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妖后倾城,夫君在劫难逃 > 第八十章 宫中的奴才

第八十章 宫中的奴才

“你这是干嘛?”颜青愣住了,这个李才还真是转变之大,让人刮目相看。
  
  那李才跪在地上求颜青:“姑娘,奴才自小在太子宫中长大,没有去过别的地,自从太子妃娘娘走了之后,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后来咱们几个人合计出宫,可是没有太子殿下的印信是无法得到真正的自由的,况且,我们也不敢贸然去求殿下,所以姑娘能不能收留一下,李才定当感激不尽。”只见那李才说的声泪俱下,让人忍俊不禁哀叹他的可怜。
  
  “不行。”千城断然拒绝,冷冷的扫了李才一眼,回头对颜青说道,“姑娘可不要相信他说的,刚才还要姑娘的命,如今变脸跟翻书似的,这种人可信不得。”
  
  老嬷嬷也附和:“对啊,小姐,这种人不可信,况且你向来不喜欢身边有人扰了清净,还是不能心软。”
  
  颜青直直的看着李才,叹了一口气,说到底这件事情也是因她而起,这些奴才有怨言也在情理之中,如今没有了安身之所,她也不忍心让他们颠沛流离,在太子宫中好过在外满流浪。
  
  力排众难,“罢了,你就留下吧,其他人就让太子殿下安排吧,我是真的有心无力了。”
  
  李才见颜青终于松口,激动的磕了几个响头:“多谢姑娘收留,我这就回去禀告他们,让他们以后不要误会了姑娘,姑娘慈悲心肠是个好人,可是——”
  
  “怎么了?”颜青见李才有些面露难意。
  
  “他们怎么安置?”
  
  “这个自然是找殿下解决啊!”老嬷嬷不客气的斥了一声,看着李才满脸的不悦。
  
  颜青笑着看了老嬷嬷一眼,这老人家,这么久不见倒是脾气涨了不少,换个环境,整个人都不一样了,可是也没有要阻止老嬷嬷的意思,顺着她的话就说道:“嬷嬷说的对,其他的人我这里肯定是容不下的,你还是让他们去找太子殿下吧。”
  
  李才为难的看了颜青一眼,才礼貌的拱手,准备出去安顿,刚准备走出门的时候,便听见颜青的话飘了过来:“你叫他们放心,我会去和殿下好好请求一下,给予合理的安置,不会让他们无家可归的。”
  
  李才感激的看了颜青一眼,对于这个处理结果自然是满意的,只要颜青出面他们的落脚之处就有着落了,他们都知道眼前的这位小姐是太子殿下心尖上的人,说的话自然是有分量的。
  
  直到李才的身影完全消失,千城才上前不放心的说道:“姑娘何必将这些事情往自己的身上揽,想必殿下知道了也不希望你出面的。”
  
  千城的话没有错,太子王仁云宁愿将所有的事情都自己解决了,也绝对不会让颜青有半分的为难之处,可是这次颜青却主动接受,千城有些担心颜青会不会受到伤害,更加担心自己因为阻拦不力,会不会被太子殿下责罚。
  
  “没事的,殿下那边我来解决。”颜青似乎也看出了千城的为难之处,让她放心,既然她打算插手,自然有她的道理,不会连累别人无辜受到牵连。
  
  “姑娘,我不是那个意思。”千城脸色白一阵青一阵,想要解释,却越解释越乱,本来她就是这么想的,突然被颜青看穿,多少也有些局促,辩驳就显得多么苍白。
  
  “好啦,你的心意我都懂。”颜青上前拍拍千城的肩膀以示宽慰,这千城的忠心自然不必说,只是这件事情她已经被搅了进来了,这个时候想要抽身,恐怕已经晚了,“只是太子妃之事,开头也是因我而出,我本就是居中人,又怎么能置身事外呢?”
  
  “可是——”千城着急的想要再说些什么,就被身后久不发一言的老嬷嬷制止了,“千城姑娘,还是算了吧,我家小姐从来就是这样,决定了的事情,就是十匹马也拉不回来,还是别白费力气了。”
  
  “额。”颜青回头看了老嬷嬷一眼,原来自己在她心里竟是如此的独裁专断,眼中有些挪喻的意味,顺势说道:“对啊,看我们嬷嬷多么了解我。”
  
  老嬷嬷和颜青对视一笑,立刻明白了其中的意味。
  
  “嬷嬷,你今天忙了一天也累了,还是让千城带你去休息吧。”颜青关心的说道,老嬷嬷如今年事已高,还要为她的事情操劳,已经很过意不去,想要千城赶紧带她下去休息。
  
  老嬷嬷看着颜青,今天一天确实也很累了,“也好,那奴婢就先随了千城姑娘而去,反正赖在太子宫了,以后小姐去哪奴婢就去哪,小姐可千万不要嫌弃奴婢啊。”老嬷嬷说话越来越俏皮,好像在求颜青能收留,可是却没有直接说,而是以开玩笑的方式说了出来。
  
  “放心。”颜青上前帮老嬷嬷提起行李,一只手想要拉她一把,可是老嬷嬷却没有掺着,自己慢慢的站了起来,颜青只好悻悻的将手收了回来:“以后只要你不嫌弃我,就跟着便是了。”
  
  “那是自然,反正奴婢一个人也没去处。”老嬷嬷顶了一句。
  
  千城看着如此和谐的一幕,脸上也足见有了些笑容,“姑娘,我就先带嬷嬷过去休息了,你自己注意——”安全这两个字就自动隐晦了。
  
  “嗯,去吧。”颜青放心的对着她俩说道。
  
  稍微收拾了下,看着窗外月明星稀,好一个晴朗的夜晚,正如颜青的心一般,豁然开朗,彦哥哥没有辜负她,真好,多日的阴霾也一扫而空,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开门打算出去走走,就看到太子殿下王仁云就站在一个樱花树下,望着已经枯黄落叶的树发呆。
  
  “殿下这么晚不睡,跑到这里来看树?”颜青走上前去,仔细的检查了下眼前的树木,并未有什么稀奇的地方,“我看这棵树实在是平常的很,况且已是冬天,就是枯黄的枝干,这有什么好看的?”
  
  王仁云转头将视线对准颜青,嘴角挂着一丝苦笑:“这枯木是没有什么好看的,不过待到来年春天还是会发芽,长出嫩绿的叶子,开出粉红的小花。”
  
  “哦?”颜青不明白太子殿下怎么会突然说出这么一番道理,“殿下可是有心事?”
  
  王仁云眼中有一丝慌乱,急忙别过头,不想让颜青察觉他此时眼中的狼狈。
  
  “殿下居然穿着这件衣服?这么粗糙的手工,殿下还是换了吧。”颜青还是注意到了太子殿下穿的正是她那日的杰作。自己都有些看不下去,如今传在身材修长的太子殿下身上,倒是有些违和。
  
  “嗯?我觉得挺好看的。”王仁云反应过来,颜青说的是他的着装,一向注重装扮的人,如今却很随意,一个人真的会改变一个人,这手工在他的眼中却是如此的精致。
  
  额,颜青不好意思再开口了,他说好就好吧,说不定别人的审美不一样呢?
  
  “你也睡不着吗?”王仁云故意岔开话题,原来这半夜不止他一个人有心事,刚好还能巧遇另一个人,这也让他始料未及。
  
  “嗯。”颜青低低的回应了一声,“最近发生了太多的事情,我一时难以消化。所以出来走走。”
  
  “哦,我也是。”王仁云配合的笑笑,刚好说到他的心里去了。
  
  “哦?殿下还有什么烦心的事?”颜青抬眸,由下往上仰视着王仁云,以前还没有注意到,这太子殿下真的是要高出她一大截,看着身高估计和彦哥哥也差不多,要不然怎么说是亲兄弟呢?颜青想到这里,不禁笑出声来。
  
  “颜小姐在笑什么,这么开心?”王仁云看着颜青的笑容看呆住了,这笑他以前见过一次,那时候还在颜府,颜青还是那个天真无邪的少女,当初经过他的身边,他顺手扶了一把,颜青走的时候就是这么对他笑的,过了这么久了,那笑容还深深的镌刻在他的脑海中,挥之不去。
  
  “哦。”王仁云的话语提醒了颜青,让她顿时清醒,急忙解释:“没......没什么。”
  
  “对了,殿下打算如何处置太子妃宫中的奴才?”颜青这才想起今日发生的事,刚好见到太子,就顺便说了,免得隔日还要专门抽出个时间前去拜访。
  
  “太子妃宫中的奴才?”王仁云似乎有些不明白,这好端端的突然提起这个干嘛,他本来高兴的心情,一下子荡然无存,想起这些日子的烦心事都是因为南宫而起,就浑身的不自在。
  
  颜青轻轻地“嗯”了一句,然后定定的看着王仁云说道:“太子妃没了,宫中的奴才肯定要寻找一个归宿的。”
  
  “哦。”王仁云赞同的点点头表示同意,这点以前倒是没有想过的,如今经过颜青这么一提醒,还真是有这么必要好好周全一下,默默的看着眼前的女子:“那么颜小姐觉得该如何处理才算妥当?”
  
  “我?”颜青没有想到太子居然将这个问题又抛给了她,有些无奈由有些好笑:“今日我宫中已经收留了一个,其他的就交给殿下处理了,再说我那里也安置不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