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捡到个女帝 > 第二百三十九章 请策君伏诛

第二百三十九章 请策君伏诛

    五月,楚国临江以南已步入夏季。
  
      被孩子们握在手心中的夏天已开始在树上鸣叫。
  
      不少百姓的衣着业已换上了短褂。
  
      即便是江湖侠少侠女们,也都换上了薄薄的春衫。
  
      可惜练武的女子大多风吹日晒加上过度锻炼,一个个皮肤粗糙还膀大腰圆的......
  
      所以说为什么大门派大家族的青年男女更好看?
  
      那只是因为他们营养充足,衣着气质还好,再加上高级功法加成导致的皮肤细腻身材好罢了。
  
      而在临江城中的风波楼内,便有几个江湖豪侠正在推杯置盏。
  
      “唉——”一国字脸汉子苦叹一声放下酒杯,“这临江风光独好,但不知何时就要倒霉了。”
  
      旁边一瘦脸中年人眉头皱成了“川”字:“魔门不是早已相声匿迹,为何最近反扑的如此之激烈?”
  
      “不清楚。”那国字脸大汉摇摇头,饮了口杯中酒,“听说秦国那位曾经的女帝与现如今的皇帝都被打成重伤不知所踪,北玄镇国大将军染拾亦闭死关未出,东离现如今亦快要沦陷,而这仅仅才过去三个月......我听说咱大楚皇家不少人已经北上边境抗魔,但我估计......唉......”
  
      旁边桌一白衣青年闻言出声问道:“在下刚从南疆归来,不知这魔门是个什么来路?”
  
      那国字脸大汉也没见外:“这魔门数十年前便已在江湖上掀起过腥风血雨,只是当年不知是何原因忽然销声匿迹。
  
      但现在魔门门主重现江湖,而这江湖上,竟无人是其对手。”
  
      这汉子摇头叹息:“也不知天上三隐为何还不出手,莫非天上的仙人真的不管凡人死活?”
  
      在他的固有印象中,天上三隐还是要大于这已占据尘境半壁江山的魔门的。
  
      “哦?魔门竟有如此实力?”那白衣青年,也就是刚刚归来的林北挑眉问道:“便是玄、秦、离三国亦不是其对手?”
  
      “谁说不是呢。”国字脸大汉道:“不过也只能说这魔门挑选的时间刚好。”
  
      林北敬了杯酒:“此话怎讲?”
  
      大汉跟他碰了碰杯:“听说秦国那位前女帝北上与北玄镇国大将军比武,结果二人双双闭了死关。北玄无人坐镇,秦国皇帝亦不知所踪,所以这两国才被快速拿下。”
  
      小南夕跟染拾姐打了个两败俱伤吗,不过她俩从五千年前就开始斗,没想到现在还这样,真是一点儿都没老人家的平和......林北又问:“那东离呢?”
  
      大汉继续道:“东离皇帝病逝,长公主亦随咱王爷回了咱大楚,我只听说东离那位女枪神战败出逃去寻帮手了。”
  
      二丫,也就是付朝颜败了?
  
      她若全力以赴,也是有等同于“藏海境”巅峰修为的。
  
      魔门门主有这么强?怎么以前没发现。
  
      那老家伙不是才“藏海境”吗?
  
      不过那魔门门主天天闭关,林北倒也没真的见过他。
  
      那现在该如何?
  
      自己不过只是离开三个月,感觉尘境完全变了个样。
  
      不过也没办法。
  
      那群魔门高手说实话加起来实力也确实够强,但能三个月打下大半个中原......那位魔门门主怕不是已经“通天境”巅峰了?
  
      不,甚至可能更强。
  
      不然一群早已退隐山林过老实日子的魔门高手也不可能心甘情愿的跟着他混,八成是他以武力威逼的。
  
      “啧——”
  
      林北不由咋舌。
  
      他是想不通还能去找谁帮忙。
  
      靠他自己?那岂不是送死?
  
      现如今北玄、西秦、东离全部沦陷,唐门、儒门也跟着老付家北上,林北实在想不通还能从哪儿找帮手。
  
      不......
  
      林北忽然反应过来,其实也不是没帮手。
  
      他可还认识一个“对生灵无敌”的撒手锏呢。
  
      不过那姑娘溜了快一年也没踪影,她到底去哪儿了呢?
  
      若是有她在......
  
      林北眼眸一亮。
  
      对啊!去找她啊!
  
      但该去哪儿找?
  
      她是龙,龙当归海。
  
      海......樱染?
  
      樱染乃海外岛国,化境通道也在樱染。
  
      而化境......便是妖的国度。
  
      龙族......有六成可能林清颜就在那里。
  
      就算她不在,好歹樱染还有逸颜花雪能做自己帮手。
  
      既已做出决定,林北便不再多想。
  
      而将注意力拉回之后,林北也敏锐注意到了这风波楼内的不同。
  
      这风波楼二楼大厅内早已坐满江湖客。
  
      他们虽各说各的,但林北敏锐察觉到他们的注意力......都在自己身上。
  
      不动声色间将周围面孔记在心里,林北拱手问道:“聊了许久,还不知这位大哥高姓大名?”
  
      那国字脸大汉爽朗道:“好说好说!本座南诚。”
  
      南诚?这是谁......林北疑惑道:“在下观南大哥修为不凡,不知南大哥师出何处?”
  
      南诚咧嘴露出森白的牙齿:“本座,圣门门主座下四绝世之一。策君,与本座走一遭罢!”
  
      魔门四绝世?这又是什么组合......
  
      不过“藏海境”初期的修为,也不算差。
  
      毕竟吕毋生那几个老阴货表面上也只是“藏海境”巅峰修为。
  
      若是三个月前的林北,自然不是他对手。
  
      但现在嘛......
  
      在将《天道经》为粘合剂初步融合了《望气术》、《太上洞观》、《心佛归正》之后,林北业已于一个月前步入“藏海境”。
  
      休说一个“藏海境”初期,就算来个“藏海境”巅峰,他林北也怡然不惧。
  
      打不过还不能跑的咯?
  
      想到此处,林北也不甚在意。
  
      “策君......那都是过去的事情了。”他转过脸问那瘦脸汉子:“那不知这位大哥又是何方神圣?”
  
      那中年人只是默默戴上一双玄铁拳套,闻言淡淡道:“四绝世之一,北冥。”
  
      “策君,人可以放下过去,过去却不一定会放过你。”
  
      南诚北冥......
  
      林北撇撇嘴,这些家伙怎么不干脆叫“东方”“西门”“南宫”“北冥”算了。
  
      正好凑个远古网络小说四大家族出来。
  
      “在下已数月不历江湖,未曾想贵门竟如此看重在下。”
  
      南诚笑道:“策君之名,圣门无人不晓。策君若在,则敝门上下如鲠在喉。这次门主便是派我兄弟二人来请策君共商大事。”
  
      “哦?”林北微眯双眸,“在下若不愿呢?”
  
      南诚一摆手,二楼坐满的数十名大修士尽数起身:“那便只能请策君伏诛当场了。”
  
      林北扫了一圈:“两位‘藏海境’,还有七十九位‘入道境’大修士,在下竟有这么大的面子。”
  
      啧,这魔门哪儿凑出来这么多大修士的?
  
      若是之前,怕是真要死在这儿了。
  
      但现在嘛......
  
      林北修长手指轻抚上红尘刀刀柄:“若诸位能告知在下贵门上下具体事物,那在下便会十分开心。”
  
      南诚身上无边杀意压迫而来,但面上却仍是宽厚的表情:“哦?若策君开心当如何?策君不开心......又当如何?”
  
      林北温声道:“若在下开心,自然会放诸位一条活路。”
  
      “若在下不开心......今日要么你们死,要么断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