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边唐 > 第五百三十一章 玄武门 下

第五百三十一章 玄武门 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苏钲!”张巡怒喝一声。

    “张相,对不住了。”苏钲涩然道。低头往人群之外走去。

    亲兵们面面相觑,“当啷”、“当啷”一阵乱响。横刀抛了一地。伏击者分散开来,给苏钲让开道路。剩余的亲兵们低头不敢看张巡,紧跟着苏钲就往外走,伏击者们也并不阻拦。

    张巡被大批龙武军士卒围在中间,回头看了一眼高耸的玄武门城楼,感觉浑身发凉。

    一切的努力,都成为了泡影。大唐正在开边之时,却将要迎来一位温和的皇帝。

    张巡心中极为绝望,他向来喜欢把一切都掌控在手里,这个时候却觉得极为无力。一切都脱离了掌控,太多的计划怕是无法实现了。

    身败名裂,他并不在乎,他做的事情自己清楚,矫诏欺君的罪名是少不了的,这是必然的结局。然而这一天,来的实在是太早了。

    玄武门城楼上,李豫脸上现出激动之色,猛然一掌拍在女墙之上,长出了一口气。

    “殿下,我们下去吧!”左相李泌在边上轻声道。

    李豫点了点头。

    夹城之中,张巡脸色苍白,站在寒风中默然不语,神色极为萧瑟。人群分开,李豫走到张巡面前,怒斥道:“恶贼!你这一年多做的好事!”

    “事已至此,臣只能说一句,问心无愧。”张巡看着李豫,涩然摇头,“这天下早晚是殿下的,只是这一天到来的太早了,太早了……”

    “矫诏欺众,也敢说问心无愧!张巡!狗贼!我父皇如今的样子,都是你害的!面善心黑,大奸似忠,说的就是你这等人!”李豫神情激昂,厉声大喝,“程林!为孤拿下此贼!”

    程林和几位龙武军军官走上前来,按住了张巡的肩膀,把张巡按得跪在地上。张巡也不挣扎,抬起头来看着李豫,涩然道:“张巡知罪,殿下,陛下病入沉疴,已无恢复的可能,想来不日之后你就将临朝。老臣自知必死,人之将死其言也善,为大唐江山社稷,求殿下听我一言。”

    “自知必死,还想要祸乱朝纲么?说吧,孤听着便是。”李豫居高临下看着张巡,冷冷笑道。

    “殿下,为大唐江山社稷计,求殿下临朝之后,切勿和马仁杰翻脸,马仁杰社稷之臣,殿下须得新任他。大唐四境皆在开边,殿下临朝之后,勿要轻易改弦易辙。若能如此,大唐幸甚,天下幸甚!”张巡抬头看着李豫,一字一顿地道。

    李豫冷笑一声:“狗贼,你和马璘那恶徒果然沆瀣一气,你二人皆是国之巨蠹,孤临朝之后,定会将尔等势力悉数铲除!程林,为孤杀了他!”

    “是,殿下!”年轻校尉应了一声,松开张巡的肩膀,高高举起了横刀。

    张巡长叹一声,默默闭上眼睛。

    刀光掠过,鲜血飞溅。张巡枯瘦的身体向前倒去,头颅飞出数尺落在地上。

    李豫看着地上张巡的尸体,微胖的脸上露出快意的冷笑。李泌心中暗自叹息一声,轻声道:“殿下,张巡临死之言——”

    “老师,先皇在位之时,曾许诺右相之位为马仁杰虚悬,”李豫微微仰头,看着阴沉的天空冷笑道,“如今张巡死了,大唐右相之位虚悬,马仁杰劳苦功劳,待孤临朝之后会发一道旨意给他,让他入朝接替这右相之位,亦是履行了先皇的承诺。孤倒要看看,马少保之子敢不敢来!”

    ……

    大唐至德三年三月初,右相张巡积劳成疾,陨于上朝途中。至德天子感其苦辛,谥文忠,赠太尉,配享太庙,备极哀荣。

    至德三年三月十五,至德天子下诏退位,传位于太子李亨,自称上皇。太子李豫即位,改元宝应,大赦天下。

    李豫即位之初,以张巡故去,朝中无有可以依托之重臣故,下诏去马璘同中书门下平章事称号,改任右相,使者奔赴碛西传旨,令马璘即刻入京履任。

    大唐帝国的朝局,不经意间又发生了变化,一切都显得波澜不惊。市面上依旧繁荣,捷报依旧不断传来,酒肆青楼里流传着边军健儿们的故事,一切都没有受到任何影响。

    召马大将军入朝的圣旨贴在朱雀大街之上,倒也没有引起什么议论。马大将军入朝拜相,真正位极人臣,亦是实至名归。边军有的是骁将,带着大军继续开拓也就是了。

    传旨的使者奔出安远门的同时,长安城的一个角落里,海东青冲天而起,直冲云天。

    ……

    至德三年四月初,印度河河口。

    暮色之中,波光潋滟,夕阳倒映在水中,晃动出片片碎金。一座大城屹立在大河之畔,大城之外是一座新建的港口。

    城外密密麻麻的帐篷极为整齐,偶尔有战马嘶鸣的声音传来,安西军的战旗高高飘荡。暮光之中,一支舰队顺着河口逆流而来,距离港口越来越近。

    扶风号之上,马璘站在船头,看着岸上的象雄骑兵和安西健儿们,脸上露出了一丝笑意。

    “杜环这小子,当真不错!”

    自巴格达登上扶风号起,已经几个月过去了。便是幼娘亦是适应了海上的颠簸,站在起伏的海船之上纹丝不动。

    南征天竺的事情极为顺利,杜环到了河口已经三个月了,顺便在这里建了一座城市。自拉合尔直到河口,整个印度河流域已经落入了大唐手里。

    王难得已经占据了恒河流域,这个冬天也还在向南扩张,今年之内,整个天竺就将归入大唐。如今大唐的领地,从天竺直至遥远的地中海,皆是大唐的领土。

    今年之内,除了西西里岛和西班牙,胡大的势力将被彻底铲除,大唐西征的脚步不会停下。待到征服西班牙之后,下一步就是君士坦丁堡和整个欧洲了。

    距离港口越来越近,已经可以看到站在码头上挥手的杜环。马璘呵呵一笑,听到头顶传来一声鹰鸣。片刻之后,一位安西密探走到船头,把装着情报的主管交给了马璘,然后躬身退下。

    马璘微笑着取出情报,展开之后看了一眼,长长出了口气,把情报用力攥在手里。

    “夫君,怎么了啊……”杨幼娘见马璘眉头皱起,拉住了他的大手低声问道。

    “……没什么。”马璘看向西北方向,握着杨幼娘的小手,声音极为温柔,“就是……又改元了啊……”

    ……

    (全书完)(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