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最强赘婿 > 331:罗晶晶倒贴

331:罗晶晶倒贴

两条细嫩的胳膊从庞飞腰下伸了出来,死死地将庞飞的腰身抱住,香气过于浓郁,熏的慌,还有后背上紧贴着的那两座雪山,分明是故意的。
  
  庞飞掰开罗晶晶的手,轻轻一推,那女人的身子就被推了开去。
  
  厚颜无耻,想用身体来勾引庞飞?
  
  那她可错了,庞飞不是那种下半身动物,像罗晶晶这样心狠手辣的毒妇,在庞飞眼中更是连女人都算不上。
  
  “别逼我对你不客气!”
  
  罗晶晶苦笑两声,“你什么时候对我客气过?当你杀死罗亮那一刻,我就已经将你视为毕生的仇人了。我现在是奈何不了你,但只要我活着一天,你就别想有一天的好日子过,除非,你杀了我!”
  
  真当庞飞不敢?
  
  强有力的大手死死掐住罗晶晶的脖子,罗晶晶只觉得脖子像是要被掐断了一样,空气都被那只大手阻断在了外面,无法呼吸的难受让她的脸涨的一片通红。
  
  哪怕这样,她却依旧不曾服软,“你……原来也是会滥杀无辜的……可笑的是……平日里你却总是装作一副高高在上的大好人的模样……你们这些伪君子……表面一套背地里一套,罗亮可比你们好多了……至少,他没有像你一样那么的虚伪……”
  
  这样的嘲讽,是对庞飞人品上的质疑,更是对他人格上的侮辱。
  
  不管松不松手,这女人都已然赢了。
  
  庞飞并不是要妥协,而是他压根就没想过要这女人的命,只是想吓唬吓唬她罢了。
  
  眼下看来,吓唬对这女人根本不起作用,庞飞也不可能因为她这般死缠不放就杀了她。
  
  松开手,罗晶晶掐着脖子,大口大口地喘气。
  
  “哈哈哈……哈哈哈……庞飞,你知道你这个人最大的问题在哪吗?你就是太心慈手软了,今日你不杀我,他日我一定要你后悔莫及!”
  
  “那我也提醒你一句,所有想要为难我的人,最后不是受到了应有的惩罚,就是一辈子跟床为伍!你胆敢挑战我的底线,我不管你是谁,都不会放过你!”
  
  一个是浑身散发着冷气的雄狮,一个是狡猾又不肯善罢甘休的狐狸,二者的对峙,注定激烈又针锋相对。
  
  雄狮不会低头,狐狸也不会妥协!
  
  这场明面上差距悬殊实际上难见高下的较量,不到最后一刻,谁也不知道谁会是最后的赢家!
  
  “那就走着瞧喽。”罗晶晶踮起脚尖,美眸流转。
  
  不得不承认这女人妩媚动人,一双丹凤眼像是能勾人心魄一般,多少男人沉沦在她的石榴裙下,甘愿被她所利用。
  
  而庞飞在这双魅惑的双眼中,却只看到了狡猾和仇恨!
  
  再美的脸,披上了野兽的外皮,也变得瘆人了。
  
  不负理会,庞飞转身离开,未将罗晶晶的威胁和纠缠放在心上。
  
  如今罗家已倒,罗晶晶又没了靠山,左右不过是给庞飞心里添点堵罢了,只要她不为难安瑶就好。
  
  将衣服交给庞燕,让其带着那女孩进屋换了衣服。
  
  这女童的衣服那女孩穿着却是刚刚合身,没胸没屁股的,瘦的叫人心疼。
  
  庞飞让她先好好地吃了顿饭,暂且先不着急说让她加入侦探社的事情。
  
  “嗡嗡……嗡嗡……”手机突然震动起来,庞飞拿出来一看,屏幕上显示着安露两个字。
  
  那丫头现在是无事不登三宝殿,能把电话打到庞飞这来,肯定是有事相求。
  
  庞飞来到阳台接的电话,“露露,怎么了?”
  
  “姐夫,能借我点钱吗?”安露开门见山。
  
  “多少?”
  
  “五万!”
  
  五万可不是个小数目,且不说庞飞身上现在没那么多钱,就是有,也要先问个清楚才行。
  
  “露露,你要那么多钱干什么?”
  
  “姐夫,你能不能不问原因。”
  
  安露现在做的事情本身就充满了危险,一旦被薛家察觉,可是会引来杀身之祸的。
  
  现在她一下子要这么多钱,肯定是有大动作,那不就是把自己陷入更加危险的境地了?
  
  庞飞必须得问,而且得问个清楚。
  
  “那算了,我不借了。”安露说完,直接把电话挂了。
  
  庞飞一脸懵逼,电话再打过去,安露却直接把电话给挂了。
  
  “这丫头!”自从跟安瑶闹别扭之后,就越发的随性了,现在是谁的话也不听了。
  
  庞飞到底是不放心,又给安露发了几条信息,但都石沉大海了。
  
  庞飞:安露,姐夫支持你的梦想,不是让你和家里人对着干。有时间还是回家去看看妈吧,我们都等着你回来!
  
  短信发出去,依旧没有回应,庞飞也就无可奈何了。
  
  下午,姬如雪先行回来,时峰是在快下班的时候才回来的,心事重重的样子。
  
  “时峰,怎么了?”
  
  “哦,没事,庞哥,这是今天的单子。”将东西放下,时峰便转身离开了。
  
  大家相处的久了,是否有异样一眼就能看出来。
  
  可能是跟沈凝心有关的事情吧,毕竟是人家两口子的事情,庞飞也不好总是过多的过问。
  
  侦探社里除去半空的客厅,还有两个小房间,庞燕和姬如雪一人一间。庞飞在庞燕的房间临时搭了一张床,让那女孩先跟庞燕凑合着住一个房间。
  
  安排完这一切,庞飞才离开的侦探社。
  
  看着时间还早,庞飞就想去公司接安瑶一块回去。
  
  员工们都下班了,只有安瑶的办公室还亮着灯。
  
  这女人,好像不加班就浑身不舒服一样,关键每次加班都忘记吃东西,也是让人操心的不行。
  
  庞飞特地去粥府买了安瑶喜欢吃的粥,又去客菜堡买了几个安瑶喜欢吃的小菜。
  
  等再回到飞耀,却见安瑶办公室的灯已经灭了,难不成是人已经回去了?
  
  偏偏在这个时候,两道人影从飞耀中走了出来。
  
  白衣飘飘的安瑶,身旁是那个又瘦又高长相帅气的封泽林。
  
  二人有说有笑的,乍一看,竟然还有那么几分郎才女貌的意思。
  
  那二人没看到庞飞,出了飞耀,径直向着与庞飞相反的方向走去。
  
  随后,一起进了一家湘菜馆。
  
  庞飞一路悄悄尾随着,有太多次机会可以将安瑶叫住,但他没有。
  
  安瑶那轻松自若的笑容,已经太久太久没看到了。
  
  虽然跟庞飞在一起的时候她也会笑,可笑容里多少总会带着点其他的情绪,而像这般开怀大笑完全不掺杂任何杂念的,真的是少之又少。
  
  那一瞬间庞飞并没有想太多,只是觉得安瑶也挺不容易的,既然她现在笑的这般开心,那就让她多笑笑便是了。
  
  至于这些饭菜,带回去自己吃好了。
  
  曹秀娥近来状况越来越差,饭量也下降了不少,庞飞回来的时候,她正闹着不肯好好吃饭,可把张婶和李阿姨为难的不行。
  
  庞飞将从粥府带回来的粥给她喝,她尝了一口,倒是连连点头称赞。
  
  “好喝好喝,这粥可真好喝。”
  
  好喝就好喝吧,曹秀娥竟然端起碗来大口大口地往嘴里倒,不少的粥顺着碗的边沿溜下来,弄脏了胸前的衣服。
  
  庞飞不禁皱眉,总觉得曹秀娥现在好像有点不太对劲。
  
  她可是个很讲究的人,以往吃饭光是饭前的准备工作都要好几道,什么漱口水、餐桌布、纸巾等等,全都要摆放到位了才行。
  
  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她对这些东西不那么讲究了,连吃饭都变成了狼吞虎咽的。
  
  而且时常跟个小孩子一样,动不动就闹情绪。
  
  张婶帮她擦了胸口说要带她回去换衣服,她也不肯,非拉着庞飞嚷嚷着还要再喝粥,“庞飞,那粥真好喝,你给妈再做点。”
  
  粥府的粥都是用的特殊的碗承装的,而且塑料袋上也有粥府的标记,这些东西曹秀娥应该看得见才是,怎么说是让庞飞再去做点?
  
  越来越觉得曹秀娥太不对劲了!
  
  “张婶,我妈最近是不是一直这样?”
  
  张婶苦着脸连连点头,“是啊,太太最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记性老不好了,还总爱吃甜食,有时候吃东西也没个度,昨天我做的八宝粥,本来是给你和小姐留着的,结果我一不留神全让太太给喝了,那肚子撑的圆鼓鼓的,可把我吓了一跳。”
  
  这些可不像个好现象,不是受到过度的刺激,就是患了老年人常见的病了。
  
  “行,我知道了。”
  
  先让张婶带曹秀娥回去换衣服,明儿个是应该和安瑶陪曹秀娥到医院好好检查一下了。
  
  一直等到十点多还不见安瑶回来,庞飞索性也不等了,上楼睡觉去了。
  
  十一点多,车窗外有汽车大灯亮起,庞飞来到窗前,掀开窗帘,只见安瑶从一辆黑色的小轿车里下来。
  
  这一幕似曾相识,尤记得前段日子也有一天是这般时候,有人送安瑶回来,当庞飞询问是谁的时候,安瑶却说是夏树。
  
  大概是自己多心了吧?
  
  庞飞这样想着,放下窗帘,回到床上。
  
  不多时候,房门从被外面推开,安瑶回来。
  
  高跟鞋被踢到了一边,安瑶像条毛毛虫一样钻进庞飞怀里,拉过他的胳膊枕在上面,“这么晚了还没睡,是特地等我吗?”
  
  “对啊,本来是要去接你的,但我去的时候你已经不在公司了。去哪了啊?”
  
  “出去谈点事情,跟夏树,刚才也是他送我回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