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冷酷王妃太彪悍 > 第二十八章 姐姐

第二十八章 姐姐


  在一旁看戏的其他小姐们见风叶被寒钥音赶跑,又有萧雪护着她,都识趣的说说笑笑掩饰的走开了。
  林夏欣缩在一个角落里,眼神阴狠的看着寒钥音,想到这三年来每天生不如死的痛苦她就恨不得将寒钥音给撕成碎片。隐藏在袖子里的手紧紧捏着一个白瓷瓶,这可是她废了大功夫让人给弄来的,就等着这一个机会让寒钥音身败名裂了。林夏欣在三年前回去太傅府后的第三天每天中午都会有一个时辰浑身上下都像是被成千上万只蚂蚁啃噬,生不如死。林太傅找了宫廷中最好的太医给她看都没找出原因,但那疼痛确是真实的。找不到原因的林夏欣干脆将错都推到了寒钥音头上,其实在她没事的这三天里也有其他不对劲的地方,但都被林夏欣给下意识的忽视了,就认定了是寒钥音搞得鬼,虽说林夏欣变成这个样子的确是她做的。
  “姐姐,你可要沉住气啊。”林夏欣旁边,站着一位身穿粉白色长裙,裙摆上绣着几朵淡雅的银色小花的少女。三千青丝被绾成了飞仙髻,头上带着的装饰物只有三件,但仔细一看却是明珠阁这一个月新出的“蝶舞纷飞”发饰,仅这一套就价值千金。少女整个都散发出清冷的气息,好似天山雪莲一般,不染丝毫尘埃。
  林夏欣看着自己身旁的少女,冷哼一声:“你当然能沉住气,又不是你被折磨。”这位少女是她的亲妹妹——林夏兰,比她要小两岁,被称为京城第一才女。表面上看起来纯洁无暇,高冷不沾尘埃,但她却再清楚不过她这位妹妹的本性。论狠毒,她绝对比任何人都狠,曾经有个婢女不小心将汤打翻洒到了她的衣服上,当天晚上,这个婢女就被发现溺死在池塘里,且全身骨头多处粉碎。
  林夏兰不做声,只是目光不明的盯着远处靠在梅树上休息寒钥音,眼底狠光一闪而过:寒钥音,我不会让你跟我抢龙魂王的。她第一次进宫时就被墨夜魂那冷漠的气质所吸引,非他不嫁。这几年来她发了疯的学习琴棋书画,就是希望能够配上他,好不容易获得了京城第一才女的名号,有了站在他身边的资格,却被这个废物给捷足先登,她不甘心啊!
  不过……嘴角忽然勾起一个诡异的弧度,林夏兰摸了摸胸口放着的东西:我这可是有它的。
  轻蔑的瞥了一眼渐渐远去的风叶,寒钥音淡淡哼了一声:无聊。随后继续闭眼小憩。她当初就不应该进宫的,就算一直闷在家里也比这好,这些女人都是鸭子吗,吵死人了!处在这样吵闹的环境中,对于喜静的寒钥音无疑是一个考验。
  萧雪眼睛亮晶晶的直盯着寒钥音猛瞧,她就知道她没看错人,拥有这样蔑视天下气势的人怎么可能是废材。
  被萧雪盯得浑身不自在,寒钥音无奈的张开了眼,冷冷的问道:“你要干什么?”
  “小音,你终于理我了!”
  寒钥音对着萧雪翻了个白眼,重点不在这儿吧。
  “哎,小音,其实你不是废物吧。”抽完疯,萧雪扫过那些叽叽喳喳不知在说什么的少女们往寒钥音身旁凑了凑悄声说道。
  寒钥音皱了皱眉,她实在是不喜欢出父母之外的人靠她这么近。微微向旁边侧了侧身子,她本不想里萧雪,但看在刚刚她护着自己的举动上,寒钥音还是冷冷的给了萧雪三个字:“自己想。”
  看寒钥音并没有否认,萧雪心里有底了:“看来确实不是了,但既然不是为什么你不澄清呢?”萧雪不明白,女生都很重视自己的名声的就连她这个性格大大咧咧的人也不得不重视,但为什么小音看起来根本像是根本无所谓一样,这样对她可是又诸多不好的影响的。
  寒钥音看了一眼萧雪,触及她眼中不似作假的担心神色后,微微眯了眯眼,不甚在意的说道:“真正在乎我的人不会因我不好的名声而抛弃我,那些因流言而远离我的人不是可以结交的朋友,既然这样,澄不澄清又有什么关系。”
  萧雪笑了笑:“不管外面流言是怎样的,反正我萧雪认定你这个妹妹了。”
  寒钥音轻哼一声,似是不屑,但那微微翘起的嘴角却暴露了她的真实想法:姐姐吗?好像还不错。
  “皇后娘娘驾到,柳妃到,丞相夫人到。”忽然的,一个尖尖的声音传来。
  正在笑语盈盈交谈的大家族小姐们纷纷脸色一变,朝远处正走来的三个人影跪拜道:“参见皇后娘娘,柳妃娘娘,丞相夫人。”
  萧雪也跪在地上,眼角余光瞥了一眼依旧站的笔直的寒钥音,嘴里有些羡慕的嘟囔道:“有特权就是好,为毛老娘没有啊!”
  听力非常好的寒钥音将萧雪这句说得很轻的话一字不漏的听进了耳朵里,眼角抽了抽,她是怎么都没想到这样彪悍的话语竟然会从一个大家闺秀的嘴里飞出,虽然……这位并不是普通的大家闺秀。
  “平身吧。”温润的声音,让人听了心生好感。
  寒钥音循声音望去,三人为首的一人身穿黄色绣着凤凰的碧霞罗,逶迤拖地粉红烟纱裙,手挽屺罗翠软纱,风髻雾鬓斜插一朵牡丹花还真有点:黛眉开娇横远岫,绿鬓淳浓染春烟的味道。如花般的瓜子脸晶莹如玉,如雪玉般晶莹的雪肌如冰似雪,身材曼妙纤细,清丽绝俗。全身上下都散发着温和的气息,仅凭这一点,寒钥音就可以确定这个年已三十多看起来却像二十几岁的妇女就是龙耀皇后柔雪了,跟某个家伙的气质简直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
  “啊……阿嚏!”某处正帮皇帝墨璟华处理奏折的墨夜云打了个喷嚏。
  那么,那个就是柳妃了。看着走在柔雪右后方的女子,寒钥音眼中寒光一闪而过。
  一袭透着淡淡绿色的平罗衣裙,长及曳地,无一朵花纹,只袖口用品红丝线绣了几朵半开未开的夹竹桃,乳白丝绦束腰,垂一个小小的香袋并青玉连环佩,益发显得她的身姿如柳,大有飞燕临风的娇怯不胜。
  今天就让她为害死原本寒钥音的帐付一些利息吧。诡异的光芒自眼底划过,寒钥音的手指尖轻轻抖了抖,一根淡的不能再淡丝线缠上了柳妃的脚腕。
  “小音,过来。”云瑶一眼就看见了靠在梅树上一副兴致欠缺模样的寒钥音,不由无奈的笑了笑,还是这样不合群啊。
  寒钥音敛下眼中的情绪,用内力凝成的丝线缠绕在她的指尖,随着她的想法可以随心所欲的变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