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神话之末 > 第四百七十七章 金绘论道

第四百七十七章 金绘论道


  
      “这位师姐,您来试试?”
  
      帝远孙看外道恢复的差不多了,便对金绘发出了邀请。
  
      金绘没有推辞。
  
      刚才发生的一切,足以勾起任何修者的好奇心,毕竟被“搜魂”那么多次还没死的,的确不常见!
  
      她来到了外道面前,伸出了手。
  
      一缕黑色的流光,进入了外道的脑袋。
  
      “这是水行之力?”
  
      王定州讶然。
  
      金绘这个金行峰的弟子,竟施展的水行之力。
  
      “师姐的天道上的造诣却是不浅!”
  
      “是啊!老弟啊,这姑娘不错!”
  
      “确实不错……额,老哥……”
  
      王定州苦笑道:“……您多大的人了……额……您也不是人啊……怎么还对哪个小姑娘好不好有兴趣啊?要不等以后老弟修为高了,在剑冢给您找个伴?”
  
      法宝有没有性别?
  
      自然是有的!
  
      道行到了万紫霄这个层次,别说性别,就是衍化阴阳,叫小姑娘未婚先孕也不是难事,但王定州想的是,万紫霄的本体毕竟还是“法宝”,他眼中的小姑娘,应该还是“法宝”……
  
      “废话!别说那些有的没的,我在剑冢呆了那么多年,哪个我不认识?我要找的话早就找了。”
  
      “咱不找剑冢的!都是熟人,不好下手嘛,我是说日后行走九州……”
  
      王定州语速极快。
  
      莫名的,他不想和万紫霄讨论金绘“不错”这个问题。
  
      万紫霄嘿嘿笑道:“臭小子别和我插科打诨,你都那么有兴趣了,我能没有兴趣吗?若不是老哥我见机的早,你还能把这女娃请过来?”
  
      “啊?”
  
      王定州愣了。
  
      “啊什么啊!若不是我影响了你的心智,你有胆子邀请人家吗?我告诉你啊,想要追求小姑娘,就得豁出去不要脸皮。至于脸皮,追到了再满满补回来嘛……”
  
      万紫霄的嘴巴好似开了个豁口,滔滔不绝的传授经验。
  
      王定州臊得不行:“谁说我要追她了?再者说了,您要么在征战,要么在剑冢,有过亲身实践吗?怎么说起来头头是道……”
  
      “不要在意这些细节……”
  
      万紫霄道:“……你怎么知道老哥我不知道?总之老哥说的乃是真理,你要好好的听,认认真真的去实施,一定让你抱得美人归!”
  
      “老哥……”
  
      “诶!”
  
      万紫霄毫不犹豫的打断了王定州的话:“老弟啊,你要正视自己的内心,那种感觉毫无疑问,正是心动的感觉,你要认真的对待……”
  
      万紫霄絮絮叨叨,语速比王定州还快,似乎已经将他长老级别的全部的精力,都放在了王定州身上,一副一定要说服他的态度。
  
      王定州无语!
  
      他将注意力重新放在了金绘身上。
  
      金绘的法术,已经开始起作用,她神色专注,外道疼的浑身颤抖。
  
      “啊!”
  
      突然!
  
      外道一声惨叫,躯体飞速的干枯,气息消弭,竟是直接死亡!
  
      “哎呦!”
  
      金绘连忙收手。
  
      “怎么死了?”
  
      众修者惊讶的站了起来。
  
      帝远孙、帝笼疆身影一闪便来到了外道身侧,施法探查。
  
      “真死了!魂飞魄散!”
  
      “刚才的丹药没有起到作用吗?”
  
      两人皱眉。
  
      按说给魔道用了丹药,应该基本恢复了才对,但又想到外道魂魄上的禁制古怪,或许丹药只是恢复了表象,并未根治伤势!
  
      帝笼疆暗道:“莫非是我拿错了丹药?是了,哪怕药神宗丹药也不能包治一切伤势,用了丹药后,应该好好查一下外道的魂魄,哎,大意了,这下可亏了!”
  
      帝笼疆和帝远孙交换了一个眼神,相当的憋屈。
  
      因为他们的疏忽,好好的一个“研究”对象就这么死了!
  
      外道因为自己的失误死亡,帝笼疆、帝远孙面皮发红,先是对金绘道歉,然后又对其他修者致以歉意。
  
      众人当然是原谅两人。
  
      二十个修者“大仇得报”,相当开心。
  
      而其他的修者,该从外道身上得到的,基本已经得到,外道死不死都无所谓,除了金绘一无所获,其他人都相当满意……
  
      金绘歉意道:“都怪我,我施法之前,要是好好探查一下……”
  
      “欸!”
  
      帝远孙打断道:“这位师姐客气了,是这外道命短该死,万不可怪在你的身上,说起来是我们不对,让您乘兴而来,却没有什么收获,不如大家再交流一下如何?”
  
      “甚好!经过刚才的思考,我正有所感悟……”
  
      纣明发笑道:“……正好拿出来和大家分享一下……”
  
      他对金绘矜持的点点头,掌心法力浮动,衍化出一道符箓,朗声对众人道:“……外道的禁制里,此符箓出现的最多,我本以为是主防御之力,现在想来,其实是主勾连效果,再配合这个……这个……”
  
      法力变化,又模拟出数十个符箓。
  
      “……就能够让魂魄分而不散,裂而不灭!”
  
      众天才修者听得连连点头。
  
      金绘也听得相当入神。
  
      纣明发越发的得意!
  
      他性好显摆,自己说了这么多,连木凡道体都没有表现出异议,他的某种心理得到了充分的满足。
  
      人生也不过如此了!
  
      看着纣明发洋洋得意的样子,又看到金绘沉思的表情,王定州不由的道:“明发兄弟所言极是,但仅仅数十个符箓,就有那样神奇的效果?想来还远远不够……”
  
      法力变化,出现了三四十个符箓。
  
      “……依我看来,还是这些符箓起到了主要的作用,尤其是魂魄分而不散这方面。”
  
      “哦?”
  
      众人细细思量,为之一震。
  
      似乎有些道理……
  
      他们知道些许外道法门,却无法和王定州相比,论起外道法门的造诣,必然是王定州更高一筹的。
  
      王定州见金绘的目光转到自己身上,又是激动又是欣喜。
  
      却听金绘道:“师弟所言有理,但我有一事不明。”
  
      “师姐请说!”
  
      金绘法力涌动,在空气中组成了四道符箓,同时一股神识之力涌动,催动了符箓。
  
      下一刻符箓崩解,那道神识之力也随之泯灭。
  
      “这几个符箓性质相冲,不可同时存在,按照师弟所言,他们是如何共存,并且还能发挥那样强大的作用呢?”
  
      “这……”
  
      王定州愣住了。
  
      他对外道法门的造诣有限,如何懂得这么深奥的问题?
  
      木凡道:“那就涉及到另一种符箓的作用了!”
  
      木凡法力涌动,升腾起
  
      金绘和木凡讨论得旁若无人,沉浸在符箓的玄妙中。
  
      众人越听越吃力。
  
      两人讨论的内容越来越高深,以众人的出身和眼界,都有些跟不上了,对金绘这个看上去柔柔弱弱的女子,不免升起相当的钦佩之情。
  
      “不愧是剑神宗弟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