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妖后倾城,夫君在劫难逃 > 第二十一章 太子选妃

第二十一章 太子选妃


  萧媚怔怔的回头,看着颜青,眼中满是诧异的探究,但是没有说一句话。
  颜青没有在意萧媚眼中的深意,“我娘她,当初被赶出颜府,这么多年对我说过的最多的一句话就是,她是被人陷害的。”
  萧媚顿了顿,转身离开,只空飘飘的留下一句:“当初,你娘已经知道这个事实。”
  颜青在身后喊了一句:“可是,我不信,总有一天我会将整个事情查的水落石出。”
  再没有回响,颜青奋发的情绪稍稍平稳,一脸落寞的对秋月说道:“秋月,我们走吧。”
  秋月答了一句“是”就跟在颜青的身后。
  可颜青还没有走到流霞苑,中途就被颜冰凌拦截下来。
  “秦青,这一大早的,你去哪里了。”颜冰凌看着秋月手里提着拜祭的用品,轻蔑的哂笑:“莫不是去拜访你那卑贱的婢女了,哦,我想起来了,纪念堂刚好是她一周年的忌日。你一定是去后山了,想不到,你还挺在乎一个婢女的死活的,早知道如此,当初就该让人留她一条小命,这样也省的你来回跑。”
  “三小姐,我们小姐姓颜,你怎么唤其他姓氏?”秋月不满的回击。
  “哦?你就是我娘送给秦青的婢女吧?”颜冰凌上下打量了一下秋月,回头看着颜青继续说道:“看不出来,我娘倒是挺会选人的,送了个这么忠心的婢女给你,看来她对你不错,看的我都有点嫉妒了,哈哈哈”
  颜青白了颜冰凌一眼,不屑搭理,可是下一步却被颜冰凌拦截下来:“二姐,你就这么不想和我说话啊,枉我还苦心扒拉的想要关心关心你。”
  “颜冰凌,你玩什么把戏?”颜青终于止不住内心的愤懑,低语一句。
  颜冰凌听到这句话,无辜的眨眨眼:“我能怎么样,我在你手中就像一只蚂蚁一样,你想捏死我,我连反抗的机会都没有,难道不是吗?”
  “颜冰凌,适可而止,不要尝试挑战我的底线。”颜青有些不耐烦,颜冰凌安宁了一段时间了,又开始无休止的挑衅,这让她很烦。
  “你又如何,我告诉你我就要入选太子妃了以后享不尽的荣华富贵,你以为我会怕你一个小小的庶女。”颜冰凌脸上挑衅的意味十足。
  听到颜冰凌的话,颜青也惊住了,感觉呼吸有点困难,恍惚之间想起了那抹黄色的衣衫。
  她甚至都没有听到任何的风声。
  心里说不出的怅然,本来以为在他会和她是一样的想法,看来是她多心了,转眼他就要选妃。恐怕根本不会记起这个小小的庶女。
  颜冰凌看着颜青一脸惊呆的模样,总算是扬眉吐气了,之前娘还多次警告她不要去招惹颜青,如今真的是大块人心,转身心满意足的离开。
  “小姐,小姐。”秋月摇了摇颜青。
  颜青回过神来,看着颜冰凌渐行渐远的身影,怅然道:“秋月,太子殿下,真的会娶颜冰凌吗?他......”
  颜青欲言又止,她又以什么身份去质疑呢,太子殿下高高在上,可望不可即。
  绕是在愚笨的丫头也知道颜青此时内心的想法,况且秋月并不笨,虽然她并不知道颜青和太子之间有什么故事,但是刚听完颜冰凌的话语,颜青就一副魂不守舍的样子,看来小姐是对太子殿下有意。
  秋月上前一步,为颜青解忧:“小姐,如若内心想法殷实,何不一试?”
  颜青不懂,一脸疑问的看着秋月。
  “小姐是当局者迷了,据奴婢所知,太子选妃是大事,不可能悄无声息的,肯定会昭告天下广选蕙质娴熟的太子妃。”
  颜青还是不解:“那又当如何?”
  秋月噗嗤一下,无可奈何的解释道:“小姐,这还有何不明白的,奴婢的意思是小姐可以与三小姐一同参加太子妃的选举。”
  “真的吗?”颜青大脑一下子没有转过弯来,一下子又陷入了深深的自卑之中:“可是我何德何能能够当他的太子妃,何况我们只有一面之缘。”
  秋月看着陷入自我怀疑的颜青腹诽,小姐平时挺机灵的,怎么到了关键的时刻如此糊涂。
  不知不觉就回到了流霞苑,老嬷嬷斟茶,颜青讷讷的,一口拿住就往嘴里送,可还没有到嘴边,便被秋月眼疾手快的按住了,“小姐,这可是刚烧开的水啊,你这一口下去还得了。”
  颜青顿了顿神,看着热气腾腾的水发怔。老嬷嬷看着不对劲,就问秋月小姐怎么了,秋月打趣说道:“小姐这是红鸾星动了。”
  颜青这才立马反驳,嗔怒:“你这丫头,口里每个正经的。”
  秋月也不怕,呛到:“小姐恼羞成怒了,平时可不见你这般情绪波动,你还不承认。”
  老嬷嬷一听顿时就明白了:“难道九王爷来颜府说亲了?”
  秋月连连否认:“不是环王,是太子殿下。”
  颜青连忙喝住秋月:“秋月,你敢再说,罚你打扫茅厕。”
  “小姐,你不会的。”秋月胆子越发大了,“嬷嬷你还不知道吧,我们也是回来的路上听三小姐说起,太子殿下要选妃了,所以,我们小姐才会如此的心不在焉。”
  老嬷嬷一听,反而好奇了:“难道小姐意中的是太子殿下?奴婢还以为是......”
  看颜青一脸扭捏的娇羞神态,继续说道:“如果小姐真的中意殿下,参加太子妃的选举有何不可?”
  秋月在一旁附和,说的又欲言又止:“就是,就凭我们小姐倾国倾城容貌也可击退不少来选的秀女,况且......”
  颜青听秋月话中有话,“况且如何?”
  秋月深深的看了颜青一眼,才慢慢回应:“况且,环王殿下和小姐情深似重,环王又是太子殿下的亲兄弟,他俩的关系听闻菲比一般,太子殿下多多少少还是会听环王的吧,我看这事可成。”
  颜青被秋月的想法惊呆,她怎么没有想到?
  老嬷嬷一脸听到这话,满脸的愁思。
  秋月却没有看到,见众人不语,以为是默认了她的说法,进一步说道:“前段时间小姐被劫持,九王爷可没少担心,看样子比老爷还要焦急几分,怕是小姐在九王爷心中的分量举足轻重,这么一个小忙,九王爷应该会帮的。”
  老嬷嬷不悦,毫不留情打断秋月,“秋月,别胡说。”
  秋月见被否认,也觉得委屈十分不满的对老嬷嬷说道:“嬷嬷,难道我说的不对么?九王爷对我们家小姐就是不一样,你看他对三小姐就冷冰冰的,对我们小姐就热忱,这还不能说明问题吗?我看就可以让九王爷跑一趟,小姐的幸福就有着落了。”
  颜青此刻却担忧,如果去告诉彦哥哥,她要去参选太子妃,彦哥哥肯定会反对的吧。
  颜青按约来到坊音阁,看着人们在忘情的欣赏歌舞,心里的忧愁更深了,她有太多的疑惑需要师傅指点迷津。
  “青儿,你今天怎么老是发呆?”喻帆见颜青一直心不在焉的样子,出口询问。
  颜青开始没有说话,后来喻帆再次出声,颜青一脸羞红的问道:“师傅,喜欢一个人是什么感觉?”
  喻帆不动声色的探究了下颜青的表情,这丫头,估计是有喜欢的人了才会露出此番小女儿的娇羞神色,就打趣的说道:“咱们青儿可是看上了九王爷了吗?”
  什么,怎么又是彦哥哥,老嬷嬷也说是彦哥哥,连一向足不出户的师傅也知道了彦哥哥。
  颜青不由得好奇,为什么大家都会以为她心上人是彦哥哥?
  “师傅,你为何也说是彦哥哥?”在颜青的印象中,似乎彦哥哥并未和师傅有什么交集。
  “哦?难道师傅说错了吗?”喻帆故作疑惑。
  颜青见师傅故意作弄,不停的捏着衣袖不愿回答。
  喻帆见状眼中的意味更深了:“难道青儿说得另有此人?”
  颜青这才低着头,轻轻点了点:“是太子,我想一试。”
  “太子?倒是也还不错。”喻帆有些惊讶,但也赞同的点了点头。
  颜青这时才面露喜色:“师傅也知道太子吧,怎么样可了解?”
  喻帆扫了一眼喜不自胜的颜青,慢条斯理的说:“青儿啊,师傅希望你明白,无论你作何决定一定是遵从你的内心,问问你的心,你到底是怎么想的,它会告诉你答案的。”
  颜青见师傅不愿多答,只得“哦”了一声,便没有再说话。
  颜青悻悻的回到颜府,推开了颜宏书的书房,然后叫了一声:“爹”。
  颜宏书抬起埋在书堆里的头,一脸诧异的望着颜青,心里面想着这个女儿什么时候也会主动来找他了,平时是无事不登三宝殿。
  转瞬颜宏书便放下手里的纸笔,一脸慈祥的看着颜青亲切的问道:“青儿,你怎么来了?你有什么事情吗?”
  颜青刚才还一脸兴致冲冲的,此刻却愣住了,她还没有想好怎么和颜宏书说,在一旁扭扭捏捏的不知如何开口。
  颜宏书看着颜青一脸娇羞的模样,笑着问道:“青儿你到底怎么了?怎么突然跑到我的书房里来就是在这里发呆吗,不说一句话。”
  颜青犹豫了很久,才终于决定豁出去说出心里的想法。
  “爹,我想了很久,我想去参加太子妃的选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