑娘何必急于一时?”徐怀拿起佩刀,拿刀鞘抵住柳琼儿的胸口,要她坐好,然后将一把椅子精准的踢到闺房门后,他走过去抵着门坐好。
  这时候丫鬟在外面已经将好事想看热闹的人赶走,将院门都掩上了。
  柳琼儿在桌旁坐了一会儿,却让徐怀盯着心里发毛,又问道:“徐公子你不要拿着刀,这刀有什么好玩的——徐公子不乐意听琴听曲,我这房里还有不少更好玩的……”
  “真能有这刀好玩?看来柳琼儿姑娘你真是不懂刀,我舞给你看!”徐怀站起身来拔刀出鞘,三刀劈出,便有三道残影落在柳琼儿身前。
  柳琼儿吓得胆子都要从嗓子眼里跳出来,杏眸看着三根青丝在身前飘落,是巧合,还是憨货当真就想削下三根头发?
  柳琼儿看着徐怀将三根青丝从砖地上捡起,连细气都不敢喘出来。
  “我这刀好不好玩?”徐怀还刀入鞘,将三根发丝缠到手指上,问道,“柳琼儿姑娘还要不要玩?我现在刀术境界,已经可以将你耳廓的茸毛剃下来而不伤肌肤呢,柳琼儿姑娘要不要见识一下?”
  “你到底想干什么?”鬼才要见识剃耳廓茸毛的刀法,柳琼儿脚发软的坐贵妃榻上,一脸见鬼的瞅着徐怀,不知道他接下来会做出什么出人意料的事情来,也不敢出声叫人,怕刺激到这疯子。
  “我从郑屠户那里借来那些碎银子外加十多斤铜子,应合计银锞子有三两,那龟奴周麻子却诓我说还不足给柳姑娘的馈礼——周麻子当我是憨货,我也懒得跟他计较,但柳姑娘你却不能诓我说这已经过了子时不是?”
  徐怀说道,
  “我既然给了银子,怎么也得等到子时咱们这买卖才算数,柳姑娘你说是不是?至于这半宿我要干什么嘛,我想哪怕我就这么干坐着,悦红楼也不能说我不守规矩吧?”
  “你不是徐家那憨货?”柳琼儿姑娘不确定的问道。
  徐怀她也就远远见过两三次,其他事都听别人说的,但到底这人傻不傻,又或者说之前几次是不是认错了人,她都不能确定;她此时定睛看徐怀,却没有想象中壮硕,而显身形颀长。
  要不是有先入为主的印象,明明是个翩翩佳公子,怎么会将他跟“憨儿”联系起来呢?
  “如假包换,小生姓徐名怀,泌阳县玉皇岭鹿台寨人士,此时在淮源巡检司节级徐武江身边混口闲饭吃,仰慕柳琼儿姑娘的艳名甚久,今日特地找郑家屠户借银过来找柳琼儿姑娘聊会天也!”徐怀说道。
  “徐公子可不像外面所说那个,那个……”柳琼儿姑娘心怯说道。
  “柳姑娘既然这么问了,我觉得我们这个夜晚能过得稍微愉快一点——柳姑娘是说在别人眼里,徐怀应该是个十足的憨货,应该不懂谈情说爱的情趣?”徐怀连刀带鞘轻拍大腿,笑着问道。
  “……”柳琼儿见鬼的盯住徐怀,这算哪门子谈情说爱?
  徐怀又说道:“我要说我这人大智若蠢,也许是太自信了,但在别人眼里是一个憨货,却方便做很多事。所以有时候别人怎么看我,我都不屑解释的——柳姑娘看我是不是一个很有性子的人?”
  “……?”柳琼儿姑娘檀唇微张,心想这是什么狗日的性子,过了半晌,才问道,“既然徐公子不介意别人怎么看你,为何要在妾身面前咄咄逼人?徐公子真要谈情说爱,柳琼儿也会的……”
  “柳琼儿姑娘不要说得这么委屈,好像我强迫柳琼儿姑娘卖艺又卖身似的。我听悦红楼的小厮说柳姑娘人长得美,性情温淑体贴,诗书琴画皆擅,即便不卖身,也能哄得客人喜欢,但柳姑娘却也有一个坏毛病,就是喜欢偷听客人的墙角,不知道是否有此事?”徐怀盯住柳琼儿问道。
  “哪有的事?”柳琼儿否认道。
  徐怀却似没有听到柳琼儿否认,继续说道:“我收拾郑屠户那天,有八名外乡客人住进悦红楼,为首者姓郑,当时是柳姑娘是招应的;我就想知道柳姑娘当时有没有偷听到什么好玩的事情?”
  “我有时候无意间是会听到一些事,但也只是无意——你说的那些客人,在悦红楼住了三天就离开了,我什么事都不知道。”柳琼儿后脊背窜起一股凉气,咬牙说道。
  “那我再挑明了说吧,”徐怀说道,“那八人是枢密使蔡铤派来刺杀前御史中丞王禀相公的刺客,这件事谁要知道了,都会被他们灭口,所以柳姑娘你口风紧,不敢透泄半丝风声,我很能理解。不过,虎头寨两次在走马道上大开杀戒,柳姑娘却控制不住内心的后怕,跑去现场看究竟,你说这一切落在虎头寨眼线的眼底,他们会不会相信柳姑娘对刺客跟虎头寨勾结一事懵然不知?”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