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绝美冥妻2 > 第一百四十四章 门开

第一百四十四章 门开

    面对我的惊呼,云墨子不高兴地说道:“成哥,你这样是真有点太过分了,谁说我不可能过关的,”
  
      我直接忽略了云墨子,随后对元奴问道:“这一关有什么要求吗,”
  
      元奴轻声道:“这里总共十六个房间,每个房间门口都有一道谜题,而每个谜题,都象征着一条道,只有参悟者,才能进入房间里,我可先说好,每个房间的钥匙,都象征着楼上的某个宝物,也就是说,你们在第二关拿到了什么样的钥匙,就会在第三关拿到什么样的宝物,”
  
      我倒吸一口凉气,想不到竟然如此困难,也就是说,还需要猜透宝物的性质才可以,
  
      我迫不及待,连忙看起了门上的谜题,
  
      这一道门是红色的,上边刻着一行娟秀的字:“英雄末路,无非是?游浅滩,待你腾空而起,又是长啸星空,”
  
      唔……
  
      莫非讲究的是不能放弃的精神吗,
  
      我细想了许久,感觉根本领略不了其中的精髓,
  
      先不管这个,看下一个再说,
  
      道士这种东西,都是随缘的,我要先看看哪一句话让我比较有感觉,对我的顿悟才会更好,
  
      我绕过了这个门,又看向了第二个门,只见这个门上的字,却是显得?飞凤舞,比刚才那个门要霸道许多:“元奴在此,何惧苍天,”
  
      我转头看了元奴一眼,他此时正闭着眼睛在哼着小曲,而那小曲我是没听过的,我估摸着……这句话很可能是他写下来的,
  
      给人一种好臭屁的感觉……
  
      云墨子此时看见了这句话,也是小声说道:“写这个的人给人一种好自恋的感觉,”
  
      我点头道:“这个不适合我,看看别的吧,”
  
      “张哥,我看到有一句话挺适合我的,你来看看呗……”云墨子认真地说道,
  
      哦,
  
      我疑惑地让云墨子带我去看看,此时他带着我去了再隔壁的一个门,上边写的字很霸道,但也很潇洒:“能为我用,蝼蚁亦会有风采;不为我用,大罗金仙又如何,”
  
      “这句话给人一种命里无时莫强求的感觉……”我摸了摸下巴说道,“也许它对应的宝物也会是比较潇洒的东西,”
  
      云墨子用力地点点头,“张哥你也知道,我一直都是那种比较潇洒比较有男子气概的人,我比较喜欢这句话,就看着这道门参悟了,”
  
      我平静道:“哦,你慢慢看吧,希望你能成功,”
  
      我又看起了其他的门,发现这上边真是怎么都有,
  
      有些句子很有道理的样子,有些句子简直就是让人觉得不敢置信,
  
      特别是有两句,一句叫“喵喵喵”,这根本就是莫名其妙,
  
      相比起喵喵喵,还有一句更过分的“啊……想摸女人的大腿”,
  
      神经病啊,
  
      想摸就放在心里不要说出来啊,说出来也就算了,最后还偏偏刻在了遗迹里是怎么一回事啊,
  
      这真是我的遗产吗,我上辈子有这么肮脏不堪吗,
  
      我一阵苦恼,也不知道究竟去看哪个门上的语句会比较好,只能一个个都看过来,
  
      正在这时,楼下忽然响起了一阵脚步声,我顿时心中一惊,难道有人上来了,
  
      果不其然,还真有几个道士跑了上来,他们上来之后,元奴正准备跟他们解说一下,而这些道士却是都挥了挥手,直接冲上了走廊,
  
      看这姿态,摆明了是要找事儿的,
  
      我心脏顿时扑通扑通直跳,这几个道士都是刚才被我嘲讽过的道士,不过让我安心的是,他们上来之后都没找我,而是直接朝着云墨子冲了过去,
  
      云墨子正在一本正经地看着门上的内容,还没注意到自己距离危险是这么接近,只见一个道士直接跳了起来,狠狠一拳砸在了云墨子的脑袋上,而云墨子顿时就倒在了一旁,
  
      “小子,你刚才很嚣张啊……”一个道士扯住了云墨子的衣领,冷笑道,“你是不是觉得自己很牛逼,”
  
      云墨子顿时吓坏了,连忙对我吼道:“成哥,救命,救命啊,”
  
      我连忙说道:“我不认识他,”
  
      那道士点点头,握起拳头就要揍云墨子,而云墨子吓坏了,急忙说道:“不是的,其实你们误会了,我张祥在刚做了这件事情的时候,心里也很后悔,或者也不该说是后悔,而是懊恼……主要还是因为这个遗迹里没厕所,我一时间没忍住,实在是对不起各位大哥,真的很对不起……”
  
      一个道士忍不住骂道:“你当我们没脑子啊,你憋不住不会去大厅那边解决啊,对着我们是几个意思,”
  
      云墨子差点被吓哭了,连忙说道:“别,别打了,我说的都是真的,真是因为没有厕所的关系,你们去打听打听,我张祥平日里也并不是这样的人,就是……当时有一种无限接近于快感的可能,该怎么说呢,当时看见这么多个小姐姐,就想好好表现一下自己,忽然心里有一种很快乐的感觉,别打了,至少不要打脸好吗,我愿意认错,无论是皮鞋还是鞋底,我都愿意舔得干干净净,请就这样放过我好吗……”
  
      “是这样么……”那道士皱眉道,“听你这么说,好像是有那么点道理,不行,先跪下道歉再说,”
  
      “我跪我跪,各位大哥千万别动手,”
  
      第一个动手的道士皱眉道:“以后别再这样了,做出这种事情来,简直是一点教养都没有,我最烦没教养的人,别再让我看见你又做类似的事情,”
  
      云墨子委屈道:“各位大哥,你们偶尔应该也会有这样的想法,当着很多小姐姐的面,偶尔应该会想好好表现自己,然后露出一脸淫笑的吧,我张祥只是实现了你们不敢实现的梦想而已,请不要说我是变态好吗,如果你们真想说我是变态的话,那至少也应该叫我完成了男人夙愿的变态可以吗,如果你们今天执意要教训我的话,那我以后还怎么敢继续完成你们不敢做的那些梦想,,”
  
      我瞥了一眼跪在地上跟人们道歉的云墨子,也懒得听他那些跟人解释的借口,
  
      真是麻烦呐……
  
      这么多个门,竟然没有一个让我心动的,
  
      我皱起眉头,莫非我前世的遗产里,根本就没有适合我的宝物不成,
  
      这个时候,我已经走到了最角落,不由得心里一个劲地叹气,
  
      最后一个门了,
  
      若是这个门再不适合我,那就代表着我跟这里的宝物无缘,只能依靠运气,随意拿一个东西了,当然,到底能不能拿到都不确定,
  
      此时我缓缓看向角落上的门,等看见上边的字后,我忽然心里咯噔一下,就好像有什么东西,在心里猛地炸开了,
  
      这个门上的字,磅礴大气,充满霸道的韵味,可不知怎么的,我却读出了里边的一种忧伤,那是一种孤独,是一种从未有人能理解的落寞,
  
      “三界五行,不在其中,最恨成仙难,”
  
      我闭上眼睛,缓缓伸出手,放在了门上,轻轻地抚摸着这一行字,
  
      与我很像,不是么……
  
      我仿佛能幻想出,一个男人拼尽全力地去寻求真相,去寻求这个世界上最大的秘密,他的道路是如此迷茫又孤独,究竟是对是错……他自己都说不清楚,
  
      也许是心情被影响,我不由自主地抽出紫荆花,在上边缓缓地刻下一行字,
  
      “前世今生,天道轮回,肉身又何妨,”
  
      当我刻完最后一笔的刹那间,我面前的这个门,忽然吱呀地一声,缓缓打开……
  

Ps:书友们,我是浙三爷,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