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浮殇三千悲画扇 > 第17章 第十篇 沉翎其人,清中水君

第17章 第十篇 沉翎其人,清中水君

崆峒印,牵扯着沉翎的一世英名,所以陌九渊神尊同我讲,崆峒印下可能有我另一瓣心脏的时候,我第一个想到了沉钰,这便又要牵扯到八万年前。
  今日看来,八万年前那些事,一桩一桩,尽是劫,本上神这个丢了半颗心、泡了仨月忘川海这一桩还算是幸运的,比以身祭了崆峒印的沉钰水君要幸运,因为从忘川海出来,我还是一只活的神仙。
  师父曾说,我担着这姻缘神君的职位,凭的也有几分造化和缘由,那便是本神君这颗不同寻常的心,装着情缘,如今想来我那化作紫玉的左心能修补仙人姻缘也是与此有些关联,丢了的那半颗不晓得之前装的是谁的情缘,而如今的右心里,装着曾经我所见过的六师兄同沉钰那些纠缠,从不曾忘。
  其实那时候我并不知道九州花木一瞬凋谢是为陌九渊,彼时,我甚至不知道陌九渊神尊这号人物,只知道,我从忘川海被捞出来后,过了三年,九州花木才重新抽芽生长,八荒不再苍黄,四海不再死寂,诸神都以为大劫终于过去,三十五天的崆峒印却突然移位,其上九龙原身毕现,盘旋三十五天上空,天地浩劫只在一瞬。
  其实,这场浩劫,我印象并不深,因为有个英雄,在大劫之前挽救了众生。我这样的小神,每日所经历的,无非是在大梵音殿吃补药,流鼻血,如此循环。
  沉钰来找我的时候,正是本上神从忘川海捞上来第三年、补药吃的正猛、鼻血流的正勤快的时候。那期间,我隐约从大师兄口中得知他同六师兄闹别扭,且这个别扭前前后后闹了五六年,别扭之中的沉钰爷爷连六师兄都不怎么去见,何况是我。
  是以,本上神“出海”后三年那次见面,我印象极深,到现在我还记得沉钰瞧见正流鼻血的本上神时候的第一句话——
  “颜丫头!你这是□□攻心哇!”
  我被这“□□攻心”一次激得鼻孔一痒,一个喷嚏应景而出,招呼了他一脸血沫子。
  那日,他其实是来找我画扇面。那时,我早就忘了自己之前还是个姻缘神君,沉钰兴高采烈从怀里掏出一把梨花木折扇,也并没有同我提“姻缘扇”这一茬,只是开口同我道:“你扇子画得好,你给爷爷我画个扇子,就画我跟月月。”
  我抬手摸了把鼻血,瞥了他一眼闷闷道:“我为什么要给你画!”
  他轻蔑地笑了笑:“如今七月,北海的虾蟹肥美,正是做海鲜火锅的好时候。”
  我登时两眼放光,颠颠儿给他画了幅扇面,扇面上烟青色绸衫的少年绝尘飘逸,墨色华服的公子英俊朗朗。这幅扇面令沉钰爷爷十分开心,还没等我开口同他要海鲜火锅,他便一骑绝尘窜出十里,那个方向,是奔向天庭司命府。
  我日夜盼着沉钰挽着六师兄回来,顺道从梵大音殿接我出去,然后我们仨一同奔向北海,其乐融融地吃一顿海鲜火锅,大师兄默默给我厢房里塞了一坛上好南烛酒,坛子底下塞了纸条,其上八个大字醉歪歪——“若有火锅,勿忘师兄”,我才知道,大师兄也十分惦记北海那里的虾蟹。
  可是我们苦苦等了十日,却等来神帝一道昭告四海八荒的天旨,具体内容我记不得,却是牢牢记住了一句话——“水君沉钰,功德无量,赐昆仑冰域圣境安存仙体”。
  我始知,那个化渡崆峒大劫、挽救苍灵众生的英雄,是沉钰,大师兄和我,再没有等来他的海鲜火锅。
  然而关于沉钰仙逝的个中详情,我都不清楚。
  乱世出英雄,按理说这样的浩劫轮不上沉钰这种吊儿郎当的公子哥儿出头当英雄的,而这公子哥儿并非一般吊儿郎当,他的“英勇事迹”在四海八荒传了几万年,用“纨绔子弟”一词形容他,怕是有些高估了“纨绔”一词。
  譬如说他将琅邪台元君家的么女抛弃,那小姑娘出家做了仙姑;譬如说他将南极仙翁脖子上挂的长寿锁抢了来嵌在司命府的大门上,仙翁自此躲他不及;譬如他在神后掌管的瑶池里养锦鲤,瑶池宴时候锦鲤听他的指挥纷纷扬扬往赴宴的仙人脸上跳;又譬如他同他爹爹乐此不疲、斗智斗勇数万年,练就了一副十分抗揍的身板儿。
  沉钰的父亲,相传是四海八荒之中最勇猛的一只战蛟,战守四方水域二十万年,四海不曾出现大动荡,他不仅是蛟界声名赫赫的主儿,且是在神界也是令人敬重尊崇之辈。许多神仙以为,沉钰那厮是靠了他父亲才混到北海水君的位子,显然是对事情有些偏见。
  这等神仙通常只看到沉钰吃肉,从未看到过沉钰挨揍。
  本上神三生有幸,曾见过沉钰挨他老爹揍的场景,那是沉钰同他爹坦白要娶六师兄为妻那回。
  沉钰的老爹戎马倥偬一辈子,三十五万高龄才想着娶个媳妇儿生个娃,万万没想到自己的儿子在五万岁时候就领回来了个媳妇儿,且这媳妇儿竟然是个男人。对,纵然六师兄长得比女人美,但他也是个男人。沉钰的老爹想到自己的子孙后人恐怕要断送在他这余桃之流的儿子手里,他老爹当场气得满脸涨红、胡须乱颤,一声怒吼震得北海水宫晃了三晃,祭出离魂鞭抽了沉钰三个时辰,差点将沉钰的魂魄打碎,旁人连劝都不得。
  那时候沉钰那貌美如花的娘亲跪在北海大殿,匕首抵住脖颈,面上一派平静道:“当年,你担着四海之主的位子,纵不论北海荒凉,但说北海水君一职,明明只要你开口,钰儿便能轻松坐上这个位子。那时你偏偏要设个战场,打赢了的才能担这一职。钰儿不过两万岁,单挑诸神三十日,从战场胜利出来已是血肉模糊。
  这一桩,我不怪你,当年钰儿看上了北海西海交界处的一柄玄铁古剑,恰好那西海四殿下也看上了,他二人公平相斗,四殿下身手不及钰儿,落了伤,你却将钰儿打得半死不活送去给那东海龙王请罪,这一桩,我不怪你。
  如今,他瞧上了同是男儿身的司命星君,实属孽缘造化,你不去怪老天爷给钰儿设的这场劫数,偏偏要来怪钰儿,你把钰儿打死罢,这一桩,我也不怪你,你且让我去陪他。”
  他老爹才住手,带了他娘亲离了北海,发誓此生不再过问这个儿子的事。
  沉钰自此才落得自在,性子越发不拘起来,他遗憾没有早早带他的青青见爹娘,遗憾没有早早挨他爹爹一顿揍,否则日子早就好过了。
  哦,你可能要问,为何本上神会看到这幅场景,因为,那一次跟他见爹娘的“六师兄”是本上神假扮的,沉钰挑了一麻袋海虾道大梵音殿我的厢房,让我扮成他的青青去见未来的公婆,没错,当年的本上神就是这么仗义。
  而我六师兄本人,自始至终,直到沉钰身归崆峒印,他也没有随沉钰去过北海,这委实是一桩憾事。
  沉钰活着的时候,我也曾问过六师兄,他为什么迟迟不肯答应同沉钰在一处,那时候六师兄写命格簿子的手颤了颤,瞪着我的那双眼里嗖嗖放冷箭:“我可是堂堂一个男人!”
  “那你若不是个男人,是不是早就跟沉钰成亲了?”我问。
  六师兄总是咬牙切齿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模样:“你这样帮那流氓说话,你到底吃了他北海多少海鲜火锅?”
  “……”
  其实,我有时候很羡慕六师兄,他有一个沉钰,总是肯疼他、怜他、护他的沉钰。而我十二万年不过遇到一个清泽,却是弃我、伤我、折腾我。
  只是时间未曾眷顾一分姻缘,劫数却总是如期而至。
  陌九渊神尊替我别好发上的七情泪发簪,他身上清远孤绝的香气渐渐温容,“我们先去睡一觉,待晚上,我与你一同去那崆峒印处。”
  我抬头,紫霞为城,彩玉为阁,玉宇绵延,千里不绝,花木繁盛却错落有致,一刹恍惚起来,“这是哪儿?”
  他揉了揉我的头发,笑道:“你一路上心不在焉不晓得都在想什么,如今到了三十五天连神也没缓过来。”
  他拉起我的手,手心传来微微一阵微凉,我点点头,突然想起小槿来,我记得正午时候陌九渊神尊扛着小朱槿木拉着我一起出了凤舞山要来三十五天,遂赶忙拉住他道:“小槿呢?”他遥遥一指远处三彩池中一棵闭着花苞的睡莲,我顺着他的手指,看到三彩池畔,我家小朱槿木娇羞羞地伸出一条小绿枝,轻悄悄触了触那子百年睡莲鹅黄的花骨朵,又唰得一下缩回来,树帘子哗啦一声都羞蔫儿了。
  我尚在震惊之中,陌九渊神尊已然拉着我绕开三彩池池往别出走,声音轻若初雪,裹了空灵笛音似的:“他可能瞧上那棵子百年睡莲了,让那朱槿木在那处多呆一会儿,待会儿让清微宫的人将他领回去。”
  他说、他说小槿可能瞧上那棵子百年睡莲了?!
  小槿今年不过两百岁、他竟然有了心上人?!
  我丝毫未察觉陌九渊神尊牵着我的手走得这样轻松自然的模样,心中隐隐泛起一阵微痛,我十分担忧道:“小朱槿木这是早恋了吧!你说会不会不利于他身心成长?”
  神尊大人,挑眉笑道:“我觉得他这样上好,若是到了你这个年纪再谈口口,着实太晚了一些。”
  我觉得他说得很对,遂狠狠点头、痛心疾首道:“确实不该像我,打了十六万年光棍,太寂寞,谈恋爱要从娃娃抓起才对。”
  神尊大人但笑不语,攥紧了我的手绕着青石板铺就的蜿蜒小路往前走,穿过清宁迷人的纷纷花木,穿过清泉淙淙的精致水榭,这场景令我身心舒畅,偌大的三十五天,碰到仙娥仙侍并不多,个个却十分有礼数,从三丈开外就行礼,走了十几步回头还没见他们起来。
  我不由赞叹:“你这三十五天的人礼数真周全,你教得真心不错。”
  他却并未在意:“是苏默默教出来的。”
  “苏默默?”
  他微微一愣,看了我一眼,回我道:“清微宫的尚仪女官……你曾经见过,或许忘了。”
  绣闼雕甍,神霄绛阙,长诀大人的清微宫果真非我等小神的府邸所能比,可能也怨我近万年未曾多出来走走,见的世面有些少,自以为梵音大殿在这神界算是最恢宏壮丽的,沉钰那北海水晶宫排第二,纵然清泽那厮是个混账,但他那玄魄宫却实实在在在本上神心目中排第三。
  如今看了陌九渊神尊这住处,寒魄宫终于可以名正言顺从本上神心中除去了,这令我十分开心。
  “殿门口立着的女官就是苏默默,平日里小仙都唤她一句姑姑。”陌九渊神尊低头道。
  我哦了一声往那处瞄去,殿门口确实立着一位女仙,虽看不清面容,但从她的装束来瞧,紫绮上襦端庄典雅,湘妃罗裙不失婀娜,打量之中,陌九渊神尊已经拉着我走进,只见她微微颔首唤了句“神尊”,声音雅润,却有几分别于那些小仙娥的干练威仪。
  她始抬头看向我,朱唇善目的端庄模样映入眼帘,令本上神吃了一大惊!
  这苏默默女官显然也认出了本上神,但却和蔼一笑,躬身行礼道:“染千颜上神。”
  本上神纵然面皮上勉强把持住,恭恭敬敬回了她一句“苏默默小姑姑”,内心却早已波涛汹涌,泪水汇成沧海。
  于是,本上神战战兢兢受了苏默默小姑姑一场热情的招待,从午膳到沐浴到伺候本上神睡下,她面上始终挂着和蔼的微笑,言辞也拿捏得十分亲切自然,恐不是本上神心里有鬼,那定是让人瞧着如沐春风的笑容,那也定是让人身心舒畅的话语,可怜就可怜在本上神心里这鬼这件事上。
  这午睡在心惊胆战中,自然是睡得昏昏沉沉不怎么踏实。
  这不怎么踏实的梦里,我自然是梦到了当年同清泽的一桩混账事。
  彼时,脑子被猪啃了的我刚决定同清泽那厮成亲,也就是梵音大殿那间厢房走水之后不久,那是我迷恋海鲜火锅到最极致的时候,那时候单纯的水煮虾蟹已经不能满足我日益挑剔的味蕾,对火锅底料的要求已经十分高,普通的底料不能满足我刁钻的口味。
  悲剧的是梵音大殿除了后山桃花开得好之外,连棵提鲜去味、火锅必备的茴香都没有,更悲剧的是,那时候有人告诉我所有植物都能在三十五天上找到,且三十五天那里长的植物都是九州最好的、质量最上乘的。
  总之是偷一回,必然要偷这世上最好的、质量最上乘的茴香苗,彼时,清泽是个有种的少年,他身旁的本姑娘也并不是胆小怕事之辈,于是,我俩在一个月黑风高之夜,一拍即合,准备去三十五天偷茴香苗。
  我们俩窝了两个麻袋英勇无畏地出了梵音大殿,一路唱着浩歌直奔三十五天。
  且说那晚三十五天十分宁静,方圆十里不见人影,天时地利,我们十分顺利地找到了茴香苗,毫不客气挖了两麻袋。
  可谁也没通知我们,那一天是天上最隆重的瑶池宴,天庭上那群神仙也实在能折腾,这瑶池宴一直折腾到那日晚上;更没有人告知我们,他们天上有个规矩:凡是天庭大宴,必定要来六十三天祭拜一下陌九渊神尊。
  没错儿,我是打那晚深深记住了陌九渊神尊这号人物,他一个死了一万多年的神仙,还能钻进一个规矩里磨炼我,我十分敬重他老人家。
  于是,九重天上所有的神仙浩浩荡荡从四面八方涌上三十五天,其阵仗之巨、其声势之大,已经用言语无法形容,我只记得自己右心生生地疼,我跟清泽扛着麻袋立在那里,谁都没有想到隐身一事,只是相顾无言,举步维艰,唯有泪两行。
  这时候,有位举着琉璃荷花宫灯的女官突然出现,我只记得那明媚的灯火映照下,一位十分端庄貌美的女仙,朱唇善目,我至今难忘。她见着我俩,当即引术灭了琉璃灯的光,明月清辉袅袅铺上,我觉得她比佛书上绘的观音大仕还要美。
  她怔怔望着我,语气却染了几分颤抖,“阿染。”
  我还没有答话,清泽那厮抢先问我:“你认识她?”
  我颤抖着摇摇着头,做贼心虚,莫过于此。
  天庭诸仙眼瞅着就要过来,她当机立断替我们收了那麻袋,使术扔向不远处的仙木丛里,荷边袖一挥,我已经变成一个着了藕荷宫裙的小仙娥模样,清泽变成了一个身穿云青衫子的小仙侍的模样。
  她掌边的琉璃荷花宫灯重新燃起,秀步端宁,言辞尊礼,带着我跟清泽一起拜见了从四面八方涌来的诸位神仙。
  神仙们也十分客气,连鹤发鸡皮的老神仙都恭恭谨谨唤了她一句“姑姑”。彼时,我同清泽除了感激涕零,也十分佩服这位貌美的姑姑,她真是个有本事的主儿。
  最终祭奠完陌九渊神尊的诸位神仙浩荡而去,这位姑姑才放心将我俩变回来,清泽那厮赶忙跳到仙木从里去找那两麻袋茴香,我双掌合十给她拜了两拜,“谢姑姑救命之恩。”
  她敛了笑容,目光深沉道:“阿染,你不认识我了?”
  我当即吓出一身冷汗,赶忙推脱道:“姑姑怕是认错人了吧?”
  她眸子里沁出水雾,身边的琉璃灯因着她颤抖地身子晃了几晃:“当年神尊大人明明是去找你,却再没回来……你一定知道个中缘由对不对?”
  我心里却一抽一抽的,正不知道如何回答她这句话,不远处的清泽已经扛着两个麻袋同我打了招呼,我颤抖留下一句“姑姑,后会有期”,便跟着清泽跑了,脑子立马挂过一阵风:后会有期便是死期了,姑姑,偷茴香这件事只有你知道,我三生有幸可别再碰见你哇。
  后来我战战兢兢过了数日,没有神仙找上门来同我算账,才放下心来。
  今口口看着六十三天,向来不大好的记性,早已忘了曾经来偷过茴香苗了,只是姑姑那相貌从眼中一过,往日同清泽做的那场偷窃的混账事便一刹涌上心头,羞愧万分当如是。
  恍一睁眼,窗外已是乌金西沉,晚霞染上六十三天。
  我深深叹了口气,这一场梦做的心惊胆战,口中有些燥,心窝里微微疼,我挪下床披上外衫想去找点水喝,却见回廊深处、修竹旁边,苏默默小姑姑提了食盒,目光焦灼,在同陌九渊神尊讲些什么,陌九渊神尊手中握了一只玉碗,不知道盛的是什么。
  我反反复复做了许久心理斗争,终于下定决心:这墙角话本神君还是要听的,如若苏默默小姑姑告诉了神尊大人我偷茴香苗那件事,我也好快些逃跑。
  夕阳余晖穿过檀木回廊照在神尊大人的霜衣上,洒下一道暗金色的光,他广袖之旁一片竹子,招摇过轻悠悠几道风,翩翩诗袖惹清风,陌九渊神尊,站哪儿都是一道风景。
  他捏着玉碗将里面的汤汁一饮而尽,苏默默小姑姑接过来,又从食盒中端起另一只玉碗递给他,我隔着老远,虽然能使个顺耳术听他们讲话,却看不清他这一碗接一碗饮的是什么,恰好听苏默默小姑姑开口道:“这个青萝苏茶多少能缓一缓方才的那药的腥苦。”
  我一愣,原来是药,细细想来,茯苓手中的紫玉,确实将他伤得很深,多年不曾觉得自己愧对谁,如今,我却真真实实欠了陌九渊神尊的。
  思及此处,不由想到茯苓,她若真是看上神尊大人、想同他成了神仙眷侣的话,怎下得了这样重的手,逼婚这种行径,不论男女,本上神还真是看不惯。
  咬咬牙、心中默道:神尊大人,等千颜拿到崆峒印下的紫玉,定要好好去会一会这妖君,替您报仇雪恨哇!
  入眼处,陌九渊尊温和一笑,接过那只玉碗饮毕道:“本尊这般岁数的,怎么会怕腥苦,下次不用煎这送药的茶汤,只送药即可。”
  苏默默小姑姑小心收了玉碗,面色却不若陌九渊神尊那样放松:“尊上,容苏默默多话,伤了情魄非一年半载不能补全,这番再去移那崆峒印,怕是有些伤身。”
  陌九渊神尊垂眸望了望苏默默,侧身触了触身旁的竹叶,道:“本尊这么多年都没什么好怕的,当初被压在九黎壶下五万年,也没有怕过什么,我知道自己仙寿长得很,总能出来。”
  说到此处,他顿了一顿,目光望向本上神厢房这处,我赶忙往房内退了几步,还没站稳便听他道:“但是,苏默默,我现在却很怕自己能活太久、而她却活不过三年。”
  我胸中蓦然扬起一阵莫名的抽痛,扶着墙壁蹲下身子缓了缓,我年少时候曾对一些情话十分动容,后来自己成了姻缘神君,常常替别的神仙写姻缘文示,写的情话多了,最终也便无痛无痒。
  如今听了陌九渊神尊说的这句话,竟不觉湿了眼眶,他是四海八荒的神尊,他当与这山海同存同生的。
  “神尊,阿染此时身上也带着重伤,你若是带她去崆峒印底,怕是对她也不好……”苏默默小姑姑担忧道。
  我撑起身往那处打量,入眼处神尊大人眸光璀璨,朱唇展笑:“我本就未打算将她带到印底,她只消辨认那紫光是不是她的心脏化成的紫玉所映出的,至于取回来,本尊自己动手就好,苏默默,她这些年的修为远不及你,今晚你同我们一起去,到时候务必将她带回清微宫。”
  “……如若阿染不肯随我回来呢?”
  他挑眉,从袖袋里掏出一条软金锁链递给苏默默:“将她捆回来便是。”
  我撤了术,抹了一把眼泪:除了那句“她这些年的修为远不及你”令我稍尴尬之外,这墙角听得很值。
  用了晚膳,广寒初上,这一趟祸福难测,我本想交代小朱槿木几句,却听当值的小仙娥说:小槿一下午都蹲在三彩池畔,守着那株小睡莲守得十分认真、十分动情,连专门做给它的冰莲冻都没顾上啃几口,方才那株百年睡莲终于绽开了,它更不舍得回来了。
  我扶额揩了把汗:小槿没准是哪个情圣转世,别的生灵尚在撒尿和稀泥的二百岁年纪,它已然成了一个痴情坯子。
  我默默嘱咐了那小仙娥一句:“今晚且让它在那里呆着吧,送一锅冰莲冻给它跟它的小心上人尝一尝。”
  神尊大人捏着紫玉笛,月辉映着他浅浅一笑:“那株睡莲恐怕不爱吃冰莲冻。”
  我讪讪应了句,便随他朝六十三天的崆峒印走去,苏默默小姑姑在前面为我们掌灯领路,路上,我暗暗打量,她把那软金锁链藏在何处,却是如何打量也没寻出个踪影。
  小路蜿蜒,花木丛生,我只顾瞧着前面的苏苒,几次被那高高低低的树植羁绊,幸而陌九渊神尊在身旁时不时拉我一把,方不至栽跟头。
  突然感觉腰间一紧,我一下贴近他身上,微愠的声音自头顶压来:“你再这番魂不守舍盯着苏默默,我倒要吃醋了。”
  我一愣,浑不知什么情况,苏默默小姑姑回头望了我一眼,莞尔一笑,虽没说旁的,我却觉面皮上一阵荒火烧过,火辣辣燃到耳根。
  上古崆峒百丈方印,其上九龙金玉纹身,稳居三十五天玉清境,印身望洪荒四面,印顶聚天地方圆。四周围着高耸入的擎天仙木,仙木东南方千丈高处,蔚蓝色玉清海顷然而下,扬起霍然水瀑,直挂东南,扯开一道屏障,恐因着崆峒印这等神物安息所在,仙木擎天,水瀑扬下,虽然望着是恢弘壮阔之境,却听不到任何声响,大有猛虎嗅蔷薇之姿。
  这便是沉钰殉身的地方,我当即合十拜了两拜。
  陌九渊神尊将我藏在身后,御了清风带着我和苏默默小姑姑一同到了崆峒印底,他面上虽然是泰然自若的模样,我却晓得他已经开始防着我不让我靠近崆峒印了。
  崆峒印底,是广阔的白玉铺就,这白玉面上却并不平整,其上两道狰狞沟壑尤为显眼,一路延伸至印底,苏默默小姑姑手中的宫灯一照,那两道沟壑之中掺杂着的淋淋血迹,已然渗进白玉之中,不晓得是不是当年沉钰流的血。
  陌九渊神尊低低道了句:“来了。”
  崆峒印底、白玉之上缓缓淌出一条紫光,绕过前面的陌九渊神尊、绕过苏默默小姑姑,静静流到我身边,我第一次见这种光,颜色越流越浅,几近虚无;心窝处随着这紫光流动,似缓缓淌过一阵暖流,随那光的颜色变浅,心中的暖流也归于细微,直至冷淡。
  暖流拂过心窝的瞬间,眼前百里冰海骤然消融,云蒸霞蔚之中,仿佛有白衣翩翩的公子捏着一柄折扇靠近,好奇地问我:“你在干什么?”那声音若冬夜雪、枕边梦,噙了窸窣清香,我正欲抬头看他的模样,心中的那暖流却消失殆尽,眼前再无景象。
  “小颜!”
  我晃了晃神,看脚下的紫光缓缓缩回印底,想要追上去却被陌九渊神尊横腰拦住,我抬头认真道:“那光是认得我的!它是我的心脏发出的,我感觉得到。
  陌九渊神尊右臂紧紧箍住我,阻止我进一步靠近崆峒印身,“小颜,你冷静一点。”他抬手拂了拂我的额发,抬头望了一眼苏默默,意识到他那望向苏默默小的眼神里的意思,我不由打了一个寒颤。
  他眸光温和,泛着暖意,道:“你这番太过慌张,随苏默默先回清微宫吧。”
  “那你呢?”我明知故问,却偏偏还是想听一听他到底打算如何诓我。
  他淡然一笑,温言道:“我闲来也无事,待会儿去印底瞧一瞧那枚紫玉落在了何处,顺便取回来,权当消食。”
  他大爷的,好一个闲来无事权当消食,若真如消食一样轻松,当年沉钰就不会挂在这里了。
  心中又狠狠骂了他一句,我明知道他这是要让苏默默带我走,他欲单身一人去印底替我找那枚心脏,却还是装作听了他的话的模样,斟酌道:“小神确实有些慌乱,怕是呆在这里也是给你添麻烦,”转头又同苏默默客客气气道,“劳烦姑姑前方带路,我记性不大好,自己怕是回不去了。”
  苏默默小姑姑和蔼一笑,执着宫灯轻轻松松便带我走出了这崆峒印,一路上时不时同我讲几句话,介绍一下小路两旁的花木,步子迈得极是轻松,面容也极是自然。
  “这一棵树是波罗幽昙,其花五千年一现,乃佛界灵瑞,听说尊师是因婆罗佛祖,上神想必见过。”她纤手一指,回眸笑得润雅,走了两步,宫灯下移,她又特意照了照旁边一片草地,道,“这一片都是佛甲草,想是沾了个佛字,得了佛祖不少眷佑,易栽也易长。”
  夜色幽宁,月光潺潺,虫声唧唧,三十五天花木清香四溢,身旁还有端庄貌美的仙女为我掌灯、给我介绍各种花草,如若不是听了下午那墙角,本上神怕是要颠颠儿乐的不能自已,但此此时看着苏默默小姑姑同陌九渊神尊那样轻松欢愉,装得一副安宁舒畅的模样陪着我,我心中十分难受。
  我费力应了两声,趁苏默默小姑姑往前面走,左手暗暗往袖袋伸过去,握住袖袋里那颗云灵界珠牢牢攥在手心,这珠子还是几日前大师兄给的,他觉得我现今这副身子骨,也打不过几个神仙了,若日后惹了厉害角色,还能用这云界珠化作的结界罩住自己,纵然这样十分没面子,但这结界坚固无比、好歹能防着别人揍我。我便欣欣然揣兜里了。
  如今看来!当日大师兄这颗珠子送得何其英明!
  正准备动手,忽觉身后有几束金光倏然射过来,将那片佛甲草照得金叶通透,我猛然转身,崆峒印处万丈金光如火如炬直逼六十三天上空,原本蔚蓝的天幕似燃起熊熊金火,周围滚滚金色云浪奔腾澎湃、翻涌不息!
  可明明是这样震慑人心的场面,这里却偏偏听不到一丝惊心的轰响,此处虫声依然清扬,我却是端的生出一阵冷汗,掌心湿腻,云界珠差点夺手而去,我回头,苏默默小姑姑亦是一副震惊模样,却在接触我眸光那一刹迅速敛了神色,上前挽了我的胳膊笑道:“神尊晓得崆峒印的诀语,也一直把这崆峒印当个玩物,不晓得今晚又要怎样折腾它,且由神尊去罢。
  夜里寒凉,上神身上有伤,先随苏默默回宫歇一歇可好?”
  好一个权当玩物!我稳住身子,猛然推了苏默默小姑姑的胳膊,趁她尚在诧异之中,纵身而起念出诀语,云界珠从手中飞出,青色云界凭空绽开,朝苏默默小姑姑兜头罩去。
  身后金光似利箭直直打在云灵界上,云界之中苏默默小姑姑手中握着的软金锁链还没来得及施展,我不忍心多看她震惊的面容,慌乱道了句,“得罪姑姑了!”御风朝身后崆峒印疾行而去。
  姑姑,千颜欠你两桩情谊了,他日定负荆请罪,连本带利一同还上。
  崆峒印顶,金光惊夜,晃得我睁不开眼,我顾不得许多直往下冲,气泽翻滚绞得胸口锐痛,我拔了发簪,祭出泪痕剑,狠狠斩了这金光,急速下沉。
  那巍巍金光直压压刺过来,眼中刺出来的泪水愈见汹涌,我却来不及擦,泪痕剑身被金光冲得颤抖,我咬牙恨恨想道:陌九渊神尊,你若是敢先我一步进了印底,我必定日夜守印等你出来,亲口骂你一声不够仗义。
  万丈光芒之中,我终于瞧见了那白玉之上的两道狰狞沟壑,其上的血迹鲜艳斑驳,揪心刺目,恍然收剑,身子重重跌在白玉之上,肺腑咸腥滕然涌上喉头,我踉跄起身,以手支剑顺着那两道沟痕往前面飞奔,期间数次跌倒,数次起身,飞奔之中五脏肺腑、浑身上下竟都在颠簸颤抖,就差没再吐口血了。
  当年,沉翎那能抵得住三个时辰离魂鞭的结实身子都没能逃出崆峒印一劫,陌九渊他纵然是九上神尊、纵然是修为高深,却是因着茯苓手中的紫玉伤了魂魄,左右是我的心脏,我该自己去取回来,万不该再连累他的。
  金光穿身而过,痛得浑身一凛,我却真真切切听到了了陌九渊尊的声音,莽莽光束之中,那霍然震惊的声音从头顶盖过来:“小颜?!”
  我顺着声音腾身而起,纵然已看不清任何东西,却狠狠向上扯住了一片衣服,下定决心,除非他砍断我这只手,否则本上神绝不放手。
  冰凉却有力的手坚定地握过来将我往上一提,衣袍绸缎环身而过,他将我紧紧裹在怀里,手掌护住我头顶,沉声道:“有本尊在,别怕。”
  我此刻说不出一句话,脸颊紧紧贴在他胸膛上,身旁莽光凛冽,他身上香气清宁,恐怕这种感觉,便是安心了吧。
  我曾经问过随大师兄出征的阿云,待在骁勇善战的东荒战神身旁是什么感觉。阿云同我说:“四周是电光火石,惊天动地之盛,但你靠在他胸膛上,身旁便是凡间江南的三月,柳静花浓正好,这便是心安。”
  彼时,我觉得阿云说的这句话很玄很矛盾,站在英勇无畏的大师兄身边,深处电光火石之中,应该拔出刀剑,同大师兄一起死命拼杀,如何能想得到凡间江南的三月。
  我活了十八万岁了,如今才第一次觉得安心这种感觉,确实很玄,却让我心头一暖,我舒了舒身子,抬头道:“我们是不是快能进去了?”
  他点点头又将我按回怀里,没有将我抛下的意思。万丈金光打在他的月白衣上,灿然夺目。
  我轻声念了收起云灵界珠的诀语,神尊大人打算带我进去,这会儿功夫苏默默小姑姑肯定赶不过来了,心中正欲再对她道一句抱歉,却见四周金光轰然炸开,四下飞窜而去!印身周围虚空一片,茫茫气泽之中辨不清任何东西,大白若辱莫过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