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问天:长恨歌 > 一卷 四节 梦里花落知多少 中

一卷 四节 梦里花落知多少 中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这是……钟乳灵液?”齐皓被眼前的景色震撼到有些说不出话来,相比起楚度来说,他此刻像极了未见过世面的孩子。
  ‘噼里啪啦……’
  空旷的溶洞中有微不可闻的爆竹声从四面八方传来,打断齐皓所有的诧异。
  紧接着,楚度面前的暗河水面忽而荡漾开来,三人哑然失色,那刺骨的河水似乎像是被人烧开了似的,大片大片的水泡带着热气腾腾的青烟,随着咕隆咕隆的声响徐徐上升。
  此番情景持续了足足半个时辰,河边闷声不响的楚度面前的虚空之中忽然出现一道淡金色的天然屏障,紧接着,地下暗河猛的炸裂开来,沸腾的水花四溢而起,拍打在金色的屏障之上,溅起点点涟漪。
  阵阵爆竹声忽而如在耳畔,掺杂着声声闷哼,这种怪异现象仅是持续片刻,空气突然宁静下来,连微风也不见一丝踪迹。
  盘坐的楚度蓦然拔地而起,流光闪烁,那把暗金色长枪蓦然出现在他的手中,他紧紧的盯着面前不在流动的水流,如临大敌。
  幽月与齐皓被楚度的举动吓得愣了愣神,虽不明所以,但却纷纷效仿,突然安静下来的气氛,让二人也察觉到一丝莫名的危险。
  就在此时,一道强大的神识略过三人周身,不过一瞬间的功夫,三人却惊的一身冷汗,那道神识强悍到超乎三人的想象,那一瞬间,三人很默契的,脑海中均出现三个大字,逃!
  水波荡漾,不可思议的一幕突然出现在三人眼前,只见那原本平静的水面忽而缓缓分开两旁,一席青衫从水底腾空而起,呼吸之间来到三人身攀。暗河两旁的水波缓缓合拢,一切归于平静,仿佛从未发生。
  “突破了?”楚度率先从震惊中惊醒,一抹撩热从眼底深处一闪而逝,羡慕,懊恼,若他能有如此能耐,又何惧于天下群雄?又怎么可能沦落到如今这步田地!
  “境界还不太稳定,免不了回去一番苦修,不过老夫在此还要多谢小友适才相助之情。”风轻尘踏步落在楚度身前,缓缓一拱手,一点儿也没有似乎已经是天下第一高手的姿态。
  “我并没有做什么。”
  楚度默然收起长枪,他明白风轻尘在说什么,无外乎是那几瓶钟乳灵液的事情,只是修士每一个大境界的突破均是自身能力的不凡,外物能起到的作用甚微,尤其是这种大境界的突破之上,随着修为的加深,外物的作用亦会越来越弱,有时甚至会适得其反。
  “小友说笑了。”风轻尘眼角的余光扫过三人身后盛着钟乳灵液的池子,眸光中闪过一丝震惊,他哑然失色道:
  “莫非先前楚小友留下的东西是钟乳灵液?怪不得,怪不得,怪不得其中蕴含如此大的灵气,小友大手笔,对老夫这把老骨头还真是舍得!”说着他又是拱了拱手,连腰杆也稍稍弯下了一些。
  天地灵气闭合千年甚至更久,灵气的衰弱连修士也只是堪堪可以修行而已,更别说一些天材地宝,有些真正可以让人生死人肉白骨的灵物已然在历史的尘埃中渐渐灭绝,身为老古董般存在的风轻尘比任何人都明白像钟乳灵液这种天材地宝的妙用和价值,一下掏出五瓶钟乳灵液,如此大手笔,可见他在楚度心中还是占有一定分量的。
  人到中年,过多的是怀念,可人到白发苍苍之际,过多的或许便是一种认可,这是来自他人对自己生而为人的一种肯定。
  有友如此,此番不虚此行。风轻尘淡然一笑,什么楚度得罪了天下群雄,什么先前差点要了他的小命,所有的一切在此刻显得是那么的微不足道。
  然,风轻尘所不知道的是,那五瓶灵液,是楚度身上唯一剩下的五瓶。
  “我并没有做什么。”
  一样的语气,一样的默然,楚度似乎永远也不了解人情世故,又似乎了解,只是不愿意多说。他忽而猛然直视风轻尘的双眼,乱糟糟的白发有些凌乱的掩盖住他猩红的双眸。
  “你怎么了?”风轻尘被楚度看的心中发毛,手掌一紧,警惕感层层高升,他是怕了楚度突然发疯的样子。
  “适才幽潭底,你……有没有发现什么?”
  焦虑,渴望,不安……
  楚度此刻像极了一个失足掉下深渊却被人一把拉住手掌的人,他的眼神和语气,充满种种复杂的情绪。
  年过三个半百的风轻尘自然看的出来,眼中一闪而过的哀伤,又一闪而过的同情,很不幸,楚度并没有捕捉到风轻尘的第一个情绪,但那一闪而过的同情,却被其尽收眼底。
  “我……确实发现了一些东西。”生平第一次,风轻尘撒谎了。
  犹若实质的一抹幽红从楚度的双眼照射而出,一种被人戏耍的表情展现在其脸上:
  “你骗我……”像是深渊底下的阿鼻地狱,楚度的声音悠悠响彻在空旷的溶洞之中。
  这世上比所有人都瞧不起你的滋味还难受的,就是所有人都同情你。
  楚度讨厌这种滋味,他如今虽然可怜,但却不需要任何人的怜悯,他虽颓废,甚至像个乞丐,但亦有着他自己的傲骨。
  “我……”
  凤轻尘有口难言,那古朴的字迹里蕴藏了一丝道韵,观字向心,其忽而灵台一点灵光闪现,整个人进入一种难以言明的状态之中,这才侥幸突破境界,至于有关所谓九鼎的消息,事实证明幽月判断有误,因为他实在是一点儿也没发现。
  “你们都走吧!”
  破天荒的,楚度的情绪并没有因此而失去控制,他淡淡瞥了一眼三人,随后径直走到盛着钟乳灵液的池子前,随手一招,一樽极其迷你的金鼎蓦然定在他面前的虚空中。
  手指成印,金鼎上闪过一道金光,忽而缓缓转动鼎身,随后蓦然放大,让人能清晰的看到金鼎之上的纹理。
  金鼎呈圆形,口上两立耳外撇,方唇,平沿,垂腹,圜底近平,三蹄状足;鼎腹偏上部环饰蛟索纹,上下有蟠虺纹,相互颈绕交错,细密布于鼎腹,鼎身一面有六条扉棱将装饰纹饰均匀等分;另一面一老者白发须眉,负手立在一棵松树前,抬头望天;鼎足上部饰兽面纹,兽鼻呈扉棱状。
  楚度抬手,金鼎调转方向,鼎口向下,一道金芒从鼎口射出,笼罩住下方的池子,池中的钟乳灵液仿佛受到吸力一般腾空而起,如水柱般倒流进金鼎之中。
  一滴未剩,钟乳灵液被楚度全部收走,时过境迁,他终是坦然面对年少时‘凡事留一线,日后好相见’的‘虚伪’。
  事毕,在三人诧异的目光中,楚度收起金鼎,整个人跃入空无一物的池中,竟然自顾自的修炼起来。
  凤轻尘三人面面相窥,虽然弄不懂楚度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但事出必有因,凤轻尘给二人打了个看守的指示,三人呈三角状,就地盘膝而坐,密切注意着楚度的动作。
  夜初静,一片静谧祥和,夜空似藏着青色的帷幕,点缀着闪闪繁星,让人不由深深地沉醉。
  溶洞里,有点滴星光顺着暗河折返,映在楚度脸上,映出楚度微皱的眉头……
  艳阳高照,万里晴空,大漠深处,一点琴音划过天际,一片红艳似火的花丛中,一位明媚而风情万种的女人赤足踏沙,翩翩起舞。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