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地狱电影 > 写在卷末17

写在卷末17


  哈喽,大家好,又和各位见面了。
  最近,阿油找到了一本关于幻想小说的写作指导书,个人感觉收获颇丰。
  为什么这样说呢?主要是里面说的一点非常契合本书目前的情况。
  任何一本小说都分为三个部分:开篇——黑暗阴沉的中间部分——高潮(结尾)。
  目前,本书正处于黑暗阴沉的中间部分,具体有多黑?大概黑洞那么黑,看不见光的那种,当然,指导书中的黑暗单纯指的写作方面,但是我这里的黑暗,还杂糅了其他原因。
  简单来说可以归结为内因、外因和现实原因三种。
  内因,指的写作过程中遇到的问题,下面我会聊到,并且也只会聊这方面的内容。
  外因,书籍类型本身面临的外界压力,这个不多说,灵异已死,悬疑当立!
  现实原因,我只能说……生活就是他妈的这么操蛋。
  那么,下面说说内因,也就是与大家关系最密切的内容。
  如果将整本书比喻成一座城堡,那么,开篇就是从第一块砖开始搭建城堡,不用考虑前面的铺垫,作者充满热情。
  结尾(高潮)就是将最后一块砖盖上,作者,看得到尽头,心情激动。
  中间部分处于两者之间,是建造城堡的过程中最艰难、复杂,也是需要时间最长的部分,然而,建造城堡可以没有惊喜和刺激,但是写作不行。
  因此,换一个更恰当的比喻,例如,游乐项目。
  如果比喻成一个沼泽游览项目,那么作者是带路的导游,读者是坐在滑板上的旅客。
  读者的目的很明确,想要在穿过沼泽的同时顺便有一趟愉快的旅程,而作者要做的事情就是带着读者穿过沼泽,同时让读者始终愿意坐在滑板上。
  如果读者对目标感觉无趣(口味),会选择离开;如果读者一脚踩在坑里(毒点),也会离开;如果读者发现自己一直停在原地不动(水),或者在来回转圈,同样会选择离开。
  有经验的作者,通常能够处理好这些。
  当读者感觉无趣的时候,他们会绕一点远路,带读者去看沼泽里的精灵、七色花,冒着绿光的骷髅,让读者重新提起兴趣,暂时忘记旅途的枯燥,愿意继续坐在滑板上。并且,在这过程中,作者会始终带着读者朝目标前进,只会偶尔提醒目标在哪,大概还有多远,同时避开路上的大坑。
  最后,当读者站在终点,回忆整趟旅程时,不仅有穿过沼泽的成就感,还有途中的各种曲折趣事。
  真是一次心满意足的旅程!读者会这样想。
  而缺乏经验的作者,会出现各种各样的问题。
  他们因为看见读者喜欢精灵,就带着读者找遍沼泽的精灵,结果丢失最重要的目标,而实际上,读者对精灵的兴趣并不大,之后,读者选择离开;又或者因为担心读者中途会对目标不感兴趣,于是一路向目标狂奔,读者感觉自己像在坐过山车一样,从头到尾都在担心自己会不会掉在沼泽里面,根本没有心情欣赏沿途的风景;也有的作者忘记目标在哪,盲目乱转……
  阿油,属于缺乏经验的作者。
  目前这趟旅程正在以极缓慢的速度前进,缓慢到连我都忘记了一些事。
  我笔下的英雄(主角)究竟想去哪里?想做什么事情?他的目标是什么?他在为自己的目标而努力吗?
  用指导书中的话来说就是:
  一个迷路的作家不再控制冲突结构,允许冲突变成圆形或完全崩溃,允许角色之间只是在漫无目的地交谈。因为他们在一段路一段路地旅行,总是在进行一个不重要的任务。他们拖延、放慢故事情节,把事件拖得太远,导致完全迷失在黑暗的沼泽中。
  当然,说了这么多,可能会有读者想问,“你究竟想说什么?”
  简单来说就是,我“卡文”了,因为无限流分卷之间联系薄弱的缘故,如同一个一个明确的终点站,所以直到现在还能维持读者的兴趣,然而,也是因为无限流的缘故,让我无法顺利到达终点。
  造成目前困境的原因有很多,我就不一一细说。
  与其纠结于问题的成因(实际上的确需要纠结,不过是作者纠结,而不是读者),倒不如思考如何解决眼下的困境。
  说清楚问题的情况之后,解决的办法已经呼之欲出。
  既然已经在沼泽里迷失太久,那么,剩下的时间自然是尽快赶往终点。
  在小说的世界里,字数代表重要性,因此这样做就有许多问题,例如头重脚轻,挖坑不填,等等等等,但是,毫无疑问,这是目前最好,也是唯一的解决办法。
  如果不这样,要不了多久,结果只有一个,连人带车一起翻在沼泽里,永远无法到达终点。
  我不想这样。
  小说应该有一个戏剧性的结局。
  更何况,我写的是商业幻想小说,因此,主角在经历了这么多磨难之后应该成功,应该达成自己的目标,应该实现他的梦想,不然结果与“翻车”无异。
  这事既然单独发个单章出来,也就是定下了,就是说,反对无效(哈哈)。
  接下来说说上两卷的事情,一卷是工厂,写的时候一直在想会不会被和谐,现在看来并没有,当然,究竟是内容的确不违规,还是成绩太差无人关注(笑),我也不知道。
  虽然开头略微有点悬疑灵异的感觉,但是后面基本变成了战斗,所以上一卷,也就是《健忘》这卷,特地注意了这一点。
  关于《健忘》这一卷的结尾,也许还有读者不懂,究竟哪一个才是真相。
  我想说,悬疑小说总是会留下一点悬念不揭开,而我要的,就是这个效果。
  可能会有读者认为卡文是灵感的问题,其实我想说,任何作者都不会缺灵感,他们缺的是读者感兴趣的故事,以及让读者兴奋的展示方式。
  其实点子有很多,我写作软件里面就收集了一堆,随便举两个例子。
  自助餐厅,鬼魂藏在食物中,演员之外的顾客当成炮灰,死的人越多,鬼就越厉害。读者一开始肯定是想一一排查,完全可以顺着这个思路,再进一步,将鬼设置成几种食物混合才会出现,而破解的方法就是另外几种食物,当然,其中肯定还要设置一些误导线索,加一些上厕所闹鬼的情节。
  又或者设置一个末日场景,人类必须待在高楼中,低层会有鬼出没,人类只能通过飞行装置和两栋高楼之间的桥梁连接,期间发生了一些事情,演员需要下楼救人或者处理一些事情,接着不断向下探索。当然,这个范围太广了,展开来写字太多,不展开写又没写清楚,基本不会采用。
  点子是有的,但是写的时候总感觉束手束脚,施展不开,只能让主角一点一点推进,究其原因,还是题材本身和类型的限制太多,无法营造出悬疑和恐怖(划掉)感。
  而且主要既要冷静帅气爱思考,又要感受到恐怖,且被吓得不行,真的做不到啊!
  再加上是网文,需要时刻维持主角视角,而主角又是不死的存在……
  当然,说我笔力不行,也没错,我承认我没法驾驭,也许有人能够驾驭,不过就是不知道他会不会写这种题材,不对,即使想写也不能写了(嘿嘿嘿)。
  总之,说了这么多,绕了几圈,其实就是想说一件事,本书该奔结局了,关系不大的电影,能跳就跳,20卷什么的,只是预计,大家应该知道什么是“不可抗力的因素”。
  然后就是,请大家期待钱仓一的精彩表现。
  “谁不是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