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我夺舍了魔皇 > 317.可把你小子等来了

317.可把你小子等来了

    “原来如此。”
  
      身披袈裟的老僧双掌合十,口喧佛号:“却不知那宝物来历如何?一点线索都没有吗?”
  
      “现在还无法确定,只是有可靠消息表明,这件宝物力量气息苍凉古老,应该年代久远,绝非近年之物。”来客答道:“是以我辈眼下也不能肯定这宝物究竟是何来历。”
  
      老僧微微点头。
  
      先前便有传言,有人怀疑陈洛阳身怀异宝,所以才能一次性屠戮那么多红尘高手。
  
      现在有了消息,大家除了果然如此的想法外,更多是心头大石落地。
  
      相较于背景不明的高手暗中相助陈洛阳,这个消息更让大家放心一些。
  
      异宝这样的存在,红尘顶尖圣地,谁家还没点家底了?
  
      “为降妖伏魔,清除地藏轮,没有问题。”老僧言道:“只是带地藏轮下红尘的人,还需仔细斟酌。”
  
      来客明白对方意思。
  
      地藏轮克制陈洛阳的大地幽冥,但要解决这个对手,则必须自己人手底下见真章。
  
      没有幽暗地底世界的助力,陈洛阳本人也是第十五境的圣地嫡传,甚至以战绩论,他更是同境界武者中的佼佼者。
  
      早在东海一战前,雪域高原上连杀苦海的圆嗔魔僧还有小西天嫡传的衍慧等人,便已经证明陈洛阳的实力。
  
      他到第十五境,其实是破格的存在,理应不为神州浩土所容。
  
      现在看来,正是凭借那异宝,得以继续留在红尘下。
  
      想要胜过这样一个对手,哪怕围攻,也不是等闲人能参与,必须是跟他对等的圣地嫡传。
  
      可问题是,这样的人,都很难下红尘。
  
      上次李衍净、程麒元、杨玄三人,已经是各自想尽办法,才凑了些能帮助他们越过藩篱,前往神州浩土的宝物。
  
      结果全军覆没的同时,也导致这些跨界之宝打了水漂。
  
      这次,是有办法克制陈洛阳的异宝与手段,但没有合适的人选带东西下去。
  
      “自上次之后,我们这边一直没有放松继续搜寻这一类宝物的脚步,如今总算又有了少许积累,并且还有部分线索,等待验证兑现。”来客言道:“只需再稍等些时日,便有可观收获。”
  
      老僧言道:“既如此,老衲责无旁贷,当请得地藏轮出山。”
  
      来客颔首:“有劳大师辛苦一趟,陈洛阳此獠杀死我朝多人,也杀伤贵寺众多高僧,不死不足以平众怒。”
  
      “生死无常,自有轮回,但希望不要再有更多受害者。”老僧合十说道。
  
      “大师慈悲为怀,在下佩服。”来客言道。
  
      “你们同古神教那边,现下如何了?”老僧问道。
  
      对方答道:“大师无需挂怀,我朝陛下已有定计,即将反击,给予那些魔头迎头痛击。
  
      说到这个,倒有个不情之请,还请大师看在同为正道份上,帮忙说项,请贵寺广布天下的门人弟子帮忙留意古神教一个人的下落。”
  
      老僧想了想:“是林岩林施主吗?”
  
      “不错,二殿下被林岩卑鄙暗算身亡,乃我朝上下最痛之事,他同陈洛阳,都是必须诛除的大恶之徒。”来客说道。
  
      “老衲个人如果在外行走,会帮忙留意。”老僧答道。
  
      “如此,亦要谢过大师。”对方言道。
  
      此刻,被两人惦记的红尘古神教青龙殿首座林岩,正在一处隐蔽的债院内,静静调息休养。
  
      独目青年右眼遮在黑色的眼罩下方,露在外面的左眼,此刻也闭合。
  
      片刻后,他左眼忽然睁开。
  
      少倾,一个淡淡的影子,出现在他面前。
  
      “你准备下红尘?”那影子问道。
  
      独目青年林岩说道:“不急,待地藏轮有动静后再说。”
  
      “眼下最可能有动作的,确实是那群和尚的地藏轮。”影子中发出声音:“不过,你留神,别误了时间。”
  
      林岩说道:“耽误不了。”
  
      影子道:“那个陈洛阳能支持住吗?”
  
      “一时三刻,料该无妨,他如果一点真材实料都没有,李衍净不至于赔上性命。”林岩说道。
  
      影子略微晃动一下,像是人在摇头一样:“那个假和尚确实可惜了,虽是俗家弟子,但深得小西天器重,未来不可限量,谁知最后会在陈洛阳这条阴沟里翻船。”
  
      “他持有的东西,我很感兴趣。”林岩说道。
  
      影子则问道:“南楚那边的线索,是否确认东西就是这件衍生大地幽冥的宝物?”
  
      林岩摇头:“从程凤元那里得到的东西,有一件很特殊,但我眼下只能确定这东西并非程凤元所有,而是来自他四弟程虎元,可是具体内容是什么,眼下还没能破解出来,我相信,程虎元离奇下红尘,死在神州浩土陈洛阳手里,跟此事有关。”
  
      影子说道:“陈洛阳无关紧要,但是教主似乎有几分纵容他……”
  
      “为了让我们几人跑更快点,找来的一根鞭子。”林岩说道:“只是这根鞭子,终究握在师父他老人家手里,所以还是不好太直接。”
  
      他看向那影子:“届时我万一离开,就要靠你了。”
  
      影子中传出几分笑意:“你惯常隐匿行踪,少现于人前,正方便了我。”
  
      说话间,黑影拉伸变化,形体改变,颜色也越来越淡。
  
      从中似有淡淡雾气缭绕,最终待雾气散去后,林岩对面,出现一个跟他一模一样的独目青年。
  
      对方开口说话,声音也同别无二致:“和以前一样,只要你动作够快,便没人会发现。”
  
      林岩说道:“别往那几个人跟前凑。”
  
      对面的“林岩”则说道:“除了教主以外,谁能强制招呼你去见他?
  
      万幸眼下教主正跟楚皇鏖战,一时三刻间顾不上咱们这边。
  
      至于其他几个,我自然不会凑到他们眼前去,何况除了教主以外,其他人便是见上一两面也无妨。”
  
      “小心为上。”林岩说道。
  
      面前的独目青年,身上散出云雾,很快便重新恢复黑影的模样。
  
      “放心。”影子里发出声音。
  
      …………
  
      西秦皇都,宫城之中,皇子李故城饶有兴趣的听属下报告:“哦?这可有意思,红尘下一方天地里,居然出了这么了不得的宝物。”
  
      “有消息称,南楚人不安分,在联系小西天。”手下人说道。
  
      李故城懒洋洋的摆手:“这种事情,还是父皇和皇兄他们去操心好了,跟我说,我也管不到。”
  
      手下人退下后,青年靠在榻上,调整了一下自己的姿势,让自己更舒服一点。
  
      他眼睛中有光芒微微一闪。
  
      按照“树屋”里那个“梧桐”所言,是在红尘下一方天地里,找到跟至尊相关的线索。
  
      可是却没有提及,到底是哪方天地。
  
      …………会是这神州浩土吗?
  
      红尘下一方天地里,有出色任务涌现,然后来到红尘界,这在历史上有过先例,而且远不止一个。
  
      但是,像陈洛阳这样的妖孽,那就几乎没有了。
  
      还没来到红尘界,就已经搅得风起云涌。
  
      这样的人,遍观古今,可能也是独一号。
  
      太过反常了。
  
      按照西秦收集到的消息,这人出身的神州浩土里,古神教的分支,根本没能传承神魔血,仅有弱化版的天魔血而已。
  
      那陈洛阳却自行领悟,成就了神魔血?
  
      我怎么就那么不信啊。
  
      神魔血那么简单就被参悟出来,古神教的家底怕是早被人搬空了。
  
      而且,他的神武魔拳,好包涵“玄冥”这样连红尘古神教总教都没有的拳法。
  
      这就更离奇了。
  
      现在,再加上那营造大地幽冥的神秘宝物…………
  
      能让一个第十五境的圣地嫡传巅峰武帝,停留在红尘下天地的宝物,很稀少,这不假。
  
      但更值得关注的是,此宝能压制其他武帝,最终铸就陈洛阳的辉煌战绩。
  
      这样的宝物,只是陈洛阳偶然所得吗?
  
      如果没有“树屋”,李故城不会多联想,顶多感慨有的人狗屎运比他猛。
  
      但经历“树屋”的事情后,李故城此刻很难不产生联想。
  
      这个陈洛阳,会不会跟至尊有关呢?
  
      至尊从未有过传人,但说不定心血来潮指点这陈洛阳两下?
  
      李故城对此很是怀疑。
  
      只是不确定,那个“梧桐”所说的红尘下一方天地,究竟是否神州浩土。
  
      假如不是的话,那这里或许是至尊另一个留下痕迹的地方。
  
      自己能在这里找到线索的话,便可以给尊先生交差了。
  
      只需要确定这个陈洛阳是否跟至尊有关,就足够。
  
      如果跟“梧桐”之前提供给尊先生的情报重复了,问题也不大,自己请尊先生通融一下,再去红尘下其他天地寻找便是。
  
      主意打定之后,小李王爷雷厉风行,当即动身。
  
      他通过血河地界上那个虚空门户,前往神州浩土。
  
      刚一到东海,人已经一头撞进那地底幽暗世界中。
  
      陈洛阳返回洛阳城将神州和教中事务安排妥当后,便重新来这里守株待兔了。
  
      自己宝物的消息传出去,红尘随时可能来人。
  
      不过,等到的第一个人,却是李故城。
  
      小李王爷很敞亮,自报家门,申明没有恶意,希望能跟陈教主交个朋友。
  
      陈教主表示欢迎。
  
      内心想法则是,可把你小子等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