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抢救大明朝 > 第1240章 真龙何惧群狼?

第1240章 真龙何惧群狼?


  发生在1666年夏末的法荷战争,在后来的历史上被称为“闪电战争”。因为这场战争的发生、进展和结束,都能用快如闪电来形容!
  从战争开始到战争结束,总共不到20天!
  对于一个棱堡要打几个月的17世纪的欧洲来说,这样的速度简直就是奇迹!
  而且堪称奇迹的还不仅是战争进行的速度,还有战争的结果——就在全欧洲都在等待荷兰的灭亡或奋起的消息,最让人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战场上的两个死敌,法兰西和尼德兰联省共和国居然变成了盟友!
  20天的“闪电战争”被一纸《法兰西—尼德兰同盟条约》给终结了......这已经不能用奇迹来形容了,简直就是神迹啊!当这个条约的内容传到欧洲各地时,信仰天主的人们都有点怀疑,是不是天主亲自干涉了战争,派出长着翅膀的天使去和路易十四和约翰.德.维特打招呼了?
  要不然路易十四怎么可能在他的大军即将开进阿姆斯特丹的时候选择收手,而且还给了尼德兰联省共和国一纸梦寐以求的盟约?
  没错!路易十四给荷兰人的盟约就是他们做梦都想得到的!因为这份盟约永远的保证了尼德兰联省共和国的本土安全......而且,法国的陆军还愿意和荷兰海军组团打天下!
  可别小看法国陆军的作用,因为陆军是荷兰的硬伤啊!
  现在的荷兰拥有全世界最多的商船,也可以组织起非常庞大的海军舰队,但是却没有办法派出一支足够数量的远征军去东方和天朝帝国对抗。
  在这种情况下,只要荷兰的海军遭受暂时的挫败,大明帝国就能迅速投入陆军,去扩大战果——构成海权的可不仅仅是舰队,也包括那些位于战略要地的港口、岛屿、要塞。
  比如在马六甲大海战后,大明的陆上力量就迅速跟进,将荷兰人在马六甲半岛和苏门答腊岛的势力一扫而空。
  荷兰即使还能派出远征舰队,也没有办法在马六甲半岛和苏门答腊岛上找到可以容身的港口了。
  而荷兰在爪哇岛和香料岛的据点,也都沦为了天朝帝国手中的人质......
  可以这么说,没有法兰西的加盟,无论是荷兰还是英国,都不足以在东方的海上对抗崛起的天朝帝国。
  所以路易十四提出的同盟,是荷兰大议会所不能拒绝的,也不敢拒绝!
  真拒绝了,荷兰还能不能存在都不知道了。
  当然了,体面的同盟条约背后,还有一纸不大体面的和平条约......荷兰人还是得付出一些东西,才能得到他们梦寐以求的盟约。比如付出大笔的“赎金”——实际上就是赔款,名义上则是赎回被孔代亲王俘虏的两万荷兰陆军官兵。
  再比如交出马斯特里赫特要塞在内的一系列位于荷兰西部的要塞——这些要塞在法国占领整个西属尼德兰之前,将由法军占据,孔代亲王的7万大军将从那里出发,从背后进攻西属尼德兰境内的西班牙军队!在法国占领整个西属尼德兰之后,则会被全部拆除!
  又比如,尼德兰联省共和国必须跟随法国向西班牙宣战,同时派出舰队去封锁西班牙的港口,保护法兰西的海上贸易线——主要是同大明帝国的海上贸易!
  没错!法兰西和大明的贸易还得继续!
  路易十四虽然高举起了“大明威胁论”的旗帜,但是贸易还是要继续的!
  因为法兰西领导的基督教文明和天朝文明的对抗,或者更确切的说是竞争,将会长期存在——双方之间的距离相对于17世界的交通工具来说,实在是太远了。
  所以谁都没有力量向对方的本土派遣大规模的远征军,这也就不存在摧毁对方文明的可能。
  因此双方的对抗和竞争,将只存在于文明圈的边缘地带,而不是核心的对撞。
  在这种情况下,中止贸易,互相关上大门,老死不相往来是非常不智的。
  而且......法兰西在欧洲的地位根本不能和天朝帝国在东方的地位相比。
  即便路易十四想要中断往来,也会有别的国家无视他的禁令。
  至于天朝帝国......现在已经是翱翔云端的苍龙,又怎会在乎法兰西这只欧洲头狼的嚎叫?
  况且,法兰西的头狼地位还只存在于路易十四的宏伟计划当中,并没有得到整个基督教文明的承认。
  所以天朝帝国的皇帝朱慈烺根本就不会急急忙忙关上马六甲的大门——实际上,在这位天朝皇帝看来,这种文明边缘的对抗和竞争,对于天朝上国而言并不是坏事。
  敌人,有时候才是世界帝国奋进的动力啊!
  关上大门,中止往来,同时无视敌人的存在,将会使得世界帝国变得慵懒而迟钝,失去前进的方向。
  不过大明帝国驻欧洲的那些头面人物,在1666年9月的时候,却没有远在应天府的朱皇帝那么淡定。
  通过他们的关系网,《法兰西—尼德兰同盟条约》的抄件,已经送到了凡尔赛镇上的大明驻法兰西大使馆中了。这会儿就摆在刚刚从都灵返回的李少游、黄江、贾布斯、任真、韦青木和黄善面前——他们人手一份,正在逐字逐句的研究!
  “看来......神欧联合银行的总行得挪个窝了!”
  最先说话的是主持神欧联合银行的黄江,他这些年一直在欧洲,掌控着财源滚滚的汇兑生意,而且还是法兰西和英格兰的债主!
  “你想挪去哪里?”李少游问。
  “去伦敦吧!”黄江思索着,“英国暂时看起来还不会和法国走到一起.......英国到底是岛国,本土的安全还是有保障的,法国不容易控制英国。”
  贾布斯摇摇头道:“我看英法早晚必有一战,神欧银行如果去了英国,那么在未来的英法之战中,大明就等于选了边!而且神欧联合银行终究是买卖......只要这买卖还要做,那就不能从欧洲大陆上撤出。”
  “不去英国还能去哪儿?”黄江问,“总不能一直呆在法国吧?谁知道这个路易十四会干什么?”
  “去荷兰!”贾布斯道,“去阿姆斯特丹......阿姆斯特丹才是欧洲金融汇聚之地,咱们早就给把银行总部摆在那里!”
  “可人家已经把咱们当敌人了!”黄江摇摇头,他可没有在敌营中潜伏的经验。
  贾布斯笑道:“那就更得去荷兰了......荷兰在咱大明手里有人质,东印度公司就是人质,而且荷兰在汇兑买卖中的获利也不小,那帮商人会傻傻的放着银子不赚?”
  韦青木点点头:“我看可以......银子总是要赚的!而且迁英国摆明了就是怕了法兰西,咱们有什么好怕的?法兰西拢共才20多万军队(法国还有一部分旧式的陆军),咱们大明天朝有百万大军!”
  “那就,那就先这样吧!”黄江点了点头,欧洲这边的生意实在太好赚,他也舍不得走啊!
  他又望着李少游:“侍郎,你说咱们要不要请个旨?”
  李少游皱着眉头道:“旨是肯定要请的......不过咱们也得拿出个意见,朝廷对欧洲这里的事情知道多少?还不是都听咱们的?我的意思,咱们和法兰西、荷兰的明争暂时不至于,但是暗斗差不多可以开始了!是时候该琢磨怎么搅和欧洲的大局了,不能让路易十四太得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