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杀鬼破邪 > 第二十九章 配角就要有配角的自觉

第二十九章 配角就要有配角的自觉

    梁明子走了,长须白发前辈走了,众多龙虎山弟子也走了,只剩下八名弟子守护老君峰别院,同时为罗天阳俩提供饮食。
  
      张天师带着胜利的喜悦,跟龙五一起回正院去了,只留下罗天阳和无名道长两人。虽然清静了许多,但他俩也不敢有丝毫大意,因为梁明子那“邪道”必定会出现,不然他返回龙虎山就没任何意义。
  
      他的身份至今仍要打个引号,但在罗天阳几人心里,他已经坐实邪道的名分,只是缺少确切证据而已。
  
      没了梁明子的打扰,罗天阳再度将修炼时间改为子时时分,以使自己处于最佳状态,有利于冲击金符修为。
  
      子时时分,罗天阳等准时到达灵气福地,留下完颜珏四个在外面戒备,无名道长陪着罗天阳进入钢架玻璃房。
  
      这一次进来,两人都有些异样的感觉,凝视瞧了喷泉许久,明知根源在那,却又说不清是怎么回事,心里有些慌慌的。
  
      这种感觉非常不好,而且极少产生。
  
      罗天阳与无名道长对视一眼,眨了几下眼睛,而后说道:“师父,或许梁明子根本不须操控法阵,因为那对他来说是非常危险的。”
  
      无名道长听了,眉头也是一皱,顿了一会,轻叹一声道:“天阳,你的感觉或许是对的,这可能就是他有恃无恐离开的原因。若真是如此的话,那这座法阵可不是一般的邪,不是一般的强,到时可能有极大麻烦。”
  
      钢架玻璃房内,一时间陷入沉寂之中,连那哗哗往上喷的喷泉,似乎也在此刻变得寂静无声,他们俩的呼吸更是近乎于无,可谓落针可闻。
  
      时间也仿佛停滞了般!
  
      罗天阳先惊醒过来,看到无名道长那茫然的眼神,心里顿时大吃一惊,急忙挥手拍出一掌。只听得“砰”的一声轻爆,无名道长从茫然中缓过神来,额头哗地渗出一大滩冷汗,眼里有些许惊恐,身子也在微微颤抖。
  
      “怎么啦,师父?”
  
      无名道长抹抹额头上的冷汗,然后指着喷泉方向,一脸余悸道:“天阳,刚才师父仿佛看到了一个黑影,它正咧嘴对我笑呢?”
  
      “可我没感觉到啊!”罗天阳不是怀疑无名道长产生错觉,而是奇怪自己之前也处于茫然之中,却只感觉脑海中一片空白,并没有什么特殊存在。
  
      无名道长重叹一声,摇摇头道:“它的目标或许是我,也或许是在警告我,让我不要多事。而你是它终极目标,在你最后冲关前,它应该不会与你有交集的。”
  
      这话听着有理,但罗天阳心里却很不是滋味,目光转向喷泉,瞳孔紧缩,直盯着它。见许久之后仍没有那种感觉,他突然释放出神识,以最快的速度探过去,立马碰上一堵无形的墙,不但脑袋发生眩晕,而且还有一阵极难忍受的刺痛感。
  
      “呼……”
  
      急忙收回神识,罗天阳如释重负地长吁一口气,而后望着无名道长苦笑道:“师父,或许你的感觉是对的,它在极力阻挡我,不让我发现任何端倪。”
  
      对这座五行法阵,无名道长越来越有种无力感,轻叹一声道:“那就等最后一刻来临吧。”
  
      “嗯。”罗天阳点着头轻应一声,便盘膝坐了下来,迅速进入修炼状态。他现在有种紧迫感,想尽快渡过这段难熬的日子,当一切都明朗之后,不用再担心什么,就等命运揭晓好了。
  
      有这灵气福地在,修炼对他来说,可以说无法再比之更顺利。那针尖大小的固化内核,在一波波天地灵气冲击气海后,渐渐将附近固化的小颗粒吸过去,将液态部分往下挤,固化内核以可以感觉的速度增大,并影响气海的胀缩力和幅度。
  
      当他沉浸在修炼快感之中时,留在灵气福地外面的完颜珏四个,皆被上空那金色云团吸引。它散发出的金色光芒,将灵气福地覆盖住,与那五行法阵交相辉印,令整个山凹里金光灿灿,仿佛置身于金色佛光之中。
  
      “真是太美了!”完颜珏忍不住赞叹,小非却是鼻子用力一抽,冷哼道:“再美有什么用?它们对哥只有坏处,没有好处。”
  
      铜棺和灵棺微微笑笑,完颜珏却是伸手打下小非的小脑袋,笑骂道:“你这小家伙,脑袋里想什么呢?”
  
      “脑袋里想着如何破阵……”小非拖长声音,一脸的懒洋洋,目光扫扫那俩强忍住没爆笑出来的邪灵,又是冷哼道,“你们俩破棺材,想笑就笑嘛,干嘛忍得这么辛苦!”
  
      “哈哈哈……”铜棺和灵棺一阵爆笑,连完颜珏也被逗笑了,可小非却似乎没了笑点,翻了一顿白眼,没好气道:“这有什么好笑的?我苦思破阵,难道可笑之极吗?”
  
      完颜珏收住笑,一脸爱怜地望着小非,轻轻抚摸下他的小脑袋,然后重重吁出一口气,轻叹道:“且不说这座法阵有多强,就凭它以灵气福地为阵眼,那就不是我们所能破的。”
  
      “没错!”灵棺深以为然地接口道,“主人突破到金符修为,或许才有破阵可能。我们几个哪怕联手,无非是分散它的法力,而不能破得其阵,因为它有灵气福地源源不断的灵气补充,法力的削弱能在极短时间内得到补充。”
  
      铜棺嘿嘿笑笑道:“你们想得太多了,还是按罗道长他们的计划,到时我们联手攻击,替无名道长分担些压力,其它的就交给罗道长吧。自始自终,解决这座法阵的钥匙就是他,我们只不过是替他争取时间的配角。配角就要有配角的自觉,别费心主角该关心的事。或许,我们连配角都不是。”
  
      “铜棺说得对,我们最多是配角,就不要去费那精力想主角的事。”完颜珏摸着小非的小脑袋,轻声劝慰道,“小非,相信你哥,他一定行的。”
  
      小非嘟着嘴,情绪有些低落地点下头,没有作声。
  
      自从临阵投降后,灵棺便以罗天阳为主人,与小非一般对罗天阳有着盲目的崇信,如今见小非如此悲观,它呵呵笑着打气道:“小恶婴,你不是一直相信主人的嘛,怎么现在反倒起疑心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