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你好,沈总 > 第341章 捉奸

第341章 捉奸


  刘怡菲立刻炸了,“有人做?谁?哪个狐狸精?是不是那个罗乃文?真是不要脸,居然勾引有妇之夫。”而且还登堂入室,刘怡菲掰着手腕,看她怎么收拾这些小三。还有那个沈北安,看着人模狗样儿的,背着江一菲找别的女人,她要准备相机抓个现行,让沈北安心服口服。
  “去了就知道了。”
  “那还等什么明天晚上,现在就去。”刘怡菲命令着,她要捉奸在床,然后让江一菲从此脱离渣男。
  “可千万别。”潘洪海阻止着,如果真的是江一菲回来,此时他们过去是高度电灯泡,会被沈北安轰出家属楼,那多丢人。还有最可怕的,潘洪海瑟瑟发抖,他真怕沈北安从此以后让他滞留在项目组,从此再也不许回县里亲近自己媳妇。
  “媳妇,可靠消息,人明天才到,今天没人。”潘洪海睁眼说着瞎话。
  “真的?”刘怡菲有些怀疑,别不是这些男人互相维护吧?
  “媳妇,我你还信不过。”
  刘怡菲哼哼两声,“勉强过关,你们最好不要耍什么滑头,否则让你好看。”
  说着啪地挂断电话。
  潘洪海摸着额头上的虚汗,暗骂自己没事找事,明天直接带着刘怡菲上门不就好了,何须如此麻烦。
  江一菲正在洗手间洗澡,她准备简单洗好后就钻被窝,一路上转机、转车,几乎没有休息,江一菲都佩服自己能支撑到家属楼。
  洗手间传来哗啦啦的水声,“唰”地一声,门被打开,江一菲吓得“啊”地叫起来,立刻护住重要部位,“谁?”
  水的雾气挡住了江一菲的视线,江一菲想扯过衣服,却已经被人扑倒在墙上,江一菲立刻抬起脚攻击,来人已经先一步分开她的腿,“是我。”
  说着,唇已经第一时间落下,狠狠地诉说着思念,滚烫的手心一寸寸摩挲着熟悉的一切,水喷洒在身上,顺着白皙柔腻的肌肤星星点点地滚过,沈北安眼睛猩红,恨不能一口将江一菲拆吞入腹。
  在彼此融合的瞬间,换来两人一声长长的叹息,江一菲如一叶扁舟在颠簸的海面上起起伏伏,待到云消雨歇,江一菲已经累的腿脚酸软,站都站不住,沈北安扯过浴袍将她包裹好一个公主抱,江一菲人已经是半迷糊状态,“一菲,等会儿再睡,我把头发给你吹干。”
  江一菲哪里还能听得进去,路途的劳累,加上刚刚一场激烈的运动,彻底让罢工。
  沈北安无法,只好拿来吹风机帮她吹干,又给她调了一个舒服的姿势,江一菲真的累狠了,居然一点醒的意思都没有。
  沈北安这才仔细看心爱的姑娘,原来还是鹅蛋形的脸,现在变成了尖下巴,瘦了很多,皮肤黑了,身上还多了很多红点,听说F洲多蚊虫,江一菲皮肤白,更显得这些红色痕迹触目惊心。
  沈北安很心疼,他的一菲每次都是报喜不报忧,她在F洲一定吃了很多苦、受了很多罪,只是怕他担心才不说。
  江一菲再醒来时,已经是第二天,因为知道沈北安在身边,她睡的格外安心。
  “早。”随着一声问候,温润地唇也紧随其后。
  江一菲捂住唇,圆睁着眼睛,娇嗔着,“我还没洗漱。”
  沈北安移开她的手,“我不嫌弃。”
  江一菲无法,只好任其采摘。
  分开一个多月,她也好想他。
  “怎么不事先打电话,我也好去省城机场接你。”
  江一菲笑笑,“想给你个惊喜嘛。”
  沈北安按了下她的鼻子,“调皮。”却也知道江一菲心疼他,不想他来回折腾。
  “下次回来一定要打电话,我去接你。我也舍不得你这么累,昨晚你话都没和我说一句就昏睡过去,吓得我以为你出什么意外。”如果不是累狠了,江一菲不会一点反应都没有。
  “好。”江一菲嘴上答应着,却没走心,她也舍不得沈北安辛苦啊。
  “我还带回来一些那边的特产和纪念品,那边的水果最好吃,可惜没办法带。”
  “先别管那些,你是不是在F洲吃不惯?”
  “怎么了?”
  “你瘦了很多自己没发现?”
  江一菲混不在意,“哎呀,那边热啊,吃点什么很快都变成水分蒸发掉,他们青菜之类的很多,但很少吃肉,你去了就知道,F洲根本就没有胖人。”
  “你啊,就在这儿安慰我。”沈北安无奈道,“一菲,你再坚持一段日子,我会尽快想办法过去。”
  “你不要着急,我自己在名岛没问题,同事都很和善,工作也不累,如果将来你过不去,我也可以回来。总归,我们两个是要在一起的。”
  沈北安这么好,她怎么舍得和他分开。
  “潘哥,老大今天不来了?”孙岩凑到潘洪海跟前嘀咕着,“老大不是说这个项目着急嘛,他怎么反而没影了呢?”
  潘洪海敲着桌子,看着沈北安紧闭的办公室,看来今天是没有人了,难道沈北安美人在怀,打算从此君王不早朝?
  “潘洪海,什么时候去捉奸?”刘怡菲电话打过来,厉声喝问。
  “捉奸?捉谁的奸?”潘洪海一脸懵。
  “当然是沈总的,我倒要看看这个小三是谁?”
  完了,误会大了。
  潘洪海哭笑不得,“走吧,我带你去看看。”真要见到人,怕是刘怡菲会第一时间惊喜。
  狠狠睡了一觉后,江一菲精神恢复泰半,起床拾掇带回来的纪念品,行李箱还摆放在进门处,江一菲拉到饭桌附近,开始收拾。
  沈北安开门进来,“怎么不多休息会儿?”
  他许久没开火,家里冰箱中什么都没有,江一菲帮着把菜肉倒腾到厨房,“买这么多?”
  “给你补补。”沈北安还买了一只老母鸡,准备煲一锅汤给江一菲。
  “我身体好着呢。”
  这时,门铃响了,江一菲推着他,“你去开门,我来做。”出去近两个月,她还真想动手做些自己喜欢吃的食物。在F洲项目部,她是极其低调的女人。
  “鸡肉我来剁,你不要动手。”沈北安叮嘱着。
  门打开,沈北安奇怪,“你们来做什么?”
  刘怡菲半笑不笑,一点都没看沈北安的脸色,举步迈进屋,“哎呀,我来做客,看你有没有金窝藏娇。”
  潘洪海在她身后讨好地对沈北安笑笑,沈北安看向他,“怎么回事?你们来做什么?”
  “老大,我们来蹭饭。”潘洪海诉说着祈求,“我们也带了吃的。”潘洪海将手臂高抬,展示手中的成果,数种水果立刻显现。
  沈北安面无表情,“进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