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挽歌不晚浮生若梦 > 第一百八十三章万鬼齐哀 五 决战篇

第一百八十三章万鬼齐哀 五 决战篇


  他这样飞下来,便就着这样的姿势高屋建瓴的和她冷剑相向。一人一鬼的速度都极其的快,苏挽歌提剑费力的抵挡着,连连后退几十步。
  “铛”
  “铛”
  “铛”
  ……
  苏挽歌运起灵力猛的向红衣倾世击去,红衣倾世以鬼力抵挡,两股旗鼓相当的力量相撞,杨起的气浪瞬间将两个人推得老远。
  体力极度透支的她被猛震进了尸群,被踩了数十脚后她依靠着沈清寒昨天渡给她的灵力才挣扎着站起来,快速的干掉身边的几十个走尸。忽然出现五六个鬼赤猎兵将将她围住,护送她跌跌撞撞的走出了尸群。
  清歌抵地,她勉强站稳了身形,身子却一直在隐隐的颤抖,一身白衣已经看不出原来的模样,血染白衣如同刚刚从血池里捞出来的一样。
  显然已经到了极限。
  “还行吗?”红衣倾世缓缓的向她走来,像看小丑一样的看着她。
  苏挽歌勾唇凉凉一笑,有些溃散的眼神在看向红衣倾世的时候瞬间凝起刀子:“自然”,说完提剑猛的冲过来。
  两剑再次交缠,剑光飞横,快刀乱人眼。
  沈清寒隔着几座山时看到禁忌现,心都凉了半截,“别……别这样……挽挽……求求你……求求你别走……你等等我……”
  “嘭”
  苏挽歌再次狠狠的摔在了地上,在粗糙的土地上滑出一段距离。红衣倾世的面具则被打了下来,露出一张皱纹遍布,阴气横生的鬼脸。
  红衣倾世低头睥睨着一身血的苏挽歌,没有隔着面具的脸,货真价实的笑出阴冷:“哈哈哈哈……你等着死吧”
  以剑为支持,苏挽歌费力的再次站起来,眼神溃散,身体的疼痛酝酿眼中难忍的泪水,伴着脸上的血慢慢流下。身体控制不住的颤抖,声音虽小依旧底气十足,“你做梦”。
  一步一步艰难的向红衣倾世挪去,红衣倾世看着她,轻蔑至极,一动不动的站着,看看她到底还能怎么样。
  离红衣倾世一步远的时候,苏挽歌停了下来,抬起一张沾了污血污泥的脸,抬起左手缓缓的放在他的肩膀上,微微一笑:“嗯……听过元婴爆体吗?”
  红衣倾世的瞳孔剧烈收缩,下一瞬火舌已经将他吞没。以苏挽歌为中心,剧烈的震动伴随着呈白色的火焰火速蔓延,贪婪的吞没着一切,禁忌之外的方圆几里都扬起灰尘。
  因为禁忌的限制,元婴爆体而造成的强大的力量无处可走,灼人的白火顺着禁忌往上涨,直至填满正个禁忌,映衬着禁忌上漂浮着的符印,美丽得张扬。
  “呜嗷唉……”
  “啊啊唔啊呜呜啊……”
  “…嗷嗷唔唔…”
  被火舌包围吞咽的万鬼齐齐哀嚎,凄凉阴冷的声音此起彼伏,恐怖胆寒。
  “噗”仙剑之上的沈清寒不可控制的吐出一口血,“苏挽歌”一声悲喊震破天际,一个不稳从万里高空的仙剑上坠了下来。
  苏挽歌用来爆体的灵力是他的,即使借出去了也还是他的。昨日,他将自己大半的灵力引渡给了她,如今苏挽歌爆体,首当其冲遭受到严重损害的就是他。
  一直追不上离沈清寒的不染看见这一幕,心跳都停了,御剑的速度加快,勉强在沈清寒落地之前接住他。
  “师兄,师兄,你怎么了?”不染焦急的问道。
  沈清寒张了张嘴,不知道该说什么,几行清泪模糊了眼前,推开不染,跌跌撞撞的向前走去。
  不染赶紧追上他,扶住他摇摇晃晃的身躯,“师兄”
  沈清寒现在的状态就像心被人掏了一样,灵力空虚缥缈使不上劲,“……能带我过去吗?”
  明白他说的“过去”是指哪里,不染说道:“好……那里发生什么了吗?”
  听见这一句,沈清寒的眼前忽然有些黑,“她……在那里”
  不染的眼睛猛得睁大,不可置信的看着那个方向:难道苏挽歌和红衣倾世消失后是来到了这里?为什么会这样?刚才他看见有人启动禁忌,随后听见爆破的声音……难道是……苏挽歌爆体与红衣倾世同归于尽了……
  不染和沈清寒来到那处时,禁忌已经消失,白火也消散得七七八八,只余灼人的温度还停留稍许。
  眼前一片狼藉,沈清寒跪倒在地上,双手掩面的低低痛哭,不染也失魂落魄的站在一旁。
  谁有没有注意到,一个蓝色的水泡从沈清寒的额头出来,里面包裹着一只展翅的大鹏和一条鲲。
  水泡越飞越高,出现一条小小的裂缝,裂缝越来越大,水泡破裂,里面的大鹏和鲲立即消散成了许多碎片,纷纷扬扬的撒落下来。
  沈清寒猛的睁开眼睛,里面有暗红色在滚动,戾气横生,拿起寻生剑,他快速的往反方向走去,几步之后御剑飞走。
  不染因为苏挽歌的事一时没有回过神来,等他要反应过来时哪里还看得到沈清寒的身影,只有姗姗来迟的仙门弟子。
  “师尊……”
  “师叔……”
  弟子们喊道。
  不染揉了揉眉头,看了他们一眼,“回去了,回去了,鬼王已死”说完,御剑赶紧去找沈清寒,留下弟子们一脸茫然的相互观望着。
  ——————
  鬼影还尚稀少的鬼市里。
  一脸戾气的沈清寒阴沉的睥睨着一切,眼里的血错落分布,白衣飘飘,完美的结合了凶狠与仙风道骨的气质。
  这是沈清寒狂乱之疾发作的前兆。
  抬手挥起强大的灵力,刮起剧烈的大风,将那座桥上落了不知多少载的紫花清理得干干净净,扫出一条长年不见天日的青石小桥来,河道两旁的灯笼被无情的刮掉下来。
  忽然的变故吓得群鬼赶紧现身,在旁议论纷纷和不明所以的看着眼前这个人。
  有一个鬼大着胆子上前走了几步,沈清寒一个足人将人生吞活剥的眼刀子甩过去,同时还甩了真刀子,寻生剑一整根的没入鬼的身体里,瞬间灰飞烟灭。
  在旁的鬼不再看好戏,而是群起而攻之,将沈清寒围成了一团,都使出了看家本领,想一举拿下眼前这个人。
  沈清寒提剑快刀斩乱麻的袭向这些鬼,势如破竹的剑法势不可挡,来一波鬼倒一波鬼。
  他满心满肺的痛苦正愁没处发作,他唯一能找到为苏挽歌报仇雪恨的地方,好像也只有这个地方了……
  半个时辰后,鬼市里的鬼要么逃了,要么都灰飞烟灭了,偌大的鬼市里只有他一个是会动的。眼帘闪了闪,掩不住满眼的落寞痛苦。
  举剑在心头取了些血,画出一个符印,瞬间燃起红色的火焰,抬手轻轻一挥,火势瞬速向整个鬼市蔓延,火亮一明一暗的照亮他脸上的绝望与凄苦。
  手指颤抖的拿起挽情剑,低在脖颈处,缓缓的闭上了眼睛。
  “町铛”寻生剑飞出老远,砸在地上发出清脆又沉重的声音。
  “师兄……你做什么?”不染一脚踢掉沈清寒手里的剑,用手紧紧的抱住他,生怕他想不开再干点什么危险的事来。
  沈清寒用力的挣扎了一下,没挣开,更气的吼道:“你放开我……让我去死……让我去死……我真的活不下去了……我的挽挽走了……我还活着做什么……”
  不染忍不住哭道:“草木本无意,荣枯自有时,师妹发生这样的事,我们都很难过……师妹如果还活着的,她肯定不希望看到师兄这个样子……师兄……师兄回去吧”
  “我不回去……我哪里都不想去……挽挽……你又骗我……你不是说你会在云清等我吗……你不是说……这次过后我们就成亲吗……你就知道骗我……”沈清寒双目无神的低喃。
  “嘭”
  不染用手在沈清寒的脖子猛的一砍,将他劈晕,背起他慢慢的离开鬼市,独留背后的大火弥漫和六间苦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