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新瓦岗 > 第二百二十六章:夜行军

第二百二十六章:夜行军


  “登州兵马距我们多远距离?”
  夜色中,五匹马儿放慢了速度,宇文霸回头望刚从后赶上来的雷老四。
  雷老四是四兄弟里最机灵的一个,老三最实诚,老二最谨慎,老大则全面。
  宇文霸问话间随手递过给老四一个水袋,老四却没有喝只翻身下朝宇文霸拜下请罪,道:“哥哥赎罪,老四没用无法探的登州兵马位置!”
  “请甚罪,快上马赶路!”宇文霸不由厉喝一声,那雷老大也赶紧催马上前拉起自家兄弟来狠瞪了一眼,心说请罪也不看这是什么时候。
  “还不将你探得的说与哥哥听。”雷老大又催了一句,雷老四这才忙催马上前与宇文霸稍后一些位置同行,一边道:
  “那杨林着不少斥候分散于各处,凡是见有马匹者皆用钱买下马匹,不卖的便以贼军捉拿,是以无法往后通过探的他军马位置,那离我们身后最前的斥候怕也仅只半日路程!”
  “这靠山王还真来的快。”虬髯客听了也在马上道:“这三日行来看来我们确是比登州军还慢了些。”
  宇文霸闻言也是点了点头,这靠山王还真不一般,自己一行五人真可说是日夜兼程了,虽说夜间放慢了马速却也在推进之中,由此可见那靠山王怕是也跟自己几人一般。
  几个人倒好,人家可是整个军队,且号称十万之众,不过到底是不是十万现在还无从得知,也只有回到瓦岗后派出探视营才能搞得清楚。
  “斥候一般离着大营二十里左右,这杨林非一般他的斥候怕多半有四十里距离,再加上我瓦岗有骑兵,他杨林不会不预先提防,这样算来他的斥候怕是有八十里至一百里左右距离。”宇文霸分析道:
  “照这些天登州军的行军速度而言,再有六日也就能进入东郡,最多七日晚间就能于瓦岗扎营了。”
  虬髯客听得也是连连点头,师弟的分析很合自己的推算,这时前方路上隐约响起马蹄声,几人随即将靠拢了些做到能相互呼应,同时也放慢了些速度等着那一骑的出现。
  登州军最靠前的斥候还在身后半日路程,这样一种时候这样的夜间什么人还这般的策马疾行?
  夜色中隐隐出现一个晃动的黑点,随着马蹄声响变强那黑点也逐渐放大,随着距离最后的拉近,竟是那蒲劲松!
  “是蒲头领!”雷老大也认出了前方来人,欢喜的又提高声音朝前方喊了声,那蒲劲松也正担心不知是敌是友,陡听有人叫自己再一细看竟是哥哥于雷氏兄弟,当下也是大喜,随即放慢马速等着几人上来。
  “蒲兄弟便于马上说话。”到的近前宇文霸朝蒲劲松挥了挥手,蒲劲松见没有停下来的意思当即也勒转马头往来路而回。
  那虬髯客与蒲劲松在丹阳就曾见过,此时两人也相互在马上抱拳算是见礼,又与雷氏兄弟招呼过才说起话来。
  原来当日王伯当邱福跟程咬金还有薛家姐弟以及王婉儿母女回到瓦岗后王伯当就派出这蒲劲松前来迎自己,宇文霸问起瓦岗和金堤防备情况,蒲劲松将徐世绩做出的各种调兵也都一一细说,宇文霸听了满意的点了点头。
  看来我的徐大军师就要完全的成长起来了,最后的洗涤也就是这一场战斗了,相信在经过这番临阵指挥后你会有一个更大的见识!
  “师弟,蒲头领言那军师可直是东郡大才子徐世绩也?”虬髯客此时在马上相问。
  “便是那徐世绩徐茂公。”宇文霸吐出这句话也是不由想起昔日往事来,又是一声轻笑出口。
  “果真大才!”虬髯客颇为欣赏的音色道:“调动兵马灵活自如,各种防备也是做得滴水不漏,此人将来定能为师弟做下一番大景象来也!”
  ‘那师兄你呢?’
  宇文霸很想这样问一问虬髯客,可是话到嘴边又咽了回来,这虬髯客不同于别人,或许自己以师兄弟情分相邀师兄也会答应。
  但这般做是不是也多少有那侯君集当初挟众人脸面将自己一军的意思呢?
  那侯君集能做出来自己却不可也。
  对于虬髯客的话宇文霸最后只是点头笑了笑,在师兄面前自己得低调啊,这可是一个游遍全天下访遍各方能人异士的存在。
  宇文霸随后也将雷老四探来的消息综合自己的分析结果说与了蒲劲松,随即蒲劲松便又策马加鞭脱离几人而去先回瓦岗报信。
  先前宇文霸心里还有些许担心,在得到唐壁已驻兵金堤之后,宇文霸反而还放松了下来,却被虬髯客看在眼里,不由问道:“师弟如何对那唐壁十万兵马似不在意也。”
  “师兄有所不知,那唐壁练兵守城倒也还行,可此人攻城拔寨还差些火候,且这次奉命与登州军协同他多半会一切听令而行,想战阵之上变化万千,瓦岗与金堤虽说相隔不远倒也耽搁不了多少时间,但这也是一个隐患也。”
  唐壁去金堤绝对是宇文霸最愿看到的情况,相信在金堤的徐世绩也应如此。
  虽说瓦岗就会被登州十万强兵围城但瓦岗城墙厚实且这些时日来建造了诸多守城器械,那杨林就算你登州兵马无敌,就算我瓦岗城中兵少将寡却也不是短时间内可以攻的破的。
  虬髯客一听就明白。
  师弟一是对这唐壁有所了解心中有底,所谓知己知彼,再者是师弟似是已找到如何切断两军之间的联系了,要知两军联合作战最怕的就是被人切断联系导致无法协同。
  往往会产生出不可预料的后果来。
  只是就如师弟所说,瓦岗金堤隔得也不远,师弟又能如何能在登州兵与那山东兵之间切断两军呢?
  换个角度看,执行切断任务的兵马怕也就跟送羊入虎口没甚差别也,虬髯客没有再多问,马上说话不方便且现在一切都还为之过早,最后到底怎么样还得看做出的事效果如何。
  虬髯客只在心里暗暗打定主意,今番往瓦岗无论师弟做何事自己都不掺和,就在一旁观摩,看看自己这师弟究竟是真材实料还是志大才疏之人。
  但愿师弟你勿要令我失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