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绝色毒医王妃 > 第二千四百二十六章 还有后招

第二千四百二十六章 还有后招

可迎接他们的,却是来自个身材比较粗壮的嫂子的一记窝心脚。
  
  “呸!咋呼什么?”
  
  俩个贼人是又气又怕,但他们也怕了这几个女人手中的武器,不过眼珠子却在轮转,显然是还没死心。
  
  林梦雅也不含糊,干脆利落的给他们二人一人灌了一颗药。
  
  “你,你给我们吃了什么?”
  
  俩人被她掐着脖子,只能不由自主的吞咽。
  
  等到反应过来的时候,那药丸早就下了肚子。
  
  林梦雅冷冷一笑。
  
  “毒药。”
  
  “你,你......”
  
  那俩人瞪着通红的一双眼睛,想要用手抠喉咙,却根本做不到。
  
  现在,他们才真的怕了。
  
  也不知是不是错觉,他们甚至已经感觉到了身体发软,腹痛如绞。
  
  眼瞧着俩人就不成了,林梦雅只冷冷的瞥了一眼,说道:“当然,若是你们乖乖的配合我,我倒是也可以考虑,给你们解药。”
  
  俩个贼人立刻狂点头,
  
  现在别说是让他们配合了,哪怕是她让他们去杀人放火,这俩人也不会有一丝丝的犹豫。
  
  毕竟,活命要紧。
  
  “你们这次来了多少人?计划是什么?”
  
  小土坡上,林梦雅就地审问。
  
  跟她一起来的四个嫂子,俩个看着这三人,另外俩个,则是负责一前一后的放哨。
  
  那俩人现在已经是四肢发软,顿时也就将计划倒了出来。
  
  “我、我们这次一共来了三百个弟兄,我们老大在前面跟霍大当家纠缠,派我们兄弟二人来找到黑虎寨的女眷。”
  
  林梦雅眉头一蹙,对俩人的答案很是不满意。
  
  “你们家老大找我们,不会就是为了拿我们来威胁我们霍爷吧?
  
  说,到底是什么目的!”
  
  俩人拙劣谎言被拆穿,生怕眼前的姑娘不顺心了,就要了他们俩个的小命,连忙说了真话。
  
  “还有,我们家老大说,霍大当家这些年得了不少的孝敬,很有可能就是藏在后山的山洞里了。
  
  所以,所以派我们俩个来探探底。”
  
  也是,作为山匪,最在意的自然是这些金银珠宝。
  
  但林梦雅却觉得,霍爷的那些财宝,至少没有在之前他们藏身的那个山洞里。
  
  除非,山洞里还有其他隐藏的机关。
  
  可她之前分明看过,那就是一个藏人的山洞而已。
  
  想来,应当是这俩个贼人的老大自己的猜测。
  
  “那找到财宝之后呢?你们怎么联系?”
  
  这便是让他们真正出卖自家老大了。
  
  不过想到自家老大狠辣的手段,这俩人有怂了。
  
  对视了一眼后,颤巍巍的选择了沉默。
  
  林梦雅挑了挑眉。
  
  “看来,你们是不见棺材不落泪。”
  
  之前说话的贼人差点哭了。
  
  “姑奶奶,求您饶了我们吧!”
  
  另一个也带着哭腔说道:“若是我们出卖了寨子里的兄弟,即便是您能放了我们,可我们老大也不会放了我们的!”
  
  “对,反正横竖都是一死,姑奶奶您就给我们一个痛快吧!”
  
  俩人的哭求,并没有让她心软。
  
  正想着用些威逼利诱的手段,让二人吐露实情,却不想那个同样被捆成粽子的小菊,突然开口说道:“只要你杀了他们,我就替你去引那些人出来。”
  
  林梦雅的注意力,其实一直有一部分放在小菊的身上。
  
  听到这话,她转身看去。
  
  从小菊的样子来看,她大概猜测到对方经历过了什么。
  
  但是,这是小菊自己与虎谋皮,怨不得任何人。
  
  “小菊姑娘,你觉得我会相信你么?”
  
  小菊死死的瞪着她,不甘心的低吼。
  
  “杀了他们,这是你欠我的!我都说了会帮你,你还想怎么样?”
  
  听到这蛮不讲理的语气,林梦雅的笑容更冷了。
  
  “我何时欠了你?”
  
  “要不是你!”小菊一字一句,自觉椎心泣血:“要不是你让黑虎寨的人把我关起来,我又怎么会被这俩个畜生糟蹋!”
  
  林梦雅看着小菊,淡漠的说道:“如果不是你恩将仇报,意欲伤害无辜之人,又怎么会有这样的下场?
  
  你总觉得是别人对不起你,实际上,都是你自己,咎由自取。”
  
  “我只不过是想让小姐回归正常的生活,我哪里做错了?”
  
  小菊哭着质问道。
  
  而林梦雅却只是定定的看着她:“那你问过陶小姐了么?你处处以她的名字树敌,让黑虎寨里的男女老幼,都讨厌她,从而让她更加的依附于你,任你为所欲为。
  
  你口口声声说是为了她好,实则不过是将你的意志,强加在她的身上,不过就是控制着她的一举一动,来达到你的目的罢了。
  
  今日,是你自酿苦果。可若是那些人真的攻破了黑虎寨,你家小姐,还有这些女子们,全部要遭受到你受到的伤害。
  
  你不仅仅是自私,简直是狠毒无比!”
  
  她一字一句,将小菊所有的心思全部都刨开,让其不得不面对,被自己藏起来的悔意。
  
  有些时候便是如此,明知自己是错的,但却为了不让自己有负罪感,便把所有的不公,都归结到命运的不公,甚至于迁怒到旁人的身上。
  
  这样的人,林梦雅见得多了,也懒得多理。
  
  转身,对那四个女子说道:“看样子,他们俩个只是来踩点的。说不定这会,已经有别的人摸上来了。”
  
  那四人有些焦急,纷纷问她该怎么办。
  
  林梦雅想了想。
  
  从目前的情况来看,最好是想办法将事情告诉给霍爷,与此同时,他们也不能坐以待毙,免得霍爷那边腹背受敌。
  
  若是在迫不得已的情况下,她会让三兄弟出手。
  
  只是那样一来,霍爷就不会再相信她了,对她来说,也是个不大不小的麻烦。
  
  她将这三人弄晕,确保他们短时间内不会醒过来之后,跟四个人一起,将三人藏到了草堆里。
  
  随后,她带着人回到了祝嫂子藏身的山洞。
  
  “怎么样?你们有没有受伤?”
  
  祝嫂子有些焦急的问道,不过在看到五个人都安然无恙后,心中不由得多了几分对林梦雅的敬佩。
  
  林梦雅将情况简单的跟祝嫂子说了遍。
  
  一听说可能还有人摸上来,祝嫂子也不由得担心。
  
  “这可怎么办?要不,我现在就去找人求救?”
  
  林梦雅摇了摇头。
  
  “怕是会来不及,而且,如果前面的那些兄弟们知道我们被困,少不得要分散一部分的力量来救我们,反而对大家不利。”
  
  “那,那咱们岂不是危险了?”
  
  相比于祝嫂子急的火上房似的,她反而淡定得很。
  
  “祝嫂子,我看你功夫不弱,每天砍菜杀瓜的也是好手,不知道,你可会砍人?”
  
  祝嫂子下意识的点了点头,随后又急着摇头否认。
  
  “不行不行,我怎么能行呢!”
  
  但林梦雅却觉得这可行,并且绝对行。
  
  “您先别忙着否认,其实这砍人跟做饭没什么区别。
  
  我听他们说,您夫家原先就是做杀猪的营生的,大不了,您就将那些贼人当成猪,一刀一个,干净利落。”
  
  这还是包括祝嫂子在内的女眷们,第一次听到这么新奇的话。
  
  但每日都在山匪寨子里生活,她们丝毫没觉得惊悚,反而,还觉得似乎有那么一点点的道理。
  
  之前踢了那贼人一眼的年轻嫂子,此刻两眼却是亮晶晶的。
  
  “祝嫂子,我也觉得你行!刚才,我使劲踢了他们一脚,嘿,爽着咧,一点不比打我们家那口子差!”
  
  这人的一番话,顿时让大家都闷着笑了起来。
  
  祝嫂子其实也是个胆大的人。
  
  她反手抽出了自己的那把尖刀,呼吸略有些急促。
  
  “我们家小闺女死的时候,我就差点杀了人。”
  
  祝嫂子眼眶微红,不过,其中的神色,却愈发坚定。
  
  “宋姑娘说的没错,杀人比杀猪简单。我既然上了山,在他们的眼中,也是个山匪了,那我还顾忌什么!”
  
  祝嫂子的事情,林梦雅也听说了一二。
  
  祝嫂子本姓华,夫家姓祝。
  
  原本他们只是山脚下一个村子里的村民,每日靠祝大哥杀猪为生,俩口子都是能干的,日子过得倒也不错。
  
  谁知在祝家小闺女满十岁的那一年,村里不知何时来了几个流匪。
  
  祝家小闺女虽是个孩子,可生得却是玉雪可爱,没想到竟然被那几个该货剐了畜生看上了。
  
  他们找了个机会,拐走了小闺女。
  
  祝家夫妇疯了一般的找,最终在后山,找到了衣衫不整,早已经被虐杀身亡的小女儿。
  
  俩夫妻伤心透了,两口子提着刀,找到那几个流匪拼命,而那伙子流匪,却招来了不少同伙,企图将祝家两口子也杀了。
  
  恰在此时,霍爷跟王燕他们赶到。
  
  原来那伙子流匪,正好是他们的敌人,因为不敌他们,才流窜到了山下的村子里。
  
  霍爷跟王燕,二话没说给两夫妻报了仇。
  
  也就是从那时起,祝家夫妻一心一意的,想要报答霍爷的恩德,这才上了山,成了其中一员。
  
  见祝嫂子提起惨死的小闺女,周围几个跟她交好的,也跟着纷纷应和。
  
  林梦雅拍了拍祝嫂子的手,轻声道:“别慌,咱们拼力气是拼不过他们的,这一局,咱们得智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