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问天:长恨歌 > 一卷 二节 九鼎还阳

一卷 二节 九鼎还阳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神州浩土,极南之地,十万大山深处。
  夕阳如墨,映得山岳魅影重重,时节虽是正月,他方正为东末,但此地却是四季如春,植被茂密,小兽出入频繁。
  景色虽美,但因落叶常年堆积,腐烂的气味甚是浓烈,更有青色瘴气,如青烟般袅袅升起。
  夕阳下,大山深处,楚度缓步前行,一步十行,动作虽快,却不沾尘土,甚至落叶也不曾带起分毫。
  黑衣如墨,长袍阑珊,不修边幅的银白长发随意散落,如枯死的野草,锈迹斑斑。
  颓废、寂缪,除却那猩红的双眼还有一丝神韵外,他整个人与这大山似为一体,周身气息奄奄,显得死气沉沉。
  脚步微错,荡起一片尘埃,楚度停下前进的步伐,默然看向前方,四下一片寂静,有微风乱舞,带起片片枯叶。
  夕阳下,瘴气缭绕,前方的林子中安静异常。
  流光闪烁,楚度的手中悄然出现三把飞刀,不见他有过多的动作,三把飞刀成‘品’字形无声射出,刀尖直指前方幽暗的丛林。
  “唉……”一声轻叹毫无征兆,如虚空中蓦然出现的涟漪般,原本极速的飞刀诡异的定在虚空之中,再也无法前进分毫。
  远处,一道白光闪现,一青衫中年踏空而来,长发如瀑,面貌俊朗,最让人印象深刻的是那双眼睛,如黑夜中的星辰般明亮。
  中年身后,一男一女,两位青年,男俊女俏,似作天合。二人愁容满面,血丝密布的眼神中,看着楚度带着震惊与黯然,似乎不敢相信楚度如今竟然是这幅尊容。
  此三人均为楚度旧识,姑且不讲青衫中年,那一男一女本是楚度在这世间为数不多的好友之二,齐皓与幽月。
  齐皓是楚度最好的兄弟,二人经历大小战斗无数,肝胆相照,出生入死,是那种可以把后背毫无保留的交给对方的兄弟。
  而幽月,二人并肩前行十几年,若这世上楚度还有亲人的话,幽月绝对算上一个。
  至于青衫中年,他是当今江湖唯一的两个不受十大名门掌控势力其中之一的归一门门主,风轻尘。
  在神州浩土之上,除皇城外,所有江湖势力均归十大名门管制,但事无绝对,十大名门之外,有三大势力可以与其并驾齐驱,一曰归一门,门主风轻尘;二曰七色,门主妖姬;三曰龙门客栈,门主云秋水。
  丁酉年八月,龙门客栈被神秘势力悄然无声的铲除,行凶者惨无人道,龙门客栈门中上下一个未留,斩尽杀绝,虽此事已经过去足足五个月有余,但江湖之上仍然风波不断,流言漫天。
  至此,江湖上唯一不受十大名门控制的势力,变成了两个。
  风轻尘亦是楚度的朋友,以往二者之间相谈甚欢,风轻尘只是面貌年轻,看着不过五六十岁的年龄,实则已然百岁有余,与楚度相比,两人绝对算得上是忘年之交。
  见此一幕,楚度已然猜出他们的目的,他的目光只是抖了抖,随后便再次陷入猩红的泥泞之中。
  风轻尘缓步来到静止在虚空中的飞刀前,伸手轻轻收下三把别具一格的飞刀,飞刀形似柳叶,夕阳下泛着寒光,说是别具一格,其实并无太多特别之处,只是那刀身之上,刻着一个如水波般的‘云’字。
  伸手制止住身后想要上前的二人,风轻尘深深的看了一眼楚度那一头银白长发,开口道:
  “初闻我还不信,如今看来,你似乎入魔了!”他目光中说不出的惋惜,惋惜下又带着一丝感同身受的哀伤。
  “你们也要挡我去路?”楚度开口,喉咙中如插了一把利剑,声音干涩、沙哑。
  离开唐门之后,他便动身前往这十万大山,一刻也未停下,只因那宫晴歌所在的宗门蝶恋居,便坐落在这十万大山之中。
  他不想停下,也不愿停下,他害怕,害怕只要稍停一刻,脑海中便会不由自主的回忆起那一天,那一幕的场景……
  大漠无边,秋风萧瑟,别有一番韵味的景色下,他看到了末日,血海漫天,如临深渊地狱,吞噬、吞噬,吞噬掉他在这世上所拥有的一切……
  对于楚度来说,那一天,那一幕,就是末日……
  头疼欲裂,楚度不由自主的抱住头颅,脑海中雷鸣不断,他似乎听到那来自灵魂深处的呼唤。
  “楚度,你若无事,我来教你唐门的绝学吧?”
  “楚度,你武学进境真快,怕是这世间从古至今最聪明的天才也不及你万分之一!”
  “楚度,你说这世间真有长生不老吗?我感觉他们好傻,千百年来也无人做到的事情,一座青铜古殿难道能逆天不成?”
  “楚度,我们这样如果能走一辈子我也就知足了!”
  “楚度,等把此间事了,我们种一大片梅花林可好?”
  大漠深处,离苍穹最近的地方,女子靠在男子的肩膀上,看日出日落,看繁星点点……
  “啊……”楚度突然仰天长啸,哀痛悲绝,无尽落叶荡成尘土,飞鸟惊叫,猛兽低吟,这一吼,声震八方。
  “连你们也要挡我?”
  事实上,楚度虽是发问,但并未给风轻尘三人任何出声回答的机会,流光溢彩,一把暗金色长枪凭空出现在他手中,金光一闪,楚度的身影消失在原地,随后骤然来到风轻尘三人的上空。
  气焰嚣张,一股凛冽的气势震动四野,楚度出枪,一枪十杀,他融百家之长,所悟成名绝技,此刻毫无保留的倾囊而出。
  枪出如龙,朵朵寒芒如风雪般吹过,一枪,两枪,三枪……无尽的枪劲冲着风轻尘三人兜头斩去。
  风轻尘不敢大意,连忙放出一道青芒护下三人周身,出乎预料,那青芒始一接触枪劲,便顷刻间荡然无存。
  眉头一皱,风轻尘略显吃惊,虽然从未小看楚度,但他还是严重低估了这一枪的威力。
  足尖在虚空中轻轻一点,风轻尘裹带着齐皓幽月二人后退三步,期间他左手暗中掐出一个手印,顿时,三人身前蓦然出现一道青色屏障。
  大繁若简,青色屏障如水波般荡起阵阵涟漪,楚度如烈焰焚天般的枪劲再也无法轻而易举的突破。
  “楚小友,我们并不是想拦你去路,只是认为你应该……”
  ‘冷静一下’四字还未说完,风轻尘不由得大吃一惊,只听‘呔’的一声闷喝,他面前的青色屏障发出一声清鸣,如裂开的镜子般,支离破碎,融入天地之间。
  紧接着,楚度手中泛着寒光的长枪枪尖,径直来到他咽喉前一寸之处。
  ‘叮’的一声,电光火花间,风轻尘手中出现一把泛着青光的宝剑,仅是始一接触,楚度手中的长枪便被崩飞出去,长枪在空中连转几圈,穿透几棵大树,随后径直没入山石之内。
  楚度神情微微恍惚,仅是瞬间的功夫便被风轻尘一脚踢在胸膛之上,整个人倒飞而去,压断一颗大树,跌落地面,溅起一片狼藉。
  “少爷!”幽月大喊,正要动身前往,却被风轻尘制止住身形。
  “你想干什么?忘记了你们请我来此的目的?”风轻尘扭头看向手中多了一把弯月正对着他的齐皓:
  “他现在神智已经失去了控制,连你我是谁也分不清楚,老夫与他亦是相交多年,还能害他不成?”
  闻言,齐皓面色一红,手腕抖转,弯月不见踪迹:
  “实在抱歉,晚辈一时控制不住,纯属下意识反应,还望风前辈见谅。”他与楚度乃生死之交,见有人向楚度动手,一时间忘记了敌我,亦忘记了来此的目的。
  风轻尘一席话,让齐皓幽月二人瞬间老实不少,他们明白,若想拉楚度脱离苦海,风轻尘的把握比他们要大的多,失去控制的楚度,杀他们比碾死一只蚂蚁差不太多,打都打不过,又如何劝阻?
  “哼!”风轻尘冷哼一声,不再理会二人,轻轻迈步,来到楚度跟前。
  “现在,你清醒了吗?”看着地上蜷缩成一团的楚度,风轻尘遗忘掉那惊险的一枪,目光变得柔和起来。
  柔和的晚风沐浴着霞光,烟雾弥漫,充实着丛林,静,静的可怕,静的让人心寒。
  “呵呵呵呵……哈哈哈哈……”
  地上的楚度突然失心疯的笑了起来,口鼻有鲜血不断溢出,他像是不曾察觉,就那样不停的笑着,从轻轻小笑,到哈哈大笑,笑得没心没肺,笑得夸张似火!
  “连你们也拦着我,哈哈,连你们也拦着我,哈哈哈哈……”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