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你真是个天才 > 第412章 从今以后我们就是同学了

第412章 从今以后我们就是同学了


  充实的人生往往显得短暂。
  白骁从虚界被朱俊燊抓回现实的时候,还以为只过去了三五天时间,直到后者一脸无奈地告诉他,距离炽羽岛大会只有三五天,再不准备出发就等于直接弃权了。
  白骁简直惊诧莫名:“难不成是我不小心滑入了某个时间扭曲的遗迹里?”
  朱俊燊拿过白骁的迷离之书,翻了两页,说道:“没有任何时间扭曲的痕迹,所以恭喜你,你顿悟了。”
  所谓顿悟当然是戏谑之词,但很多时候,魔道士在外界刺激之下,都会进入一种玄之又玄的状态,万千神通,大道法则宛如醍醐灌顶,知识在急剧膨胀,实力突飞猛进。而此时,时间会仿佛以几倍速溜走。而当魔道士苏醒后,便会有沧海桑田之感,仿佛只是一个停顿,便领悟了众妙之门,而身外的世界也换了模样。
  白骁在虚界的这一个月的独行探索,显然也经历了类似的情形,一时迷茫。
  看着少年陷入沉思的模样,朱俊燊心情也是复杂。
  一个月不见,他居然变得……如此强大。
  虽然白骁本人似是毫无所觉,但在朱俊燊的视线中,眼前的少年与一个月前相比,变化简直是翻天覆地的。
  比之前那两个月随团备战的成长还要巨大的多。
  或许真的是如他本人所说,是之前搭配的队友拖了后腿吧。当他独自行动的时候,仿佛得到了彻底的解放,实力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膨胀。
  朱俊燊开启断数视觉时,眼前的世界宛如数字的瀑布在流淌,而白骁身上的数字,和先前比简直不是一个量级!
  若非还有几个锚定常数没有变化,意味着眼前的生物仍是那个熟悉的雪山少年,朱俊燊简直要以为自己是在和一个虚界原生种在对话!
  虽然迄今为止,人类都还没发现所谓虚界原生种,这个概念都纯粹是学者们的虚构。
  但白骁对虚界的适应性,实在已经到了如鱼得水,常识无法解释的境地。
  出入不同的空间碎片,巧妙地回避风险,挖掘有价值的宝藏,一切都宛如本能般流畅。
  这一个月,朱俊燊没有为白骁限定任何活动范围,也没有为他提供多少技术支持——白骁跑得太快,一转眼就不在朱俊燊的视野中,想支持也没得支持。
  而白骁就在没有任何后援力量的情况下,独自完成了超过两百个虚界空间的探索。
  这是一般探索团队三代人以上才能完成的数量——之所以是三代人,一般是因为第一代人在探索到一半的时候就已经伤亡过重,不成编制了。
  而白骁非但短短一个月就完成了惊人的探索进度,自己还毫发无损,拥有这种本事,说他一句虚界原生种,实在是丝毫不为过。
  朱俊燊不由叹息:“本以为清月这一个月……呵,真是意想不到。”
  过去一个月,他作为红山院长,基本都留在现实世界,没有来得及顾及虚界。他的精力则有一半用于辅导清月的虚界理论——说是辅导,其实也已经是半辅导半讨论了,和清月一番对话,往往反而是他这个老师获益良多。
  清月欠缺的只是时间的积累,把她丢到大图书馆里,不出三年,她就能将红山学院1800年的历史积淀全部汲取完毕,融汇贯通,然后在基础理论上就再也没人能与其相提并论了。
  至于理论创新,清月这个年轻人的优势就更是巨大,朱俊燊虽然是理论创新的大宗师,独自创立了一门断数理论,可那个理论是他沉淀了二十年以上才终有所获,然后……现在在诸多细节上已经需要清月为他查缺补漏了。
  而这还只是清月的副业,她一边读书,一边也在创立独属于自己的支线理论,进度奇快无比不说,还是多线并进!以至于朱俊燊很多时候都怀疑自己在教的学生不止一个……
  如此奇才,得到朱俊燊一个月的全力支持,进步之迅猛已经到了匪夷所思的境地,虽然体内魔器发育无法揠苗助长,可是魔识却有翻天覆地的变化,这种变化不仅仅是体现在等级数字上,更多的是……朱俊燊一时都想不好该如何形容,只觉得自己那套衡量魔道士数据的体系,在清月身上已经不再适用。
  本以为这样的进步已经足够迅猛,谁知与白骁一比,差距似乎又被拉开了。
  “院长,有什么问题吗?”白骁见朱俊燊良久不语,问道。
  “没有,只是感慨,这次炽羽岛大会,终于能有八九分的胜算了。”
  白骁惊讶:“才八九分?原诗叛逃到圣元大陆去了?”
  朱俊燊被这清奇的脑洞噎得气息不畅:“你……”
  白骁说道:“不然凭我和清月的组合,对面说什么也没胜算吧。”
  朱俊燊苦笑道:“你这是被先前许柏廉和圣元学术团的表演给带歪了,太低估了圣元的底蕴,实话实说,整个秦国的魔道力量较之圣元都是不如的,何况咱们这边还有内部分裂问题,圣元人却是绝对的铁板一块。”
  白骁问道:“秦国的水平又不能代表我和清月。”
  如此耿直的回答,让朱俊燊一时都不知该如何接话,半晌后才叹息道:“你们这两个白衣部落的人的确是个极大的变数,但变数,也不只是我们秦人的特产。秦国有北境和南疆,圣元也有长生树啊。”
  白骁想了想:“元翼吃果子了?”
  “呵,最近你进步真是快啊,一猜就中。没错,为了炽羽岛大会,圣元人也是用了全力,皇长子殿下服食了长生果,而以他为首的精英团队也是全副武装。不知你清不清楚,那天骚乱时候,周赦把皇室的小公主派了过来作为支援,以一根长生树枝压制了被寄生的许柏廉。”
  白骁当时身在虚界,并没有亲眼目睹此景,但事后自然也听人复盘时提起过。
  朱俊摄叹息道:“那根长生树枝,据说圣元的精英团队,是人手一根的。”
  白骁又想了想:“那你可能要好好看管一下原诗老师,她多半会打杀人夺宝的主意。”
  朱俊燊脸色顿时一变:“我居然忘了!难怪她昨天跟我说身体不舒服……好了我也不跟你寒暄了,这就回去作最后的休整,我去抓原诗回来。”
  ——
  回归现实后,白骁只感觉一切如故,却又似是而非,不由恍然。
  三个月的备战期后,西大陆已经度过了最为寒冷的冬天,初春时节万物复苏的气息萦绕在白骁的鼻端,让他不由想起了当初刚刚离开雪山时的画面。
  一转眼,真就一年多过去了。
  不过现在却没有时间让他总结过去,继往开来,因为在虚界探索花的时间太久,现在备战团队已经准备出发了。
  白骁甚至没时间和清月寒暄几句,就被蓝澜拉着,直接让往折叠通道跑去。
  一边跑,蓝澜一边笑意盈盈:“小白你果然是进步了,终于明白了和平胸女在一起是没有前途的,看你单身一个月进步多显著啊,接下来要做的就是从单身过度到选择良偶……”
  话没说完,两人已被折叠通道绽放的光芒包裹起来。
  在一阵难以言喻的空间扭曲感之后,白骁看到了一片湛蓝而澄净的大海,以及金色如毯一般的沙滩。
  “这就是炽羽岛?景色真美啊。”白骁不由感慨。
  对于一个从小生活在雪山的人来说,大海是只存在于书本和虚拟地图里的东西,白骁还真是第一次亲眼见识。
  而关于炽羽岛,白骁之前只在书本中看过记载:这个小岛形成于一次天灾中,岛上的游离魔能常年处于混乱乃至狂暴状态,是不折不扣的人间死地,所以除非有特殊情况,否则根本没有人会登陆上岛。
  所谓炽羽岛大会,也是多位魔道大师联手镇压下岛上的游离魔能后,才能安然召开。
  想不到实际情况远没有书中记载那么糟糕嘛。
  身旁蓝澜却露出不忍直视的表情:“……小白,我就说你在南方待了一年,人都待傻了。这是东篱城啊,我们要登陆炽羽岛,还要走个中转的,哪有直接从红山城出发的?”
  白骁沉吟了一下,一时没琢磨明白其中门道,但随着不远处,一道道白光闪过,来自白夜城的魔道士团队也出现在海边,白骁顿时了然。
  也对,这次炽羽岛大会,是国与国之间的竞争,的确没有红山学院直接出面的道理,秦国肯定要整体汇合以后,才出发前往炽羽岛。
  不过,从皇家学院那边投来的复杂目光判断,这次大会,“国与国”的概念恐怕也仅仅只能停留在概念上,真正担当主力的还是红山学院……或者说,是白衣部落。
  白骁不清楚清月这段时间进步如何,但他对自己的女朋友有着绝对的信任。
  之前在虚界,清月的确有些拖后腿,但毕竟那只是清月的一部分,她还有更多的部分留在现实中忙碌自己的研究,所以拖后腿是必然的。
  如果清月只是一个分身都能跟上自己的步伐,那才叫好笑。
  现在,白骁可以清楚地感受到清月已经恢复了自己的巅峰状态。
  所以接下来嘛……只要两人联手,自然战无不胜。
  “没错,只要你我联手,自然战无不胜!”蓝澜仿佛读透了白骁的心思,紧握住他的手,高高扬起。。
  白骁则惊诧道:“跟你有什么关系!?”
  蓝澜骄傲地挺起胸膛:“我现在是以首席成绩入学的学院新生,你说跟我有什么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