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江湖有人屠 > 无标题章节

无标题章节


  双叉前举,吴两行如猿猴。他未直扑井田四郎,而是在翻身瞬间让过那飞来的星型飞镖,再一起身,左手铁叉挡住竖劈之刀时,右手之叉也狠狠刺进敌人胸膛。似真有什么不共戴天的深仇大恨般,铁叉刺进,他不仅不立即拔出,反而狂笑着将那已死之人举起,再用力掷出。
  “八嘎!”井田四郎未动,反是他身边的村上树一忍无可忍,大骂着举刀而上。“敢和我大日本帝国的武士为敌,今日不将你剖腹斩头,我村上树一就自裁于此。”
  “自裁?”吴两笑着,白色的牙齿在嵌在那张已然沾满鲜血的脸上,莫名就给人一种嗜血的癫狂感。“你也想得太美了些。”
  村上树一再不答言,双手握刀,狠狠劈向背对着他吴两。
  吴两未转身,一叉继续前刺,另一叉却在掌中旋转着横在背上。
  想象中的碰撞并未发生。在看到吴两回叉来挡后,村上树一立马变招。刀势依旧,却是转劈为刺,直向吴两背心刺来。
  眼看刀尖将到,却见吴两一转其身,右手之叉砸下,直将那细窄之刀砸下两尺。
  “我始终不懂,就你们这两三下的功夫,怎就能乱我沿海?”
  “哈哈哈哈哈!”长刀虽被砸下,村上树一却是大笑不止。“我国武士个个英勇,又怎是你们这些自诩天朝人民实则臃肿肥胖的支那猪所能匹敌的?”
  “是吗?”一想起自己那些仓忙奔逃的日子,吴两就怒不可遏。“我今天就让你看看,你们这些英勇武士,是如何一个个被我挑破肚肠的。放心,你不会那么早死,我会让你看着他们一个个的死。”
  “就凭你?”
  你字刚出,村上树一就感觉有股暴烈气息冲向自己。吴两铁叉已至,他想举刀相抗,但那凛凛气势却又让他心生退意。于是他急转其身,人就闪进了人群。
  “这就是武士?”吴两轻蔑一笑,铁叉未停,直直砸向那柄代替村上树一而出现在他面前的长刀。
  “铛!”
  长刀坠地,他们根本不是吴两的一合之敌。但在吴两铁叉即将刺进村上树一胸膛,又数只星型飞镖凭空出现,直射吴两咽喉心脏等几处要害。
  与此同时,井田三郎也将目光投向颜佩韦,道:“颜公子不会也想插手此事吧。”
  “何事?”颜佩韦做不解状。
  “我想护护马车中的那位,颜公子意下如何?”
  “巧了,”颜佩韦笑道,“颜某来此,也只为一护马车中的这位。”
  “公子欲护她去哪?”
  “自是去她该去的地方。”
  “公子知道她该去哪?”
  “自然!”颜佩韦点头。“那人在的地方,就是她该去的地方。”
  井田四郎道:“那人,可是凌御风凌公子?”
  “你又何必明知故问呢?”
  井田四郎低头,忽然道:“公子好像变了。”
  “变了?”
  “嗯,”井田四郎点头。“还记当时初见,公子惜字如金。今日,公子所言似有些多了。”
  “是吗?”颜佩韦笑笑。“人总是要变的,只看他到底会变成什么模样。我觉得现在的自己就很好,或者说,相比以前,现在的我也很好。你呢,为何就不思求变?”
  “我已经变了。”井田四郎道,“变得别人都快不认识我了。”
  “这就是你变了之后的模样?”颜佩韦一指那正逐步围近马车的数人。
  “这不是。”井田四郎摇头。“我得回到人群啊,属于我的人群。所以我变了,变了之后又变了。公子能理解吗?”
  “不能!”颜佩韦摇头。“我记得杨念如说过,若你再为恶,他定当亲斩你。你能打过他?”
  “不能!”井田四郎直言道,“我连海家一个普通长老都打不过,又哪打得过大名鼎鼎的‘金银锏’?”
  “那你为何还不走?”
  “我为何要走?”
  “打不过杨念如,你打得过我?”
  “不用我亲自动手。”井田四郎微点其头。“天下奇人,可不止大明才有。”
  “你说的是他们?”颜佩韦劲力外涌,长枪点出,寸寸枪芒自枪尖涌出,直刺虚空。
  长枪点处,一个人影也凭空露了出来。但其并未跌落于地,而是身形一闪,又隐进了虚空。
  “这就是东瀛忍术?”颜佩韦露出了略感兴趣的神色。“这凭空而隐的戏法,当真是有那么点意思。”
  “公子知忍术,想来也该知道,我国中也有几把足可媲美大梁公子的刀。”
  “媲美大梁公子?”颜佩韦笑了起来,笑得很开心。“就他们,也配和大梁公子相媲美?”
  话音方落,颜佩韦就单脚点地,提气一纵,人已站上了马车之顶。
  “你这马车可结实?”他抬头望天。
  “公子还是惜一下的好。”钱好多讪笑道。
  “你若再不出手,我可就要不客气了。”
  不知这话对谁,却已有人自来认领。
  “少管闲事!”
  吴两大吼一声,气势又变。
  “出来!”跌落在地的长刀被他一脚踹起,直射身前六尺外一棵大树。“躲,你还能躲?”铁叉探出,两把长刀再被挑起,相隔三尺的纷纷射向面前空旷处。长刀射出,他人又冲向了一旁的村上树一。
  “这次还有谁救你?”
  吴两铁叉将至村上树一之身时,长立车顶的颜佩韦又是一声厉吼。
  “你敢动?”
  长枪指出,爆裂之声传来时,一把长刀也自上直劈而下。
  颜佩韦未接其刀,咧嘴笑时,人已拖枪而退。但见其人在半空,长枪却被单手举起,上下摆动间,那根根红缨似也已枪鸣之声为歌的舞动起来。长枪并未去刺空中那人,而是以枪尖为点的恰好撞上了长刀刀身。
  正此时,惨叫也在场中响起。
  再无人去相护村上树一了,那被吴两用三刀逼退的人影虽是再掷飞星,飞星未至,却被几根弩箭毫不客气地撞落在地。
  再无人扰,刺穿最后两人的胸膛,吴两双叉也狠狠刺进了村上树一的大腿。
  听着他的惨叫,看着他眼里最后一丝骄傲的倔强变成恐惧,吴两得意地笑着。
  “还剩挺多,你就慢慢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