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仙界那么大,我想去看看 > 214-你的良心不会痛吗?

214-你的良心不会痛吗?


  然后“奔波儿灞”在一个角落处,一番翻腾之下,翻找出了三块颜色黑不溜,圆溜溜的光滑石头。
  “奔波儿灞”蹒跚着脚步,抱着三块黑乎乎的石头,走到乐梦凌的跟前,一脸不舍的将石头交给了乐梦凌。
  看着手里平平无奇的圆滑石头,乐梦凌满脸黑线:“你是不是对宝物有什么误解?以为随便扒拉三块普通的石头就能打发我了?”
  “没有,绝对没有,”奔波儿灞哭丧个脸辩解到,“它们就是我最珍贵的宝物了,
  平常我无论是吃饭还是睡觉都会将它们带在身边,他们就像是我的亲兄弟一样。”
  听了解释之后的乐梦凌感到一阵恶寒,对那三块黑色石头更加地嫌弃了,
  或许那三块石头之所以会那么圆滑,正是“奔波儿灞”常年摩挲的结果。
  乐梦凌将三块石头又递回到“奔波儿灞”的手上,“把你的兄弟带走,我对它们可一点儿兴趣都没有。”
  “奔波儿灞”欣喜地结果三块石头,拿在手中翻来覆去的摩挲着,看的乐梦凌又是一阵恶寒,
  身体下意识的后退了一步,恨不得距离面前恋石怪越远越好。
  察觉到乐梦凌动作的“奔波儿灞”眼睛里闪过了一丝狡黠,
  而好巧不巧的,它的那个一闪而没的眼神,正好被乐梦凌给捕捉到了。
  “我的大刀已经饥渴难耐!”忽的,乐梦凌这么高喊了一句,然后举着长剑朝着“奔波儿灞”猛的劈去。
  奔波儿灞:“???”然后像是终于反映了过来,控制着身体猛的向后弹跳开。
  乐梦凌的长剑落在其中一块黑色石头上,
  “叮~”地一声脆响,伴随着一股强烈的反震之力,乐梦凌被震的虎口发麻。
  反观那颗被斩的石头,却是一点痕迹也无。
  “好宝贝!果然是好宝贝!”乐梦凌由衷的赞叹道,“既然这样,我就不客气的收下了。”
  “你收下了也没用,反正你又带不出去,你进来的不过是你的意识体罢了,又不是真身。”
  听了这句话,原本还为没有错失宝贝而显得有些得意的乐梦凌,身体猛的一僵,“对方说的真对啊,可是好不甘心啊……我该怎么办?”
  “你一定有可以将它们带出去的办法对不对?”乐梦凌严重闪烁着希冀。
  “你觉得我会告诉你?”奔波儿灞嘲讽道,不知什么时候,它的身体又有了要变大的趋势。
  “我戳!”乐梦凌又在奔波儿灞身上扎上了一剑,然后好不容易就要找回雄风的奔波儿灞再一次痿了……
  “落到了我的手里还妄想着翻身?没门儿!”乐梦凌笑的一脸灿烂。
  ~~
  奇怪的是,二次被扎漏气的奔波儿灞显得格外硬气,无论乐梦凌如何威胁他都丝毫不肯低头。
  而乐梦凌动了彻底抹杀奔波儿灞的心思,真正下狠手了才发现,她竟然搞不死那变得如同弱鸡一般的奔波儿灞。
  先前面对充气变大后的奔波儿灞时,乐梦凌好歹还能给对方带去些许伤害;实力下降之后的奔波儿灞,就跟变异虫一样的无解。
  即便乐梦凌出书攻击时,奔波儿灞痛的嗷嗷直叫,可身上就是半点伤口都没有……
  乐梦凌实在是拿软硬不吃的奔波儿灞没有办法,于是她便改了主意——去翻奔波儿灞的老巢。
  她就不相信,她把这第99层空间给掀它个底朝天,还会一点儿发现都没有。
  乐梦凌翻找的第一处,便是奔波儿灞掏出三块石头的地方。
  里边却是还埋着一块石头,不是黑色,而是完全相反的白色。
  那块白色卵石,看起来个头比三块黑石最小的那块还要小,可当乐梦凌满怀欣喜上前一搬时才发现,她搬不动。
  哪怕是使出了吃奶的劲儿,也不能让那块小小的白色石头稍微的动摇一下。
  “究竟是什么了不起的材料,竟然会这般沉重?”白色卵石搬不动,非但没有让乐梦凌感到失落,反而更加激动了,
  然后乐梦凌像是试探黑色石头那般,对着白色石头劈砍了一剑。
  剑落——白色石头应声而碎。
  乐梦凌:“……”
  一直注意着乐梦凌动作的奔波儿灞,笑的在地上捂着肚皮,翻来复起的打滚。
  此刻乐梦凌心中,可谓是有千万匹草泥马鹏腾而过,
  谁能想到显露在地表的只是白色石头的一小部分,地表之下还连着不知多大的石体?
  也就是显露在地表的那部分,跟黑色石头一般的圆滑,又跟黑色石头处于同一个位置,这才让乐梦凌误以为那白色石头也是一块宝贝。
  一时的失利,并不能浇灭乐梦凌那挖宝的心。她将她的目标转头到了别处……
  ~~
  几天后,乐梦凌一脸淡定地给奔波儿灞身上来了一剑,再次让身形有些微鼓的奔波儿灞泄了气。
  这件事乐梦凌已经干的很习惯了,动作就像是吃饭喝水一般流畅。
  这些天,乐梦凌不说已经把这整个99层空间完全掀了个底朝天,也相差不远了,毕竟很对地方的地皮都给乐梦凌揭开了。
  此时的99层,放眼望去可谓是一片狼藉。
  但是,除了奔波儿灞最开始刨出的3块不知有何用处的其实之外,愣是没找到有什么其他的宝物。
  甚至就连奔波儿灞平常爱吃的一些果子乐梦凌也给抢来尝了,然而除了味道还算不错之外,没有感觉到有任何其他的功效。
  “喂!我们好好谈谈吧。”乐梦凌枕着双臂,仰躺在柔软的草地之上,翘着个二郎腿,脚尖还富有节奏的向上勾着,
  “你看,我拿你没办法,你也拿我没辙,我们不能就这么一直耗下去吧。
  不如你告诉我去最后一层的办法,把我送走,这样你就不用每天挨打了。”
  奔波儿灞没有吭声。
  不久,乐梦凌又开口了:“难不成你是个资深抖M,就好挨揍那一口?
  不行,我太亏了!我劳心劳力地鞭策你,你却在私下里暗爽,还不给我点辛苦费,你的良心就不会痛吗?”
  奔波儿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