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电商穿越七零年代 > 第596章 走访取证

第596章 走访取证

    韩玉臣他们家的妇女,看到老太太被抓,也不敢哭叫了,还把孩子们的嘴给捂了起来,恐怕动静大了,引起警察的注意,再把自己给抓了起来。
  
      他们都不是省油的灯,虽没参与打架,可嘴上没少骂人,就连孩子,也跟着没住嘴,骂了这个骂那个。
  
      武警上车看管他们,警察勘察现场,对群众进行走访取证。
  
      韩玉臣他们家开始参与斗殴的,由于一些原因,中间离开了几个,也被大家举报了出来。可见他们家在村里,人缘有多差。
  
      警察立刻出动,四处抓捕,还是逃脱了三个。天黑夜沉,一时间倒也不便搜查,只好作罢,不过还是给他们家里下达了逮捕令。
  
      警察从来到走,前后不到一个小时,韩玉臣家里,被带走了二十三个人,除了她娘,其他二十二人,都是壮劳力。加上三个拒捕在逃的人员,他们家的男劳力,基本上清空了。
  
      家里剩下的妇女,带着孩子们,围在韩玉臣家的房门外,让他妻子拿主意。韩玉臣的妻子,恐怕给自家惹祸,躲进屋里,把门关的死死的,谁叫也不给开。
  
      宝山奶奶害怕了,警察刚走就拉着儿子,找到工作组。
  
      老太太看见韩玉林在那里,拉着他就央求:“韩书记,您好好帮俺说说,俺明天一早就去公社参加学习班,可别抓俺儿子。”
  
      韩玉林被弄糊涂了,不解的问:“你们这是犯啥事了?”
  
      宝山爹苦笑着说:“俺娘看到韩玉臣他家被抓了,在家害怕了,非得拉着俺过来说清楚。”
  
      高主任告诉他们:“韩玉臣他们家故意伤人,聚众闹事才被抓的,你既然认识到自己的错误,明天去公社参加学习班就行了,和你儿子没关系。”
  
      老太太对着高主任鞠躬答谢:“高主任,您真是个大好人,知道俺儿子老实,没让他跟俺收连累。”
  
      高主任解释说:“政府依法办事,不会放过一个坏人,也不会冤枉一个好人,一人做事一人当,不会和旧社会那样,实行连坐政策。”
  
      也不知道宝山奶奶听没听懂,她拉着儿子四下里鞠躬,嘴里只有一句话:
  
      “还是**领导的好!”
  
      “还是**领导的好!”
  
      第二天天刚亮,宝山奶奶就把赵芳喊了起来,让她送自己去张集公社,参加学习班。
  
      老太太还真逗,看到韩玉臣家里被警察带走了二十多口,特别是韩玉臣的娘也被抓走了,特别的幸灾乐祸。
  
      在各村汇报时,认罪态度特好,不过总捎带着宣传韩玉臣娘的事迹,受到多次警告,可她屡教不改。
  
      公安局抓捕后的第二天,韩玉臣就带着儿子们回来了。他家被抓走的一干人,一个也没回来。
  
      张书记的伤势已经确定,和宝景诊断的一样,腰椎错位,多处软组织损伤。
  
      不过,他脸上的伤势更严重,眼部受损,已经转到省医院治疗去了。
  
      韩玉臣回家后,找到大嫂,要了五千元钱,匆匆又赶了回去,他说是公安局判的,赔给张书记的治疗费。
  
      她娘跟着大儿子居住,这钱当然得老大家出。
  
      他再次回来,几个儿子已经把家搬完了。他们一大家子,包括亲戚们,都在他家的新房子里,等着听消息。
  
      他四个娘舅都来了,看见他进家就说:“玉臣,你娘这么大岁数了,可受不了蹲监狱的罪,你别管想啥法,得先把你娘弄出来。”
  
      韩玉臣呜咽着就给舅舅们跪下了:“舅啊,你外甥真没这本事,俺娘这次是闯大祸了,张书记腰断了,眼也瞎了,这可都是重伤。”
  
      “那你娘啥时候能回来,非得等张书记好利落了,才放人吗?”
  
      “舅啊,张书记好利落了,俺娘也得判刑,判轻判重,就得看张书记的伤恢复到啥程度。”
  
      韩玉臣话没说完,他大舅就哭上了:“唉,我那苦命的老姐姐啊,您咋越来越糊涂,儿子孙子一大帮,啥事还用您出头。土埋半截的人了,为了儿孙还得受这罪。”
  
      韩玉臣的二嫂子问他:“老三,人是咱娘和大哥打的,你二哥和孩子们咋还被关着?”
  
      韩玉臣苦笑着说:“二嫂,二哥领头带着孩子们围攻国家干部,武装抗拒公安执法,这罪名可也不轻,恐怕一时半会的回不来。”
  
      韩玉臣话音落地,家里响起一片哭声。他们一大家子,被抓走了二十二个男劳力。结婚的就十多个,都是家里的顶梁柱。还有三个在逃的,他们的家人听了这话,更加的不敢让露头了。
  
      韩玉臣的一个旁门嫂子,家里丈夫和儿子都被抓走了,她拉着韩玉臣急切的说:“三兄弟,咱们家就你一个能耐人,这事还得你操心。别管花多少钱,嫂子都认了,你只要把人给俺捞出来就行。”
  
      韩玉臣为难的说:“嫂子,这就不是钱能解决的事,咱们都不缺钱,可关键是有钱没地方送啊。他们对抗的是政府,也是政府想收拾他们,谁敢收咱们的钱啊。
  
      嫂子,我是没这能耐,您要是有别的门路,可以试试。”
  
      他旁门嫂子一听就急了:“玉臣,咱一大家子可都指着你哪,你说这话啥意思,我要是有别的门路,还眼巴巴的在这盼着你回来。
  
      感情你不急啊,你们一家子没一个被抓的。俺们就是傻,人家娘出事,亲儿子都不管,俺们上前帮啥手。”
  
      说着就哭上了:“俺的个傻老头子啊,这就是你巴心巴肝贴着的好兄弟,让人卖了都不知道。到了关键时候,人家推的比啥都干净。”
  
      还有一个旁门的嫂子也说了:“玉臣,你这村干部顺顺当当的干了这么些年,还不是咱家里的老少爷们在后面给撑着。
  
      家里这二十多口子男劳力要是都蹲了大狱,你这村干部也当不长。别的不说,你自己几斤几两心里没数。
  
      你摸着自己的心口说句实话,你娘惹事,哪一次不是你在背后撺掇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