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妖后倾城,夫君在劫难逃 > 第五十一章 半个死士

第五十一章 半个死士

“我和彦哥哥终究还是没有缘分,我只希望他接下来的时间可以好好的,我就放Wwん.la”颜青眼神里说不出的落寞。
  
  李秀才叹了一口气,实在是不知道该说什么话来安慰眼前的人。
  
  颜青的眼中突然闪过一丝担忧:“之前让你去查的彦哥哥中毒一事有眉目了吗?”
  
  颜青很早就开始怀疑是有人在暗中设计陷害,可是一直没有方向,不知道彦哥哥到底是和谁有仇,可是在临走之前,这件事情一定要有个着落,要不然,她如何放心的下。
  
  “说起来能够使用这种手段的人,当今不会有几个,我好奇的是当初为什么不直接将九王爷杀了,还要让他失去记忆,莫非是九王爷得知了什么了不得的秘密,下毒的人又不忍心让他死,所以就选择了这种方法让他忘掉?”
  
  “所以......你有怀疑的对象了吗?”颜青眸中有丝丝期待,看李秀才好像有些谱。
  
  “丫头,我怀疑是禛王做的。”,李秀才片刻的犹豫之后,说出了心中的疑惑,他的怀疑不是没有道理的,禛王是九王爷的皇兄,而且他们俩也不是没有过节,至于为什么又要让王仁彦活着,估计是不忍心吧,到底是同父异母的兄弟,血肉相连。
  
  颜青听到李秀才的话,却没有过多的吃惊,还想心里已经有几分笃定了,片刻之后就完全相信了,眼神之中全是愤恨:“没有想到他已经如此的丧心病狂,彦哥哥的受伤之仇尚且没有得报,如今我颜府的灭族之仇,我与此人不共戴天。”
  
  “丫头,此人心机颇深,恐怕你这是以卵击石,自不量力啊。”李秀才终究不忍心打断颜青,可是为了颜青的安全着想,他不得不提醒。
  
  “他如此的步步为营,你以为他只是为了我吗?我不信这么简单的理由,一定还有更加深沉的原因,只是我一时之间想不到,总有一天我会让他为他的一切付出代价,而现在我要做的就是到皇宫里去做埋伏。以备有一天可是为颜家报仇,同时也是为了我大蜀国的天下,不要落入奸人之手。”
  
  李秀才听到颜青的话,有一阵的错愕,心里腹诽,难道这丫头已经猜到了,他还没有说这个,是想让她有点信心,可是看她说的这话,好像已经了然了。
  
  颜青轻轻一笑,舒松了下身子骨,好久没有下地,突然有了几分想要走几步的感觉,说着下床,刚走了两步,就觉得身轻如燕,整个人好像都漂浮起来。
  
  心里雀跃异常,终于可以过得像个正常人一点了。
  
  可是前面一个转角的地方就将她难住了,轻轻的想要绕过,却发现全身好像没有了丝毫力气,可是她分明还没有觉得累,怎么会这样呢?难道是因为睡久了?整个身子也飘忽了?想着时间,人就直直的额那个地上倒去,等李秀才反应过来,已经晚了。
  
  可是下一秒,颜青却发现了一个很奇怪的事情,她整个人倒到地上的时候,居然没有一丝的疼痛之感,难道是身体的感应没有了?可是下意识的掐了自己一把,没有疼痛好感。
  
  皱着眉头,呆呆的坐在地上,深思,居然忘了起身,凉凉的地板也没有给她任何想要离开的感觉。
  
  李秀才也好奇的看着颜青的,怎么回事?伸手在半空中想要拉起颜青,可是半天没有见手伸过来。
  
  “丫头,你怎么了?”李秀才见呆若木鸡的颜青,轻轻的呼唤着。
  
  颜青立马抬头怔怔的看着李秀才,将心中的疑惑一股脑说出:“你看到我刚才摔在地上了?”说完,直直的看着李秀才。
  
  李秀才点点头:“那是自然,还摔得嘭的一声。”李秀才故意说的很严重,想让颜青早点爬起来。
  
  颜青皱起了眉头,满脸不解:“这就奇怪了,我以往摔跤的话,会感到身体很痛,这应该是正常的,可是我刚刚摔了下来,却半点没有感到疼痛,这是什么意思?”
  
  啊,怎么回这样?李秀才眸中闪过一丝不解,随后将手义无反顾的抚上颜青的额头,这丫头不会是脑子摔坏了吧,整个人摔倒在地,却没有任何的不适,还说没有任何的感觉,到底是什么情况,虽然不至于受伤,可是这么高直直的倒下来也是会痛的吧。
  
  颜青顿时就知道李秀才此举何意,脸上立马不舒服了:“我没病!”
  
  “那我就解释不了了,我又不是大夫,你不是会医术吗?你都猜不透,我一个江湖中人怎么可能知道?”李秀才打算不就这个问题和颜青深入探讨。
  
  “呵呵,也是,算我白问了。”颜青立马自嘲的看了李秀才一眼,随即又不死心的接着说道:“很有可能和死士的毒素有关。”
  
  “这都能有关系?这么久了,你也在禛王府养了这么久的伤,哦,我知道了。”李秀才好像发现了什么新事物,恍然大悟的说道,“会不会是禛王给你用的药太好,所以你吃了之后才会有了更好的免疫力,对这种没有伤痛的触碰就没有任何疼痛的感觉。”
  
  “不,我觉得肯定不是这个原因,我怀疑是死士的毒素进了我的人体,贯穿五脏六腑,所以现在你看到的我实际并不是真正的我。”
  
  颜青的话让李秀才啼笑皆非,一阵捧腹,认真的看了颜青半响,才回答说:“对,你的确不是真正的你,你是人在江湖,心在环王府。”
  
  “你这酸秀才,我好好的和你说事情,你怎么又扯到彦哥哥那里去了。”颜青抱怨的说道,好不容易把那人藏进了心底,却还是不是被提起,这不是让她更加黯然伤神吗?
  
  颜青没好气的看了李秀才一眼,才慢慢的靠着自己的力量站起来,李秀才悬空的手,只好往回缩。
  
  李秀才脸上一阵尴尬,方才想起颜青的话,才郑重的问到:“你刚才说你不是你?”虽然此话比较奇特,可是看着颜青认真的模样,因为他的一句玩笑话就气的满脸通红,忙将话题转移回去,虽然他觉得很离谱,一时间也接受不了。
  
  颜青看着李秀才好像确实是比较诚心,有些相信她说的话了,才解释说道:“据我了解,不管是什么人一旦遭到死士的伤害绝对是致命的,所以死士一般是不会伤害其他非主人命令的热的,如果不幸被死士盯上,那就倒霉了按照常理来说是绝对没有任何生还的可能的。”说完,看了眼李秀才并没有嘲笑她的意思,才接着说道,“应该是禛王府的药起作用了,所以,我才能和死士的毒素合二为一,所以......”
  
  颜青说道这里,放眼凝神望去,好像在思考什么,却又好像在纠结什么。
  
  李秀才吸取上一次的教训,并没有立马打断颜青的思路,只是在一旁静静的等候聆听。
  
  “应该是,确定没错。”颜青一拍脑袋,突然开窍,将之前头脑中的片段连成一片。
  
  “所以呢?”李秀才忍不住问到。
  
  “所以,我现在也算是半个死士了......”颜青淡淡的说着,眸中波澜不惊,看不出有任何欢喜或者悲伤的情绪。
  
  可是她眼前的李秀才就没有这么淡定了,立马跳脚,慢慢的退步,两人之间拉出一段距离之后,呼出一口大气:“我看你真的是疯了,如果知道王仁彦说放弃你,给你这么大的打击,我说什么也不会告诉你的。”
  
  言语之中全是悔恨,天知道他多想收回当初被逼迫说出的话。
  
  颜青此时听着提起王仁彦却没有任何其他多余的情绪,注意力还沉浸在刚才的幻想之中,拉起李秀才的手就往自己脑门拍:“你打我,试试看,我会不会感觉疼痛。”
  
  李秀才死死地抓着自己的手,不让颜青触碰,发现颜青突然变得可怕起来,他只求自保行吗?
  
  “我叫你打我!”颜青看着李秀才看疯子一样的眼神看着她,就浑身不舒服,竟然如此就证明给他看,看着夺得远远的李秀才就没好气的说道。
  
  李秀才最后看了颜青一眼,转身就跑,太可怕了,还是小命重要,这丫头不会被摔伤脑袋了吧。
  
  “哎,你回来......”颜青在后面叫着,可是哪里还有人影,嘴边嘟囔,我有这么可怕么?
  
  算了,走了就算了,瞧他那样,还混迹江湖这么多年,说出来也不觉得惭愧,颜青突然一股底气油然而生。
  
  竟然老天爷让她活了下来,又给了她如此的能力,她怎么能辜负上天的这样一份好意呢。
  
  想到这里,又掐了自己一把,还是没有任何感觉。
  
  细细感受了一下,确实如此,虽然还是会饿会伤心会流泪,可是身体的感知能力却是大大降低了。
  
  颜青突然想起了死士是刀枪不入的,那么......她?
  
  想到这里,眼神一横,只是考虑了瞬间变朝着墙壁撞去,当然撞的比较轻,她还诶有完全确认是否真的如她猜测那般。
  
  自己也听到声音了,以前这种程度绝对会痛晕过去,可是还是没有任何感觉。
  
  手下意识的抚向碰撞的地方,一抹,手上全是血。
  
  颜青更加应实了自己的想法,她该怎么办,不禁一阵彷徨,不知道身体的其他机能有没有发生变化,还有最重要的一点是,她不会受死士的主人摆布控制吧,如果是那样,那么她还不如死了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