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妖后倾城,夫君在劫难逃 > 第七十一章 突然的告白

第七十一章 突然的告白


  
      “这......”小翠见颜青这么激动,一时也不知道该如何回应。
  
      颜青越发急了,“你倒是快说啊。”
  
      “哦哦。”小翠接着反应过来,接过颜青刚才的话,“我......”
  
      “姐姐,我明白了。”小翠突然玩心大起,看着眼前的人这么激动,“姐姐一定是和环王以前就熟悉才会这么的在乎他,对吧?”小翠脸上荡漾着天真无邪的笑容,可是这笑容却让颜青觉得有些刺眼。
  
      她的心里早就没有阳光了。
  
      “小翠,那你想知道的姐姐都告诉你了,那姐姐可以问环王的情况吗?”
  
      “嗯,我对姐姐不行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小翠开心的笑起来,只要颜青能够相信她,让她做什么都愿意。
  
      “我之前确实见过环王......”小翠的话还没说完,便想起一阵急促的敲门声,似乎片刻也等不及,让她前去开门。
  
      “什么人?”颜青警惕的问道。
  
      在太子宫中要提防小心的人何止两个,她经过了太子妃的设计之后,俨然惊弓之鸟。
  
      “是我!”外面响起了太子王仁云的声音。只是这声音好像有些不高兴,是谁得罪了他吗?
  
      “太子殿下有事吗?”颜青隔着门问,也不着急开门,就连小翠条件反射想要前去,也被颜青压制住了。
  
      而原因了呢?自然是不想过多的太子有牵扯往来。
  
      “我有事情想问下彦小姐,小翠,赶紧给本宫开门!”
  
      他怎么知道小翠在她房里的,颜青不寒而栗。
  
      可是小翠听到王仁云的命令却不得不从,眼巴巴的望着颜青,希望她能够允许。
  
      颜青不忍小翠为难,轻轻的点点头,不一会外面走进来一个身影,混着淡淡的樱花香。
  
      人未到话先传了过来:“颜小姐为何将我的东西全部送人了?那可是我精心挑选了好久的东西,就这么被你随手打发了?”映入眼帘的王仁云眼中有些不悦,说话的语气也带着责备。
  
      颜青愣了一下,反问道:“奴婢以为,殿下竟然赏赐奴婢了,自然处置的权利就在奴婢的手中,殿下怎么会问这么明显的问题?”
  
      “哦?你的意思是你不打算要本宫的赏赐了?!”王仁云越发的不满,蹙眉问道。
  
      “奴婢此次是想提醒殿下一下,我只是个卑贱的奴婢,不值得殿下这么费尽心思。”
  
      颜青慢慢的转身,躲避着王仁云热辣辣的眼神,仿佛多看一秒心中的罪孽就更深几分。
  
      她从头到尾都是在利用太子殿下心里有些内疚。
  
      “本宫做什么事情还要经过你的同意?”太子有些怒意,还鲜少有人敢这么违背他的心意。
  
      颜青在屋里百无聊赖的转了一圈,和王仁云周旋起来,最后站定,直直的盯着王仁云,不停的说着内心真实的想法:“不,殿下高高在上,自然不用听我一个奴婢的。”口气确实生疏冷漠。
  
      王仁云有些慌乱,惊觉失言:“青儿,你知道,我不是那个意思。”走到颜青面前看着她无所谓的态度,急忙解释。
  
      颜青轻轻地回答:“难道殿下过来就是说这些无关紧要的事吗?”
  
      无关紧要,王仁云内心深处听见有什么东西破裂的声音,原来他的一切心意在她眼中不过是无关紧要的罢了,枉费他还苦巴巴的精心准备了好久。
  
      颜青看着王仁云有些失神,伸手在他面前晃了晃:“殿下?”
  
      王仁云坚定的眼神看着颜青,“难道九弟在你心中竟是这般无人能代替吗?”
  
      “嗯?”颜青吃惊不小,太子殿下怎么会知道她和彦哥哥的事?
  
      “你不用吃惊,我刚才在门外都已经听到了。”王仁云不想兜圈子,直截了当地将听到的是事情说了出来。
  
      “没想到殿下居然还有听墙根的习惯?”颜青冷冷的哼了一声,好像被人窥视了的羞愧感,让她不得不反击以掩饰内心的慌乱。
  
      “不是本宫愿意偷听,本宫敲过门了,只是你们太投入没有听见罢了。”
  
      颜青下意识地转过头去看小翠,小翠也一脸不解地望着她,好像太子说敲过门了,她也比较惊讶。
  
      他们都没有听见敲门声,太子却说有敲门,心里仔细想了一下也通了,倒是很冠冕堂皇的理由。
  
      “你似乎还没有回答本宫刚才的问题?”王仁云怔怔地看着颜青,在等着她的回答。
  
      颜青轻轻地一笑,“殿下还真是体贴入微,连这种婢女的小事也这么关系。”
  
      可是刚说完,下一秒就被隔着不远的王仁云一把抵在墙壁,身体形成了一个包围圈将颜青死死地扣在里面。
  
      眼睛里却冒着血丝,有点急了……
  
      “殿下这.......”颜青想要逃脱王仁云的禁锢,可是扒拉了几下,奈何王仁云要比他高出许多,又是男子,她怎么会是对手,想要推开王仁云,却未移动分毫。
  
      “我说过,你不是奴婢。”王仁云好像从地底飘出来的声音一样,在颜青的头顶传来。
  
      颜青错愕的抬头,刚好对上王仁云深情的眸子,颜青立马羞红了脸,低头下意识地看向小翠求救,可哪里还有小翠的身影?
  
      “殿下,您别激动,我就是随口说说,当不得真的,你且先放开我。”颜青紧张地有些语无伦次。
  
      “王仁彦在你心里真的有那么重要?”太子的话在此在头顶上方传来,颜青头上有些温热的触感。
  
      头仿佛要缩到脖子里,好半天颜青才回道:“这个世界再没有彦哥哥了……”
  
      既然无缘,奈何情深,可是命运就是这样,喜欢作弄人,她已然心死。
  
      可是颜青的表情变化太子虽然看不见,但是颜青说这番话时细微的小动作还是让他感受到了。
  
      “你知道吗?当初你对我说的那番话让我突然对太子妃有了期待,可是我左等右等都没有等到你,你可知,我有多难过?”目光灼灼地盯着颜青,好像眼前这个人让他爱恨交加,不能自拔。
  
      “那,对不起......”颜青只觉得头顶有一股烧人的视线,让她脸上火辣辣的疼。
  
      当初说了这番话,是年幼无知。并没发现自己早就已经属意于王仁彦,还错误地以为当初的感激太子搀扶了一把是感动,可那不是爱,它没有向对彦哥哥那种甜蜜喜悦和伤痛欲绝的双层感受。
  
      “这么说来,你竟是从来没有将我放在心上过?”王仁云悲伤的看着颜青,说话的声音越来越低,姿态也越来越低,最后几乎是带着恳求的语气说出来。
  
      “殿下。”颜青躬身,有些彷徨失措,但是更多的是愧意。
  
      “怎么,你居然连一句交心的话也不肯对我说么?”王仁云的心态彻底崩了,他多么希望颜青可以给他一个肯定的回答,哪怕是敷衍也好,欺骗也好,他只要她说他就信。可是看着颜青脸上青一阵白一阵,就知道她连骗自己都不肯。
  
      “殿下,我......”颜青紧张的手脚也无处安放,王仁云近在咫尺逼视着她,只为了一个答案,“我心里自然是有殿下的。”
  
      颜青抬头,终于看向王仁云,脸上有一种坦然自若。
  
      “哦?呵呵。”王仁云得到了心中的答案,却苦笑了几声,原来就算是得到了肯定的答案,他也开心不起来,他怎么就这么不知道满足呢?
  
      “说说看。”王仁云终于送来了颜青,放她一片清净的天地。
  
      颜青拍了拍胸口,心里叹了口气,还好挺过来了……
  
      有一道视线灼烧着她,让她得到片刻的喘息之后,不得不正视。
  
      “殿下是人中龙凤,百姓心中自然为高一等,在小女子心中也不列外,当初大言不惭自不量力的说想要去参选太子妃也不是一时兴起,也确实真有此想法,可是后来我才发现,原来我心里一直是彦哥哥,再也容不下别人了。”
  
      颜青说道这里,担心的看了王仁云一眼,还好没什么反应,然后接着说道:“当初听说殿下成婚,本以为心里会很难受,可是却没有那种感觉......或许我对殿下只是一时的冲动感激,但殿下又何尝不是这样,我们不过两面之缘,要说殿下见人无数,就是记住都难,何况是刻骨铭心呢?”
  
      此举,一来是让太子殿下认清楚自己的内心,也许只是一时之间的感情,时间自然会慢慢抚平,二来也表明了自己的心意,她可不想和太子揪扯不清,那太子妃还不将她恨之入骨?
  
      王仁云全身努力的压制住内心的悲愤,可是颜青的话却彻底将他的路封死了。他不得不最后一搏:“难道你就真的爱王仁彦?”
  
      颜青低下头轻轻的点了一下。平淡的脸上看不出任何的波澜。
  
      “那你为何会和禛王王仁桀纠缠不清?我可是听说了他为了你翻遍了整个颜府。”王仁云嘴角露着一丝苦笑,说出来的话却十分针芒毕露。
  
      颜青猛地后退几步,一向温文儒雅的太子殿下居然会这么重伤她,这让她始料未及,一脸的不可置信。
  
      “怎么?我说的不对么?”王仁云不理会颜青的反应,自顾自的说着,他就是要让颜青认清这一切,或者给他一个让他信服的理由。
  
      “你怎么知道?”颜青怔怔的看了王仁云半天,嘴里淡淡的吐出这么几个字。
  
      “呵,只有本宫不想知道的事情,没有本宫不能知道的事情。”王仁彦不屑的说着,淡淡的看了颜青一眼,接着说道,“可是你的事情,本宫都想知道,也都会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