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太阴录之临渊重明 > 第二十一章 怨灵鹿骨

第二十一章 怨灵鹿骨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追着天鹿来到她家,屋子的门开着,萧明忙冲进去。床上那大哥早就咽了气,天鹿站在床前,手覆在丈夫的额头上。
  “那个……”萧明刚想说两句人死不能复生这样安慰的话,缠绕在天鹿身边的怨气却突然暴增翻涌起来。她慢慢将手抬起,手心下有一团白光从男人的额头被吸出,待完全离开时,天鹿伸出另一只手,掌心现出一只琉璃一般,透明又闪烁着流光溢彩的瓶子。
  还好,还好……青哥的魂魄还没走……
  “聚魂瓶!”醉醉叫了一声,“那明明是主人的!”
  “主人早就不在了。”天鹿将那团光放进瓶子里,盖上了盖子。她凝视着瓶子,眼神那样温柔,和刚才凶狠的样子判若两人。
  “主人明明就在这里!”醉醉飞起来悬在半空,不服气道。
  “他?”天鹿瞥了萧明一眼,不屑地一笑,“他不过是个廉价的替代品。”“哎哎哎!替代品就替代品,廉价就有点过分了啊!”萧明气道,累死累活的帮他们的原主人干这种脑袋拴在裤腰带上的活,还得被人瞧不起,气得他想骂人。
  “就是!我们老大贵着呢!”大有也替他鸣不平,没想到却挨了萧明一拳:“你少说话!”
  “你胡说!他明明就是主人!他身上有主人的气息,书都听他的!”醉醉还在据理力争,它说的激动,葫芦周围开始凝聚起黑紫色的雾气。
  “碧醉,别自欺欺人了。你看看他,手无缚鸡之力,灵力低微的可怜,别说是我,任何一个录中灵都可以轻而易举地捏碎他。《太阴录》听他的?明明是《太阴录》在控制他!”
  天鹿愤怒地跟醉醉争吵,萧明有些不明白她为什么生气,如果她发现自己不是他们的主人,没有能力封印她,不是应该高兴么?为什么她会这么愤怒,这种愤怒里好像还掺杂着别的什么,萧明分辨不出。
  是因为他不是他们的主人?还是她本来以为他是他们的主人?
  “他只是受伤了!”醉醉依然在争辩,它身边的怨气凝聚得也越来越厚。“醒醒吧!他死了!彻底消失了!”天鹿冲葫芦嘶吼着,血红的眼中涌出泪花,他们剃了他的神骨,剜了他的神丹,他不在了,永远都不在了。
  “他没有!”醉醉爆发了,凝聚在它周围的怨气吼叫着冲向天鹿,天鹿只是一挥手,更加骇人的怨气奔腾而出,打散了醉醉的怨气,把它摔在了墙角。
  “醉醉!”萧明刚迈了一步就被怨气缠住,大有赶忙跑过去把醉醉捡起来抱在怀里,“老大!”他回身再看萧明,黑色的怨气一层一层,快要把萧明吞噬。
  “别……过……来……”萧明被怨气勒住了脖子,余光瞥见大有抱着醉醉上前,艰难的吐出三个字。大有抱着醉醉急的跳脚,眼泪顺着那张大脸往下滴。
  萧明想挣扎,但手脚却都都动不了,脖子上的怨气越缠越紧,他能感觉到刺骨的寒意在一点一点地渗进他的骨头。《太阴录》在他怀中躁动,却好像无法冲破怨气的束缚。
  “你看到了么?他连反抗的力量都没有,曾经在主人手里可以毁天灭地的《太阴录》,在他手中,弱的可怜……”天鹿脸上似笑非笑,她的声音空洞飘忽,是彻底的失落与绝望,“你什么都不知道,主人把你保护的很好,你一直活在主人给你搭建的美梦里,他的痛苦,他的艰难,他的一切,甚至最后他是怎么死的……你根本就不了解他,你只不过是他的宠物而已……”
  她笑着,眼中带着泪光,她看着萧明,这些话不知是说给碧玉葫芦,还是说给她自己。她抬起手,一股强大的怨气扑向萧明的头顶。
  他死了,这世上不可以有他的替代品,他不可以被替代。
  可若真的是他呢?天鹿心里有一个微小的声音在问自己。
  她手中的怨气不再奔涌,她犹豫了。
  萧明闭着眼睛,他想过自己可能会被这书里的精怪所杀,但是没想到,这一天来得这么快。
  就在他认命等死的时候,身上那股微弱的灵力和《太阴录》呼应起来,顷刻间《太阴录》光华暴涨,冲散了缠住萧明的怨气。他跌坐在地上,手脚阴寒透骨,不自觉地颤抖着。
  “老大!”大有抱住他,萧明耳边只有自己粗重的喘息声,丝毫没有力气说话。
  天鹿回过神来,这股力量让她有些微微愣住,她心底有声音一次一次提醒她希望是存在的,却有更大的声音绝望地嘶吼着:那不可能。她最终还是不屑地冷哼:“怎么?说你弱不高兴了?你可以救他一次,可没法次次救他,你和那蠢葫芦一样,自欺欺人!”说罢拂袖出门。
  萧明挣扎着要起来,就听见外面一声雷响,这雷声震天动地,如同要把大地劈成两半一般,他从来没听过如此震耳欲聋的雷声。
  伴着雷声,外面院子里白光一闪,紧接着传来天鹿的嘶喊声:“相公!”
  “快出去看看!”萧明哑着嗓子道。大有把醉醉系在萧明腰上,又把他的胳膊搭在肩上,架着他出去。
  门外天鹿伏在地上,手中捧着已经空了的聚魂瓶,盖子掉落在一边。天鹿望着那流光溢彩的瓶子,失神地喃喃道:“你这是做什么呢,这天罚应该是我来受啊……”
  原来刚才那击人心魄的雷声竟是天罚,看来是她丈夫的魂魄冲开了盖子,替她挡了天罚。“这对他来说也许是种解脱。”萧明道。“你懂什么?!”天鹿转头怒视他。
  “瓶子里装的是你丈夫的魂魄吧,或者应该说,是你第一任丈夫的魂魄。”萧明看着她,从老婆婆说她每次改嫁之后丈夫行为就会发生变化,到她从男人身上吸出的那团光,再到这个叫聚魂瓶的瓶子,萧明大概能猜到这件事的脉络。
  “没看出来,你的脑子倒还很好用。”天鹿笑着站起身来,她的身子摇摇晃晃,好像随时都会倒下,“你说的不错,这是里面本来装的是青哥的魂魄,我的第一任丈夫,也是唯一一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