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我在秋斩刑场当缝尸人那些年 > 第42章 两百兄弟……就这?

第42章 两百兄弟……就这?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京城,浅水埠。
  码头上大量商船停靠,脚行们正在搬运一船船货物,京城九条运河,发达的漕运催生了繁荣独特的埠口文化。
  漕帮,就是这错综复杂之地的地头蛇。
  漕帮历史来源并不悠久,但囊括鲁地江南两广的埠口脚行和船运商行,辐射范围庞大,遍地开花,体系臃肿庞大。
  早年先帝雍皇治下,因国库空虚立策火耗归公,但若税重民饥则国乱,遂又行摊丁入亩,扩大垦田面积,首重农务。
  先帝雍皇不像乾皇早年那么爱打仗,晚年这么爱享受,先帝深知民以食为天,极其重视农业,老种田玩家了。
  相比之下,乾皇就像个爱氪金装逼pvp的狗大户人民币战士,早年赫赫战功是败家用钱砸出来的,晚年砸钱撩妹装逼……
  先帝重农,大兴农务以降,天下大设粮仓,畅通粮运之道,综观大景,南米北麦,曾以走旱路为主,但大景地大物博,旱路行走着实不易且风险居多,于是先帝出皇榜命钦差招民兴办水路粮运。
  漕帮的前身,就是这粮船帮,最开始是翁,钱,潘兄弟揭榜做水路粮运,三人为漕帮三祖,后来做大有了翁,钱,潘三系。
  最大一支的潘系在江南,京城这边则是翁系漕帮的地盘,如今支配着京城九条河的漕运口。
  其中浅水埠的地方蛇头,叫翁德岩。
  这翁德岩与朝廷中的洋务党人有勾结,从洋务党人那拿银钱,依靠他们在地方漕运上的势力,做走私贮藏福寿膏的勾当。
  但纵使朝廷里许多人都知道,却就是找不出他们勾结的证据,任六扇门来过多少次了,也查不到翁德岩藏福寿膏的仓库在哪。
  ……
  浅水埠漕帮堂口。
  一个五大三粗的宽脸糙汉,正坐在当中椅子上磕着一大盘螃蟹,这人便是浅水埠漕帮的地头蛇老大,翁德岩。
  下面一群漕帮帮众,正乐呵呵的压着几个被打的鼻青脸肿的捕快。
  京城里敢这样殴打六扇门的捕快,除了那些本就被朝廷通缉的反动组织,明面上的也就只有强横的地头蛇漕帮了。
  “让你还来找麻烦,找麻烦,啊?喜欢管闲事?啊?我让你管!”
  漕帮的凶徒们一顿狠踹,把几个捕快打的满身淤青,满嘴牙崩断出血,翁德岩在旁一边吃螃蟹一边看着,也没制止的意思,似乎不怕会被衙门找上麻烦。
  他怕被衙门找麻烦?别逗了,他们干的是杀头的买卖,真被衙门找上门就不只是找麻烦了,脑袋都得搬家。
  所以他们打一开始就不会和衙门交好,相反,还得震慑衙门让他们不敢来,这打捕快的事,就是翁德岩授意,手下人只要在地盘上看见六扇门的人,就去跟他们找麻烦,震慑这帮做事的捕快,让他们不敢轻易进漕帮的地盘,接了上峰的命令也被迫只能消极怠工的做事。
  不过,今日可是有硬茬子。
  嗖!嗖!嗖!数柄冷剑飞落!
  翁德岩眼神一凝,脚一跺地,一股气劲荡开,围在一起的漕帮众人被四散震开。
  咄!咄!咄!剑插入地,把几个被打的奄奄一息的捕快,围护在里面。
  刚才若不是翁德岩出手,漕帮众怕是要被这剑伤到几人。
  一道人影落下,青丝巾帼,身背剑匣,伸手一揽,地上的剑尽数归匣。
  翁德岩见到来人,眼睛微眯,终于是从椅子上站起身来了,一拱手道:
  “嚯,神捕堂的血凝官爷,听说您去西域抓捕江洋大盗了,这什么时候回京的,也不跟兄弟招呼一声,好给您备宴席接风洗尘,啧啧,得嘞,您看我这早晨头一波的海红,您来点。”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