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抢救大明朝 > 第1238章 阿登森林

第1238章 阿登森林


  一支军队正穿行在阿登高原的山林之间!
  这是一支相当庞大和新式的军队,穿着白色制服的步兵、穿着胸甲戴着头盔的骑兵、拖着6磅野战炮的炮兵,还有驱赶着辎重车辆的辎重兵,共同组成的行军纵队连绵不绝。浩浩荡荡,首尾都望不到边,人马数以万计。前军已经靠近了位于阿登高原中部的小城拉罗什,后军则刚刚离开法国东部的边境小城色当。
  本来应该在萨伏伊的都灵王宫参加查理二世和曼奇尼女爵婚礼的孔代亲王就身在这支队伍之中。骑着一匹阿拉伯马,身穿着法兰西新军的白色呢子制服,头戴一顶三角帽,没有穿戴任何可以护身的盔甲。
  没有穿盔甲的可不止孔代亲王一人,跟在他身后的副官和幕僚,以及所有步行前进的官兵,统统都没有装备护身的盔甲,取而代之的则是统一制式的白色呢子军服。
  这支由孔代亲王一手调教出来的法兰西新军的披甲率是很低的,仅有负责冲锋陷阵的重骑兵配备了胸甲和头盔,其他所有的人,包括轻骑兵和龙骑兵在内,全部都是无甲的。
  而在大幅降低披甲率的同时,火器的装备率则大幅提高,燧发枪和长枪兵的比例提升到了5比1,也就是5个燧发枪兵才配1名长枪兵。而且这名长枪兵也不再属于独立的长枪兵连队,而是和燧发枪兵混编,一起参加“排队枪毙”。
  之所以这样安排,是因为孔代亲王在激烈的明清战争中发现,当战场上的硝烟过于浓烈时,骑兵可以依靠硝烟的掩护在战场上进行机动,从而达成突然袭击的效果。
  在这种情况下,燧发枪兵根本来不及寻求长枪兵的保护——如果他们没有被混编的话!所以他们就只能给燧发枪插上刺刀,然后组成方阵,拼死抵抗了!
  当然了,燧发枪兵的拼死抵抗常常可以奏效,但是在这种情况下长枪兵干什么呢?
  看着拿钱比他们少的燧发枪兵去和敌人的骑兵血战吗?
  所以孔代亲王一度想要取消长枪兵,只是因为杜伦尼的反对,才在法兰西新军中保留的长枪兵。
  孔代亲王为法兰西新军带来的另一个巨大的变革,则是用燧发枪替代火绳枪——这是非常昂贵的变革!但是绝对物有所值,因为在明清战争当中,燧发枪部队从来都能吊打火绳枪部队。
  而大幅降低披甲率,就是为了把有限的军费都节省下来,用在了换装燧发枪和套筒刺刀之上......
  在完成了装备上的进化后,法兰陆军步兵的战术也进行了全面的升级。密集的四列横队成了最基本的交战队形,而燧发枪射击和刺刀突击则成为了步兵最常用的交战手段。
  不过装备和战术上的进化,并不是孔代亲王在明清战争中获得的最大收获......他的最大收获在于他的战役组织水平得到了极大的提升!
  在参加明清战争之前,孔代亲王从来都没有指挥过一场灭国之战,也没有指挥过参战人数超过5万的战役,更没有指挥过战场范围非常辽阔的长途运动战。
  那时的孔代亲王只知道如何利用地形排兵布阵,用2万人去打败3万人。并不知道如何指挥所有的法国军队去赢得一场有许多个欧洲军事强国参加的战争!
  而现在,孔代亲王已经知道该怎么做了!
  他已经知道西属尼德兰的城市和棱堡在新式开花弹以及平行攻城壕的面前,根本不堪一击!
  所以夺取城市和要塞不是法国赢得战争的关键——法国赢得战争的关键,是尽快迫使尼德兰联省共和国屈服......
  为了达成这一战略目标,法军就必须在战争的初期就攻入尼德兰联省共和国的本土,而且要逼近阿姆斯特丹!
  想要通过棱堡遍布的西属尼德兰北部和尼德兰联省共和国的西部,迅速冲向阿姆斯特丹是不大可能的,唯一的办法就只有进行大迂回,从荒凉偏僻的阿登高原通过,进入已经被法国收买的科隆大主教的领地,然后再通过明斯特大主教的领地进入尼德兰联省共和国的海尔德兰省。
  没错,就是从阿登高原通过!和历史上二战中德国装甲部队杀入法国的路线一样......只是方向反了一下,这回是法国人从阿登森林通过,再借道德意志的两个主教国,以迅雷不及掩耳之速攻入荷兰!
  根据测算,这次的大迂回大约要走100法里,也就是大约800华里,以日行军50华里计算,需要花费16天,如果能走到80华里,则需10天。
  而这10——16天,就是决定法国,乃至整个欧洲命运的关键时间窗口。
  为了尽可能的争取时间,路易十四才会花费巨款,为查理二世和曼奇尼女爵安排了一场极尽奢华的都灵婚礼。
  现在全欧洲都以为路易十四和孔代亲王人在都灵,战争暂时不会爆发......而实际上,他们两人都已经身在前线了!
  15万法兰西新军和将近2万法兰西骑兵,被分成了三路。由蒂雷纳子爵杜伦尼指挥的北路军,总共6万人,从加莱和亚眠出击,攻入西属尼德兰北部——这一路法军的目的是吸引西属尼德兰的西班牙军队和荷兰人的注意力。
  而法王路易十四将亲率4万大军,攻入洛林公国和法兰斯—孔泰之间,切断洛林公国和法兰斯—孔泰之间的通道,同时摆出将要全面进攻法兰斯—孔泰的姿态,同时威逼洛林公国保持中立。
  而孔代亲王指挥的7万大军则会从森林密布的阿登高原通过......法兰西的国运如何,就看孔代亲王这一路了!
  如果他的7万大军能在荷兰完成动员之前抵达阿姆斯特丹和海牙城下,那么荷兰人的大议会就只能接受“法国称霸欧洲、荷兰称霸海洋”的安排了——这可不是空口白话,荷兰人必须拆毁西部的堡垒群,永远向法兰西陆军敞开大门!
  当然了,法国也会保障荷兰的陆上安全!如果荷兰和英国再度开战,法国将会站在荷兰一边......
  而荷兰一旦屈服,西属尼德兰和法兰斯—孔泰全都不在话下,最多一两个月都得被法国拿下。
  如果那时奥地利想要参战,那可就正中法兰西的下怀,从荷兰南下和从法兰斯—孔泰北上的法军正好吃掉洛林公国和卢森堡,法兰西称霸欧洲的时代,就真正到来了!
  就在孔代亲王盘算着打败荷兰之后怎么和奥地利再战的时候,前方由远而近,传来了急促的马蹄声。
  孔代亲王抬头一看,就看见一个传令的骑兵飞奔而来,找到了孔代亲王所在的行军纵队,亲王的一个副官策马上前,问清了情况,然后又转回到了孔代亲王的跟前,大声报告道:“亲王殿下,前锋部队已经占领了拉罗什古堡!通往科隆主教国的道路,已经畅通无阻了!”
  感谢天主!
  孔代亲王在胸前划了个十字——西班牙人在阿登高原摆了少量的守军,其中一半摆在和法国接壤的布永,一半在阿登高原中部的拉罗什。。
  之前在布永,法军用偷袭和夜袭的办法打了西班牙人一个措手不及,一个晚上就拿下了西班牙人的城堡。现在拉罗什又轻易得手,说明西属尼德兰的西班牙人根本没有准备好打仗。
  现在就看荷兰人准备得怎么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